“扫一扫”

“明星官员”政治愿望落空后,竟然干了这些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天津市委原委员、津南区委原书记吕福春曾经是一名“明星官员”,仕途发展顺利,39岁成为正局级领导干部,43岁被列为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44岁成为副市长考察对象。不过,当中央候补委员和副市长考察相继落选后,他的人生之路斗转。

天津市委原委员、津南区委原书记吕福春曾经是一名“明星官员”,仕途发展顺利,39岁成为正局级领导干部,43岁被列为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44岁成为副市长考察对象。不过,当中央候补委员和副市长考察相继落选后,他的人生之路斗转。
 
9月18日,中纪委官网通报了吕福春严重违纪案,其中提到,吕福春“在个人成长进步道路上遇到一点点‘不顺’,特别是中央候补委员和副市长考察相继落选后,他迷信鬼神,到虚无世界里寻求护佑。”
 
中纪委官网特别描述了吕福春迷信鬼神的痴迷程度:“花费数十万元购买佛像在家中供奉,找风水先生破解风水、卜问前程,请人算命。办公室、住处、公务用车等处布满消灾辟邪、增长权势的‘符’与‘器’,香炉佛珠、靠山石、转运石、风水球样样俱全”。
 
政治愿望落空之后,求神问佛拜“大师”,吕福春并不是第一人。此前亦有不少落马官员政治愿望未达目的,采取了迷信鬼神、找“靠山”、乃至于妄议中央等各种“解决”方式。
 
政治愿望膨胀到何种程度?
 
中纪委官网如此描述吕福春的政治愿望膨胀程度:仕途发展欲望极强,把个人地位的高低看成是“人生成败的标志、光宗耀祖的招牌、获得利益的来源”,“把求取升迁当成头等大事,到了朝思暮想的痴迷程度”。
 
据其披露,吕福春常让下属陪其下棋到凌晨,对外塑造“白加黑”忙工作的形象;喜欢大规模批量提拔干部博“口碑”,为个人升迁增加“砝码”;挖空心思送礼跑官,拉关系找路子;中央候补委员落选后,他极度失落,此后意志消沉。
 
身陷辽宁贿选案的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也是政治愿望膨胀的典型。虽然历任江苏副省长、吉林省委书记、辽宁省委书记,可是王珉还是认为“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乃至于“罔顾习近平总书记对辽宁提出的‘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的政治要求”,“消极堕落,甚至抵触中央”。
 
同样政治愿望膨胀的还有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据媒体报道,走上青海副省长岗位后,蒋洁敏曾对看望他的老同事放出“豪言”:“生进中南海,死入八宝山。”
 
“自认为是座‘山’,背后还有更大的‘山’”的“军中第一贪”谷俊山,则更为嚣张,据报道,谷俊山曾告诉刘源,“我下一个职务是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4个中央委员中,也将有我一个,你不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政治愿望落空后的“解决之道”
 
当膨胀的政治愿望未达“预期目标”,不少官员采取了迷信鬼神、找“靠山”、捞钱等“解决”之道。
 
跟吕福春类似,1995年,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到河北任职后,自觉仕途已到顶点,心理不平衡。在“大师”殷凤珍的“指点”下,他在家里设了佛堂和道台,每月初一、十五都要烧香、念经、打坐、拜佛。为了得到“保佑”,他还在被褥下铺了五道佛令,在枕头下压了五道道符。“布阵”完毕后,他打着做佛事、善事的幌子,多次向私企老板收取钱财,累计多达1700余万元。
 
蒋洁敏并没有实现“生进中南海,死入八宝山”这个目标,他的仕途在国资委主任这个正部级岗位上戛然而止,目前已经在监狱服刑。
 
不过,多家媒体的报道显示,蒋洁敏能升到正部级岗位,正是在周永康的“照拂”之下实现。作为周永康“石油帮”的重要成员,2004年至2008年,他在周永康指使或授意下,为他人开展经营活动提供帮助,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谷俊山最终也没有实现“总参第一副总长”这个目标,也在监狱服刑。其背后的更大的“山”,被指正是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谷俊山在其“助力下”,成为“军中第一贪”。
 
同样找“靠山”的还有吕梁原市长丁雪峰。周永康的判决书显示,丁雪峰曾向周的家人行贿,周则帮助丁雪峰谋取利益。据报道,丁雪峰当年为了获得吕梁市长职位,找他过去的老师贾某疏通关系,并送钱到贾某在北京的家中。该贾某,系周永康妻子贾晓烨的父亲。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