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BF

市公安副局长向下属借款700万 被下属围堵暴力催收


发布时间:2020-07-01 11:08:34    来源于: 封面新闻

摘要: 陈小平,绰号“黑皮”、“黑哥”,四川遂宁市大英县原副县长、公安局原局长。2018年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委调查。几天后,遂宁市监察委员会对陈小平采取留置措施,这是四川省首例实施留置措施的案…

陈小平,绰号“黑皮”、“黑哥”,四川遂宁市大英县原副县长、公安局原局长。2018年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委调查。几天后,遂宁市监察委员会对陈小平采取留置措施,这是四川省首例实施留置措施的案件。

从2012年以来,陈小平利用职务之便,在遂宁地区建立了稳定的犯罪团伙,肆意敛财。担任大英县公安局长时,7个月内就收到现金贿赂522万。

除了敛财,他还曾借给自己上级、遂宁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唐某勇700万,在对方未能偿还时,找人围堵、恐吓,蹲守威胁。

日前,因犯受贿罪、行贿罪、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寻衅滋事罪,陈小平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9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上诉后,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职务敛财

7个月收现金522万元

1999年,陈小平从警校毕业后,进入遂宁市公安局工作,先后在禁毒、刑侦等部门工作,落马前,他已任大英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一年半时间。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他和被告人洪志、洪波与刘德均、龙巧等人长期纠集在一起,在遂宁地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形成较为稳定的恶势力犯罪团伙。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该团伙的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保护,收受贿赂,同时利用该团伙成员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2016年,陈小平从遂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调任大英县公安局局长。从市局到地方局担任一把手,陈小平更是将手中的权力,当作敛财的工具,长期为洪志在串通招投标活动中提供帮助和保护,多次以买车、过生日、过年、旅游等名义收受洪志贿赂共计52.68万元。

为洪志办理取保候审提供帮助,先后收受洪波所送贿赂120万元。陈小平还将其中20万元送给遂宁市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原副局长魏某。

此外,2014年,陈小平还在洪志涉嫌串通招标的犯罪行为中给予帮助。次年,四川尧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建项目存在违反招投标法的情况。为逃避处罚,公司董事长黄某尧找到报告人陈小平帮忙,并送给陈小平30万元。陈小平将其中的25万元送给李某,让李某向时任遂宁市发改委招投标管理科原科长彭某军说情。

在兼任大英县处置非法集资领导小组副指挥长、第八工作小组组长期间,陈小平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熊某平等人贿赂共计10万元及一部华为保时捷手机。

通过洪志,陈小平认识了洪波,当时洪波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浙江浦江县公安局网上追逃,陈小平三次飞往浙江省金华市,为洪波及其他涉案人员变更强制措施提供帮助。后来,陈小平、洪波、洪志三人约定,陈小平为洪波洪志二人经营的网络赌博活动提供帮助和保护。

在任局长这段时间,仅2017年5月至12月期间,陈小平就先后八次收受洪志、洪波、龙巧所送现金共计522万元。

索非法债务

围堵蹲守市公安副局长

除了充当洪波等人的“保护伞”,陈小平还以1.5%至2%的月息向袁某等人借款,再以3.5%至4%的月息出借给他人,牟取利息差,涉案金额约1.4亿元。

在借贷过程中,谢某亮以月息4分向陈小平借款450万元,期限一年。后谢某亮无力归还。陈小平便假意将债权转让给樊某科等人,并授意樊某科等人采用贴身跟踪,持续骚扰、口头威胁等方式索要债务。

有稳定的犯罪团伙,有资金,陈小平做事更加大胆。

2014年至2016年,他与自己的上级,遂宁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唐某勇发生债务纠纷,唐某勇分两次向陈小平借款共计700万元,未能按时偿还。为索取非法债务,2016年以来,陈小平和洪志共谋,多次指使龙巧、杨某等到唐某勇工作单位及住处滋事,采用吵闹、拒不离开办公室、电话威胁及蹲守等方式,恐吓唐某勇及其家人,严重影响唐某勇的工作和生活。

一审后上诉

辩称受贿金系开赌场所得

2017年6月,洪志因涉嫌行贿罪,被监视居住。2017年8月,洪波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金华市浦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2018年1月,因涉嫌行贿罪,陈小平被遂宁市监察委留置,同年4月2日被逮捕。

2019年,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陈小平犯受贿罪、寻衅滋事罪、行贿罪、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四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9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随后,陈小平等人提起上诉。

在庭审中,陈小平辩称不属于恶势力保护伞、受贿金额应为20.34万元,522万元系开设赌场所得。

法院审理后认为,陈小平作为公安局长,自身存在维护社会治安,惩治违法犯罪的职责,却与上诉人洪志、洪波共同商议开设赌场,参与20%干股的非法获利分配,为赌场提供了保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规定“干股是指未出资而获得的股份。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提供的干股的,以受贿论处”,其提出的522万元系开设赌场所得和受贿金额20.34万元与查明的事实、法律规定不符。

除此之外,陈小平还称被遂宁市公安局外提协助侦破一杀人案件,构成重大立功。法院认为,陈小平当时是作为遂宁市公安机关刑侦支队痕检技术员,对该案进行现场勘查,提取现场痕迹物证是工作职责所需,应尽之责,属于履行职务行为,不构成立功。

最终,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河田)

近期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