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甘肃农妇杀4子后自杀案的背后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近日,甘肃农村发生一起“灭门惨案”。一位年轻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随后,杨改兰丈夫也服毒身亡。短短几天,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仅剩下两位老人。

近日,甘肃农村发生一起“灭门惨案”。一位年轻母亲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随后,杨改兰丈夫也服毒身亡。短短几天,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仅剩下两位老人。
 
(杨满堂在事发地附近烧掉了四个孩子的遗物。)
 
中国有句话叫:“虎毒不食子”,那么,杨改兰为何忍心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呢?根据目前媒体报道来看,日子贫穷、未来无望是主要原因。杨改兰夫妇虽然诞有4子,但因超生都未能上“户口”。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重压之下,在务农致富完全失去悬念下,原本拥有的低保资格又被取消。这一切构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杨改兰生无可恋,惨案就此发生。
 
离奇惨案
 
8月26日,一个初秋平常的日子。
 
下午,杨改兰忙着做晌午饭,4个孩子在家中院子里玩耍。70岁的奶奶杨兰芳则在屋檐下晒着太阳。只有父亲杨满堂独自牵着耕牛,去不远的田里犁地。
 
 
杨改兰做的晌午饭是炒疙瘩菜和菜瓜,大约下午4点多,吃罢饭,杨改兰带着4个孩子出了门,“说要去山里拉羊去”。过了一会儿,杨满堂结束劳作,牵着耕牛回到了家中,吃完女儿盛好的饭,喝了两杯茶,问母亲杨兰芳得知,家里的牛还没饮水,便牵牛去饮水。
 
除了耕牛,杨家还养着两头肉牛,到牛饮水的地方还得一段路,杨满堂自己牵牛不走,还要人在后面赶,他便去山里找女儿。这时,杨兰芳也起身去喂猪,猪是她的生活来源。
 
(杨改兰在这块荒草地上杀死了自己的四个孩子。)
 
不一会儿,杨满堂喊着跑回了家。“不行了,不行了,改兰和娃娃们在路上躺着呢,赶紧走!”杨兰芳赶紧起身,跟着杨满堂来到事发现场。
 
当时,已经奄奄一息的杨改兰拉着杨兰芳的手说:“阿奶,你和我阿大就好好过着,我把你们顾不上了!”
 
惊慌中,杨兰芳的堂弟杨万年的女儿杨艳丽来到现场,杨兰芳让杨艳丽叫他爸爸,赶快抢救人。
 
傍晚7点多,杨家人找的车才到了村口,一家人把杨改兰和还有气息的两个孩子用架子车拉到村口,放在车上赶赴县城抢救。
 
低保被指向是自杀诱因的线索之一
 
虽然没有在现场,在不同媒体的报道里,我们可以抽出一些值得探讨的细节。贫穷。这一点,看过现场图片的读者大约都有直观感受。
 
(杨改兰家的厨房)
 
这是一个西部山区的村落,杨改兰一家8口,奶奶行动不便,父亲略有痴呆只能放牛种菜,丈夫脑子也不是特别清楚在外面打工,剩下她和4个未满或即将满学龄的孩子。8口人住的房子已经有52年历史,家里的土灶已经坍塌了一半。杨改兰一个人种着17亩地,送孩子上幼儿园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
  
低保。这或许是目前或多或少指向自杀诱因的线索之一。2013年,杨家曾经享受过每年2880元的低保;2014年,低保取消。取消的理由,是在官方通报里,2013年,在农村低保动态管理中,“经群众评议该户未通过”,因为其家庭总收入为36585.76元,人均收入超过4000元,高于当时的低保标准2300元,故取消。
 
根据村委会主任的算法,杨改兰丈夫打工一年2万多,每亩地400-500元收入,3头牛、两头母猪,也可以有收入。之所以说“诱因”,是因为在《每日人物》的报道中,在杨改兰临终时和奶奶的对话中有这样一句:“村里有人告我,我被逼到这份上了。”
 
2013年他们能吃低保,是因为村里组成了一个评定小组,挨家走访,“看到家里房子很差,看着确实困难,就定了低保户”。2014年,政策变了——先全村集体提名、商议并经公示无异议后,再上报乡镇,经乡镇审核公示后确定名单。中青报报道称,该村村委会主任说,“在由村民代表、村支部、村委会和村监委会召开商议低保资格的会议时,30多名参会者关于低保资格的提议中没有杨改兰家,因此,这一次就取消了他家的低保资格”。
 
(杨改兰家的房间)
  
资深媒体人郭睿发表在“新太平广记”上的调查报道,则指出了这一方式中可能存在的疑点。比如,杨改兰的堂叔爷杨万年称,自己没有开过村民会,每个自然村出一个代表去开会,都是村干部;康姓村民则称,如果村里人一起开会的话,“我们都了解他家情况,不可能投票取消他低保”。
  
郭睿报道里的细节,或许也给这样的疑点继续作注:在这个村庄下辖10个社中的石磊社(杨改兰丈夫所在的社),该社的9名精准扶贫对象中,就有石磊社社长的亲哥哥、侄子。
 
另外的细节则更让人唏嘘。该县政府工作人员称,2014年政策调整时,低保名单在村里张贴了三次,“杨家无一人提出异议”,但杨家8口人没有一人识字;而邻近村的另外村民则称,“我们家全家三口一起种地,一年都挣不上一万块,他们家还能挣3万块,不可能”。
 
注意,低保的事情,可能只是诱因——毕竟,两年前他们的低保就被取消了。这其中可能存在的猫腻或不正常的问题,也需要调查组的结论。在结论未出之前,这些报道的细节都只能供人们存疑。
 
惨案另一个有可能的重要线索是家庭
 
(杨改兰家)
 
是什么造成了惨剧的发生?另一个有可能的重要因素,是家庭。在学者的分析里,家庭,是中国很多女性自杀的首要因素——这又多涉及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婚姻关系、婆媳关系、财产分配、育儿养老等。
 
在郭睿的报道里,杨改兰所处的,或许就是这样一个矛盾逐渐积累的家庭。比如,她和她的妹妹,是全村仅有的完全没上过学的年轻人;她有一个强势的奶奶,爷爷是倒插门,丈夫是倒插门。
 
作为传承姓氏的孙女,她的丈夫可以出去打工,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在家种17亩地、拉扯4个孩子和老人;她的手机是老人机,手机里只有三个联系人;她几乎从不看电视,每天的生活就是种地、做家务、带孩子……
 
广西师大的一篇硕士论文,把农村女性的自杀动机分为几种类型。其中,有的是赌气,有的是辩诬证明自己被冤枉,有的是威胁式的让别人害怕的自杀,有的则是鱼死网破式的自杀。还有一种,叫做“悲观自杀”,有一种“漫长而又相当平和的积累过程”。
  
(杨改兰家在山脚下)
 
学者景军在分析中国农村女性自杀率下降时说,主要原因是这些女性的“迁移”——通过农村向城市的迁移,这些女性远离了既往的从属地位,远离了既往的人际冲突,也远离了自杀的工具农药。
 
在另外一些学者的论述里,这些远离,也带来了不同代际在家庭中经济地位的变化。而杨改兰,却从未远离这些。她连买羊的钱,都需要找奶奶借。
 
9月9日下午,国务院扶贫办调查组到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开展调查。目前还没有相关调查结果。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