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外医讯

“火书记”辱骂殴打领导干部 哪来的底气这么燥?


发布时间:2019-01-11 15:26:37    来源于:星岛环球网

摘要:一名厅级干部落马,却多次被媒体送上头条的事,并不多见。甘肃武威市原市委书记火荣贵算得上这样的异数了。去年七月,正当天气最火热的时候,火书记熄了火,被宣布接受调查。今年一开年,正值三九隆冬,火书记彻底凉了。元月十号,甘肃省纪委千字长文通报火荣贵“双开”,文辞之严厉,一如玉门关外的凛凛朔风。

“火书记”辱骂殴打领导干部 哪来的底气这么燥?

一名厅级干部落马,却多次被媒体送上头条的事,并不多见。甘肃武威市原市委书记火荣贵算得上这样的异数了。去年七月,正当天气最火热的时候,火书记熄了火,被宣布接受调查。今年一开年,正值三九隆冬,火书记彻底凉了。元月十号,甘肃省纪委千字长文通报火荣贵“双开”,文辞之严厉,一如玉门关外的凛凛朔风。

 

这篇通报首先是指明了火荣贵问题性质之严重,比如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违背中央决策另搞一套;六大纪律项项违反;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是典型的“两面人”;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严重破坏民主集中制原则,严重破坏“亲清”政商关系,严重破坏地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严重破坏任职地方政治生态。大概可以这么说,地市市委书记这个级别,所能犯的错误最严重不过也就这样了吧。

 

除了性质严重,这篇通报还特别细特别具体,曝光了很多有火荣贵个人特点的问题。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可能就是“辱骂殴打领导干部和身边工作人员”。此外,“蛮横霸道,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随意、频繁、大量调整干部”、“干涉群众生产经营自主权”,这些措辞在落马干部通报中也都不多见。

 

火荣贵这么有话题价值,与他行为之“离经叛道”分不开。领导干部如果是严厉批评身边工作人员,其实是好事。但是身为地方一把手,火荣贵亲自多次动手打人。传播最广的就有两次,一次是因为奠基时铁掀头掉了,他当场举着铁锨柄追着负责干部打。另一次因为误会某位秘书长下电梯时抢行,一脚把人家踹倒,门牙都掉了。按说霸道的干部也不少,看谁不爽随便给他穿个小鞋都行,像他这样不顾“官体”不顾影响,公众场合亲自上演全武行的着实没见过。

 

而2016年他导演的构陷《兰州晨报》等媒体三名记者的大戏,才第一次让外界真正领教了火书记的火力。在那次著名的事件里,被抓记者的“罪名”一会是嫖娼一会是敲诈勒索。在整出事件里,火荣贵的“权力任性”可以说是到了畅通无阻的地步。唯一受到的一点抵抗,是武威公安局政委以程序违法拒绝执行火荣贵的命令,这名政委不经组织程序被火荣贵罢免,动一动小指头就把人家拿下。

 

十八大以后反腐正风的力度有目共睹,即使有个别不收敛不收手的人,但至少在明面上都会做做样子,拍照的时候捂一捂。但火荣贵似乎对此毫无顾忌,名表照带不误,以至于人们随手一搜,就找到五十多张他佩带各种名表的照片。这大概只能说明他在内心深处根本没把中央的要求当回事,连样子都懒得做。

 

按说火书记性子这么“燥”,应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才对,但其实他非常能屈能伸。当年他在武威搞了一条公路,原本定名为“金大快速通道”。时任省委书记王三运视察时,因为口误把这条路叫成了“金色大道”。于是火荣贵把这当成金口玉言,二话不说把路名换成“金色大道”。纪委通报里说他是典型的两面人,他这两幅面孔不但表现在政治上,还表现为媚上欺下。

 

当年一位上海滩大佬曾说,一等人,有本事没脾气。末等人,没本事有脾气。火荣贵躁狂的脾气源于本事太大么?他可能自己是这么觉得的吧,从表面上看推崇“仇和模式”的他似乎是有种雷厉风行的气势,但细看他的举措中很多都是为了短时间出政绩。“干涉群众生产经营自主权”,不顾当地实际情况,硬要农民大面积种梨。一些项目手续不齐,也要硬上。至于当地群众对他的评价到底如何,你们加团结湖参考西北读者群讨论一下吧。

 

我想火荣贵“底气”的另一个来源,可能是他觉得自己上面有人。2000年前后,火荣贵任职甘肃省政府办公厅,曾是当时主要领导干部的秘书之一,后升至省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可谓“枢要”之位,颇得领导赏识。王三运担任甘肃省委书记后,火荣贵也很快进入王三运的“核心圈”。这些可能都让他觉得自己拥有某种“加持”。

 

火荣贵这么肆无忌惮,更重要的是与当时甘肃官场的“小气候”有关。他在一个不讲规矩权力任性的小生态里野蛮生长惯了,他知道按照这里的规则,我这样做没人能把怎样。在自己的“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里呼风唤雨久了,已经听不见大环境里的雷霆万钧。这再次提醒我们,净化政治生态的重要意义。而对于甘肃而言,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陈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