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一文读懂南海仲裁庭真实身份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12日,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在海牙国际仲裁庭发布所谓最终结果。但是,13日,这个“外包”的仲裁庭就被联合国官方微博扒了皮。

12日,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在海牙国际仲裁庭发布所谓最终结果。但是,13日,这个“外包”的仲裁庭就被联合国官方微博扒了皮。
 
一、原来你是这样的仲裁庭……
 
13日,联合国官微发文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根据《联合国宪章》设立,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国际法院在其网站首页发布声明,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做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至始至终未曾参与该案。
 
 
而且,据专家解读,而所谓的海牙国际仲裁法庭没有国际法庭的权威,也就是个调解组织,连私人的事情都管,当然只要你出钱。
 
该组织成立117年来总共也就接受过16起仲裁请求,仲裁协议执!行!率!为!0%!基本是个无人问津的“法庭”。也就是说,它的判决顶多就是影响一下舆论而已。
 
央视主持人@鲁健相当机智的解读了这个“山寨”版仲裁庭:相当于可日可乐,白事可乐,雲碧,珂迪达斯,表当劳,狠德基,沃你玛……
 
二、南海仲裁法官的酬金由菲律宾提供
 
 
国际法院的法官、海洋法法庭的法官,他们的酬金、薪水是由联合国支付的,目的是保证他们的独立性、公正性,但这五名法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
 
也就是说,海牙国际仲裁庭法官的酬金,是由发起诉讼的人提供的(这有公平可言?),而且很有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钱,因为他们是有偿服务的。
 
所以正如网友所指出,这个仲裁庭其实就相当于中国三甲医院外包的莆田系。
 
三、扒一扒南海仲裁案推手柳井俊二

这个仲裁庭是由5名仲裁员组成,除了菲律宾自己指定的仲裁员外,其他4名仲裁员是由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指定的。
 
据各种消息证明,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完全是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操纵的,而且在后来仲裁庭的运作过程当中,他还在施加影响。
 
这位柳井俊二,到底是何方神圣呢?今天小编就来起底这位前庭长。
 
日本右翼、鹰派中的鹰派、对华极不友好、铁杆亲美派……这些,都是柳井俊二身上的标签。
 
柳井俊二出身名门,是不折不扣的贵族家庭“官二代”。在家族的庇荫下,柳井俊二从求学到走上仕途,可谓一路顺风顺水,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外务省工作。
 
 
1988年,他得到了一个重要职位,当上了日本驻旧金山总领事。1999年,他升任日本驻美大使。众所周知,美日关系对日本而言事关重大,因此,柳井俊二可谓是重任在肩。
 
天赐良机,2001年,就在柳井俊二担任驻美大使期间,美国发生了9·11事件。这为他提供了向美国“表忠心”的绝佳机会。日本《每日新闻》报道称, 柳井俊二在第一时间旗帜鲜明地表明坚定支持美国的一切措施,成为了第一批“与美国紧紧站在一起”的外国使节。
 
不过,柳井俊二的风光没有持续多久。他的“职业道德”显然是有问题的。2001年10月,他因为牵涉滥用外务省机密费受到“严重惩戒处分”,不得不自掏腰包还清费用,还丢掉了职位。
 
《日本经济新闻》还曾披露过一段柳井俊二鲜为人知的“事迹”。1990年海湾战争时期,他担任外务省条约局局长,借机推动了《联合国维和行动协力法》在日本国会通过,让日本自卫队正式走向世界各地。
 
 
1992年,他出任首相官邸设置的“国际和平协力本部”第一任事务局长,亲自指挥了日本的第一次海外派兵,将自卫队调遣到了柬埔寨,也开启了日本自卫队走向世界之门。
 
鉴于柳井俊二在安保领域的“积极立场”与“卓越成绩”,安倍晋三看中了他。2007年,柳井俊二开始担任安倍晋三私人咨询机构会长,是安倍智囊团的首席。2014年5月,正是柳井俊二将要求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亲手交到了安倍晋三手中。
 
2011年10月1日,柳井俊二成为首个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的日本人。当时,这就曾引起中韩等同日本有海洋领土争端国家的集体担忧。
 
 
早在2013年,柳井俊二就曾经组建了一次仲裁庭,但当时他指任的斯里兰卡籍首席仲裁员克里斯·品托,其现任妻子正是菲律宾人。最后,品托请辞,第一次“组局”宣告失败。
 
同年8月,柳井俊二还以“安保法恳谈会”主席身份在日本NHK《星期日讨论》节目上反复强调,日本的岛屿受到“威胁”,强调日本存在“敌人”,需要大力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措施来保障日本安全。虽然柳井俊二没有指明对象,但其暗示已经相当明显。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