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法国为拯救郊区“失足少年”出奇招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为了防止郊区青年激进化,法国有些社团和市政机构正在用文化娱乐活动“占领郊区”,尤其是政府组织的文体活动欠缺的地区。

为了防止郊区青年激进化,法国有些社团和市政机构正在用文化娱乐活动“占领郊区”,尤其是政府组织的文体活动欠缺的地区。

 

激进化、“圣战”、犯罪、贩毒……这是目前法国部分郊区青年夜晚的主要活动。年轻人感觉孤寂无聊的夜晚,图书馆、球场等公共服务部门也关闭了。没有一个“正直的长者”出现,于是“坏孩子”和极端分子成了好朋友。Yazid Kherfi认为:“郊区青年去叙利亚或者失足犯罪,那是因为晚上没有人管束他们”。Kherfi如今58岁,在伊夫林省Mantes-la-Jolie市Val-Fourré街区长大,年轻时抢劫、犯罪……浑浑噩噩过了15年,后来被判5年监禁。他对《世界报》记者回忆起那段时光:“我们在晚上做荒唐事……尤其是郁闷无聊时,我们就去找刺激”。

 

Kherfi在五年前创建了“游牧中介”协会(Médiation Nomade)。他时常在晚上8点到半夜间,驾驶小卡车出现在敏感街区(214个晚上,40个城市)。五年来,他组织郊区青年进行文体活动,请他们喝茶,跟这些“感觉被抛弃”、没有人生目标的年轻人聊天。同时,他也一直在尽力说服市政府开放夜间活动。

 

“游牧中介”协会(Médiation Nomade)创始人Kherfi。(图片来源:法新社)

 

9月7日晚上,协会在巴黎组织了第二届“夜晚属于我们”论坛,领土团结部国务秘书Julien Denormandie出席了活动。协会指出:“应当呼吁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改变作息时间”,但前不久政府刚宣布要削减市政预算。“目前市府给年轻人服务的活动中心和各种协会,周六下午5点就关门,学校放假、活动中心也放假,这是不合理的!”协会呼吁“市政府加强晚间、周末和暑假的活动组织政策。”

 

比在外面瞎混强

 

2016年夏天,协会在马赛和巴黎郊区15个城市进行了试点,在市府公共服务部门暑假期间“占领郊区”。主办方尤其关注感觉“孤独和脆弱”的年轻人。在马赛,活动被戏称为“玩一下”。预防、调节、文化体育活动……35个协会和民间活动中心为此工作了一年,他们有58万欧元预算,可以雇佣17个辅导员。

 

Dimitri是19岁的默罕默德最信任的人。马赛三区有个很大的露天文体活动中心“美丽五月的荒地”,八月的每天晚上,穆罕默德都在这里。这个夜晚也是一样,他身边坐着几个伙伴,他们刚打完篮球。Dimitri从来都不会隔太远,“如果没有他,我是不会到这里的”,默罕默德说,这名少年在6月刚刚通过职业高中会考,他选的专业是制冷和空调。“他带我做了很多事:组织足球联赛,带我们去爵士音乐节,鼓励我们参加音乐会,给我的BAFA(主持人资格证)考试提建议……”。默罕默德总结说:“到这里比在外面瞎混强,逛大街什么收获都没有。”

 

“荒地”是马赛一个独特的地方,25年来全城的波波族都喜欢来这里消遣。然而Dimitri Raffray--这位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年的社工不是为了取悦小资阶级的。他的任务?“跟附近的年轻人建立联系”,“荒地”文体中心负责人Johan Nicolas继续说:“目标是开放我们的中心给街区和居民,摆脱‘一次性’接触,在长时间内通过文体活动陪伴他们。”

 

在毒贩旁踢球

 

34岁的Redouane Belfoudi是地方协会“预防行动发展”(Addap13)的工作人员。一年以来,他每周陪同协会的协调员工作,组织集体活动。“市政府的文体活动室下班后,许多无所事事的少年就在街上瞎混。以前,我们只能建议他们白天去社团组织得到些指导;而现在,我们可以在晚上陪伴他们。”当然,Belfoudi承认:“在身着名牌的毒贩和他们小喽罗旁边踢足球并不轻松。”

 

“目前,我们已经吸引到了那些最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但那些已经有事可做(贩毒、犯罪等)的小混混是最不容易动摇的”,Addap13的副主席Stéphane Fran?ois反映说。半年以来,他们发动了第二次主动“进攻”,同样是在加强郊区青年夜间娱乐的框架内,行动名为“城市运动卡车”。四个行动小组每晚17点到22点间工作,从一个“困难的、被社会抛弃的街区”到下一个。每个行动小组每天晚上可以吸引到40-60个年轻人。

 

这天晚上,30岁的社工阿里的任务是到社会福利楼房Adoma组织青少年活动。他从车里取出球网、球拍、篮球和其他用具,随车小冰箱里还有各种饮料和甜食。十几个7-12岁的孩子围着他踢起了足球。阿里说,年纪大一点的少年依旧“难以靠近”。艺术和发展协会( l’association Arts et développement)负责人Cyril Olivi则认为,要吸引年龄大的青少年,社团需要待到更晚。

 

然而这一系列活动已经初见成效。罗纳河口地区主管“公平机会”的政府长官Yves Rousset说:“这是成功的行动,截止到2017年9月,超过1万名16-25岁的年轻人参与了6-9月的夜间文体试点。”总理府国土平等和社会和谐发展办公室理事Jacques-Bertrand de Reboul指出:“这一系列行动使工作人员可以在晚上接触到一天不知所踪的年轻人。这项工作要形成常态,并且与白天的行动配合。”

 

问题是,目前参与的城市为数不多,据Yazid Kherfi反映:“大部分(市政机构和居民)担心晚间活动只会吸引小混混来参与,社团和活动中心工作人员下班后,如果这些少年滞留,将无人管制”。最后的报告列表,包括哪些城市参与、在何种条件下……将在今年底出炉。

 

长线作战

 

2016年初起,法国15个城市发起“市政府加强晚间、周末和暑假的活动组织政策”,并得到第一笔10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2016年12月,同一主题的所有参与市镇再次得到500万欧元支持。

 

逻辑上的最佳解决方式是,公共活动中心和民间社团开放时间改变--比如晚上工作、上午关门,而非雇佣夜班工作人员。“但反对声众多”,Yves Rousset认为,说服相关机构和工作人员需要数年时间,目前只能是要求他们尽力多做。

 

郊区剪影:孩子多、失业率高、教育滞后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2016年公布的调查,当时法国有1296个街区被列入“治安困难区”,其中60%在--大巴黎、北部加莱、皮卡第(Picardie)和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PACA)。“治安困难区”最明显的特征是社会福利住房比例超高--通常在80%左右,相当于其他地区的三倍。同一份研究发现,困难街区的外国籍居民比其他街区平均高出11%,巴黎郊区1/4居民为外国人。另外,困难街区出生率高,5口以上家庭众多。

 

这些街区的居民在劳务市场上的障碍比其他街区居民更多,1/4的家庭领取失业金。在签署了工作合同的人中,1/5是不稳定合同--短工、替工、学徒或实习。在困难街区长大的孩子教育状况令人担忧,初中入学年龄滞后(留级或因故晚入学)比例为22%,对比其他地区12%。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