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德国移民选民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来源于:德国之声中文网

摘要:九十年代中期,德国联邦议院只有两名移民背景的议员,今天是37名。而选民中,有移民历史的比例高达10%,因此各政党不得不考虑作为政治力量的选民因素。

九十年代中期,德国联邦议院只有两名移民背景的议员,今天是37名。而选民中,有移民历史的比例高达10%,因此各政党不得不考虑作为政治力量的选民因素。

 

拥有德国国籍并年满18岁者,可以在今年9月24日投票决定新一届联邦议院的产生,当然,他或她也可以自己竞选。在德国,每10位选民中就有一人具有移民背景:或者出生时还没有德国护照,或者父母中至少有一位没有德国护照。

 

2016年进行的人口调查显示,德国来自俄罗斯的移民人口有310万,构成最大的移民人群组。第二大群体是土耳其裔。联邦统计局估计,约73万土耳其裔的居民有权参加选举。正是面对这个人群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呼吁他们不要投基民盟、社民党以及绿党的票。也是面对这组人群,联邦政府移民、难民以及融入专员厄兹古茨(Aydan zoguz)则针锋相对地表示,"不要让埃尔多安把你们挤到社会的边缘。"许多德国政治家呼吁土裔德国公民一定要参与投票。联邦议院联盟党党团融合问题专员基沃索夫(Cemile Giousouf)在德意志电台说,"选举事关你们在德国的生活。埃尔多安先生不会为生活在这里的人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

 

移民对选举的热情不高

 

厄兹古茨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她一直面临同胞"怎样选"的问题。在德国,有移民历史的公民参选率比平均参选率低20%。

 

厄兹古茨的父母来自土耳其,而她自己则在汉堡出生。这名社民党的副主席积极投身竞选,同基沃索夫一样,她们们都属于联邦议院37名有移民背景的议员,而议员总共有631人。这一比例在欧洲大约居中,一份相关的对欧洲8个国家的调查显示,英国和荷兰的这一比例最高,意大利和西班牙垫底。除此之外,生活在德国境内、有移民背景的人中,一半没有德国国籍,他们自然被制度性地排除在表达政治意愿的过程之外。

 

种族仇视

 

厄兹古茨认为,移民经常受到右翼以及右翼极端分子的攻击。比如,有人给绿党籍政治家、出生于伊朗的诺利普(Omid Nouripour)写信,"你这个臭阿拉伯人,滚回土耳其去!"他的绿党同僚穆特鲁(zcan Mutlu)说,收到很多种族主义的仇视邮件。德国选项党AfD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说,厄兹古茨"应在安纳托利亚被清理掉",此言被默克尔总理称为"种族主义"。

 

厄兹古茨表示,有移民背景的政治家对仇视少数民族很敏感,"如果小学里,一名女生被摘掉头巾,那么我们的社会便不再是我们希望的自由、开放的社会。"在她看来,议员必须是不同出身、有着不同宗教信仰的人。

 

基沃索夫对德国之声说,她希望,移民背景有朝一日不再重要。她于2013年成为基民盟第一位有移民背景的议员,而其他政党,如社民党、绿党以及左翼党早就有多位移民议员。

 

移民倾向选左派政党

 

政治学者武斯特(Andreas Wüst)基于各类国际学术研究得出结论,有移民背景的选民更喜欢选"左翼党派",这些党派对有移民历史的成员持更为开放的态度。

 

科隆关注今年大选的政治研究者斯皮斯(Dennis Spies)认为,移民很清楚,在议会代表他们利益的是谁。他尤其关注德国移民的两大群体:来自俄罗斯的德国人以及土耳其裔的选民,注意他们把票投给谁。

 

选项党招揽俄罗斯移民

 

斯皮斯说,来自俄罗斯的移民从一开始就是德国公民,并拥有选举权,这在移民当中是一特例。前苏联崩溃后,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发出承认他们为德国人的动议,因此这些人对德国保守的政治势力怀有特别的感激之情,也一直都是基民盟忠实的选民。不过,2015/16年的难民危机出现后,发生了变化,斯皮斯认为,主要因素是"嫉妒"。

 

在州议会选举中可以看出,来自俄罗斯的德国人中投德国选项党AfD票的人很多。斯皮斯说,"选项党居然做了一份俄语的党纲,组织了移民团队,制作俄罗斯竞选广告,以便更直接地招揽这群人。"德国政党中,只有选项党这么做。

 

一份融入与移民基金会的专家进行的调查显示,2016年俄罗斯背景的移民中,只有45%的人对基民盟/基社盟持有好感,这个比例较之以前低出很多。

 

联盟党迅速作出反应:默克尔总理在总理府首次会见了一个俄罗斯移民团体;北威州州议会选举时,基民盟推出的州长候选人在俄语报纸上进行宣传。此外,联盟党在今年的竞选纲领中,承诺将提高移民的退休金。

 

九十年代中期,联邦议院只有两名土耳其裔的议员,今天是11名,没有哪一个少数民族团体在议会得到更好的体现。传统上,这个群体更贴近社民党。厄兹古茨说,客籍劳工的历史造成这一结果,劳工与工会以及社民党有着天然的联系。先是社民党为他们争取双重国籍以及移民的权利,后来绿党和左翼党也参与进来。

 

移民的势力在增强?

 

斯皮斯说,"移民的政治权力还很薄弱。虽然这一群体在壮大,但同时也在分裂。"俄罗斯移民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乌克兰,一部份来自哈萨克斯坦,很大部分则来自俄罗斯,斯皮斯说,如果问这些人怎么看普京,"他们中50%告诉你,'我喜欢他',另外50%:'我恨死他'。类似的情况可以在土耳其裔移民那里看到,如果问他们'怎么看埃尔多安'的话。"

 

他说,有移民背景的这组人群将更为重要,但这并不意味,各党派能够轻易地获取他们,更不意味,"移民将要掌权",一个纯粹的移民政党在德国没有生存的土壤,因为在德国生活的时间越长,他们的选举行为便会越来越靠拢大多数德国人。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