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51job

天价国产剧


发布时间:2016-05-03 10:20:25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近几年,韩剧引入中国的版权费用水涨船高。10年的时间,国产电视剧版权费暴涨了7200倍。

近几年,韩剧引入中国的版权费用水涨船高。殊不知,即便火爆程度号称冲出银河系的《太阳的后裔》,其高达23万美元/集(约合人民币150万元/集)的版权费在国产剧面前依旧“良心价”。

 

业内爆料,尚未开机的国产剧《后宫•甄嬛传》的姐妹篇《后宫•如懿传》,首轮落户江苏、东方两大卫视,两家卫视每家各出300万元/集,某视频网站以900万元/集的价格获得网络独播权,根据爆料的“共计90集”来计算,网络版权费用高达8.1亿元,加上卫视版权,总版权费高达15亿元。要知道,《太阳的后裔》仅16集,总版权费不足2400万元,不及前者的零头。而尚在筹备的《琅琊榜2》也被曝有播出方开出800万元/集的“天价”。

 

然而,动辄上亿的版权费并不是每次都能把噱头换成口碑。究竟是谁抬高了国产剧的价码?

 

一线卫视抢好剧资源

 

几乎每一年,业内都在感叹电视剧创纪录的“天价”。这个“天”也在不断升高,人们似乎也不敢想象它的极限在哪儿。

 

去年最受关注的大制作《芈月传》,虽然目前仍不知其确切出手价,但外界传言其单集总价破千万,并且视频网站和电视台出价的大致比例是1:1,当时已在行业内创了先例。而湖南卫视独播的《武媚娘传奇》,传言中的高达2亿元的版权费曾让其他卫视望而却步,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单集200多万元而已。

 

而仅仅五年前,2011年播出的新版《还珠格格》售价据称单集只有30万元,收视、品质俱佳的《步步惊心》,据说单集也只卖出了几十万元。如果追溯到十年前,2006年播出的《士兵突击》,据说每集仅3000元,而80集的《武林外传》网络售价总计才10万元,折算到单集,仅仅1250元,甚至不够买一个普通的家用空气净化器。

 

10年的时间,国产电视剧版权费暴涨了7200倍。相较而言,韩剧在中国的网络转播权三年间涨了近300倍也就不算什么了。三四年前,韩剧在中国的网络转播权每集仅1000-3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510-1.95万元)。

 

早前,一名著名影视投资人表示,制作150万元左右一集的电视剧最尴尬,因为一线进不了,二、三线可能收不回成本。这在无形间透露了现在一线卫视电视剧的价格往往在200万元左右一集。

 

近两年国产剧价码大涨,无疑与“一剧两星”的政策有关。2014年4月15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召开2014年全国电视剧播出工作会议时宣布,自2015年1月1日开始,总局将对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电视剧播出方式进行调整。具体内容包括:同一部电视剧每晚黄金时段联播的综合频道不得超过两家,同一部电视剧在卫视综合频道每晚黄金时段播出不得超过两集。

 

原先的“一剧四星”变为了“一剧两星”,即一部电视剧黄金时段最多只能在两家卫视播出。这也是目前各家卫视减少购剧数量、将精力转投综艺节目的一大原因。与此同时,电视剧的版权收益势必会受影响。

 

有数据显示,“一剧两星”之后,2015年晚间黄金档电视剧容载量约为25609集,较2014年的34289集播出量下降了25.31%,平均每家频道减少约6部电视剧的播出量。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一剧两星”条例出台后,二、三线卫视失去了在大剧、新剧上的竞争优势,而一线卫视则进一步加大了投入力度。有些卫视甚至采取独播的模式。“尤其是碰到好的剧,像《如懿传》有之前《甄嬛传》建立的收视基础,再加上周迅这样的大腕加盟,价格自然会水涨船高。”

 

浙江卫视总编室品牌宣传部主任朱挺算了一笔账,即使是购剧实力较强的地方卫视,手中的购剧预算也不过每年3亿元左右,这意味着一家卫视每年最多只能购买三四部价格在“剧王”级的电视剧。随着买方购剧成本的提升,类似这样的高价电视剧还能否有市场,各家电视剧片方就不得不掂量一下了。

 

一些电视剧由于无法在一线卫视播出,又不愿意将剧集贱卖给二三线卫视,于是,部分制作公司将目光转向央视(央视一套和电视剧频道不受古装剧配额限制)。虽然在央视播古装剧一般很难收回成本,但相比二三线卫视,同样是赔钱,至少还能赚点“吆喝”。

 

15亿买版权图个啥

 

对于目前中国电视剧市场行情,一位长期接触相关业务的圈内人坦言:“古装剧的话,不算湖南台,两家卫视能有一家出到单集200万元,已经到天花板了。视频网站拼买或者独家,500万元/集也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是现代剧的话,就再下调50万元。”既然如此,为何《如懿传》和《琅琊榜2》会打破常规,开出比其他剧目高出近一倍的价格?

 

不可否认,单纯就《如懿传》和《琅琊榜2》来讲,两部剧确实有获得青睐的资质。二者都是市场已有的成功作品的续作,品牌效应已为其先在镀金,加之知名的演员以及主创班底,无论在业内还是观众间都有各自的认可度。而近一年古装剧的整体成绩有目共睹,其市场潜力逐渐显露,考虑到古装剧份额限制,精品剧目将愈发成为稀缺资源。

 

《寂寞空庭春欲晚》出品方之一的柠萌影业CEO苏晓曾表示,“我相信买方是仔细算过账的,自己平台能消化多少广告,付费收入达到多少,分销多少,(他们)赌的是2年后,等该剧播出时,市场在新媒体广告和付费用户上巨大的增量。”

 

有业内人士进一步解释,视频网站为了《如懿传》播出时期的付费模式要赌一把,他们赌那个时候的付费用户已经具备了一个比较庞大的规模,而且有为好内容而付费的消费意愿。

 

此外,演员的身价也是当下电视剧越卖越贵的重要原因。很多号称几亿投资的电视剧,其实演员常常要占据一半的费用,譬如某部即将开拍的改编自知名帝后小说的古装电视剧,据称两位高人气主演的片酬就已达到1亿元。在电视剧已可卖出十几亿元版权的情况下,抢手演员的行情预计也会持续看涨。

 

资深编剧王丽萍爆料,如今已有演员一部电视剧开价6500万元。有知情人士透露,有些投资方在投资的时候,就直接点名要某某某出演,不论价格,制作成本就无形间增加了。许多被观众吐槽的“五毛钱特效”、“拖沓冗长的情节”之所以出现,也有制作方要节约成本的考量。

 

一些知名演员自带话题,这对于市场推广电视剧也有一定的影响力。“资本推动下,太多的影视公司已上市或是筹划上市,对他们来说,业绩和话题同样重要。”《花千骨》、《重生之名流巨星》的制片人唐丽君分析道。

 

然而,疾速的价格波动在一定程度上扰动了市场秩序,跟风报价似已不可避免。

 

由于播出平台大多都在项目启动前期便已出资,在没有成品的前提下,不得不过多地依赖作品以及主创的知名度,这也导致近年来演员片酬过高的进一步加剧,翻倍速度堪以月计,犹记得去年业内还在感叹3000万元请一个偶像太奢侈时,今年小鲜肉的报价就已喊到6000万元。一些网红型演员,甚至也能开出3000万元的价码。

 

对此,曾拍过《甄嬛传》的郑晓龙直言剧本好、创意好,就会有好导演、好演员,好演员甚至宁可降价也会演。而王丽萍也呼吁电视台多给新人演员一些机会,不要买剧就盯着大腕演员。

 

“内容为王”真正到来

 

郑晓龙早就表示拒绝拍《如懿传》,“卖那么多钱,是不是能给电视台、网站带来同样的回报?这是压力。这压力让我特别不舒服,好像被逼得必须按着怎么赚更多钱为标准来拍剧。我以前拍戏,都没有什么必须给他们挣多少钱的想法。”

 

与之相类似,《琅琊榜2》制片人侯鸿亮也曾表示了压力大:“出的价格比我想象的高,但我没有接受那个最高的,而是想尝试新的播出方式。我希望能够保持团队的制作水准。但你说它要多火我也不敢说,只是坚持创作好。”

 

但对于资本的涌入,很多制片方却也乐见其成,因为这意味着将有更多的预算可以用于制作。正如《花千骨》出品方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所说:“资本不是洪水猛兽,钱多肯定好。我们之所以说制作水准离美国、日韩有多么远,就是因为制作成本少很多。不管怎么说,有了一定价格才能让制作方做出品质好的东西。这一年来随着钱多了,国产剧制作水准也有了非常可观的成长。如果钱能给到更多,多到像美国一样的制作成本,而演员片酬只占小头,那就是最好的。”

 

美剧的制作成本已普遍能达到单集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03万元),而如《权力的游戏》这般顶级制作,成本基本都在单集五六百万美元,个别集甚至可以上千万美元。相较而言,国产剧单集200万元便已可划归精品大制作,500万元更是顶级配置。

 

不过,高成本的制作并不一定意味着高口碑的回报。姚晨和吴秀波主演的《离婚律师》制片成本高达1.3亿元,“光演员片酬就占了一半。”《离婚律师》制作总监罗刚透露,虽然两位主演进组时,自带了来自国际一线品牌的服装赞助,表面上看是减少了剧组的置装费预算;可实际上,为了搭配这些名牌服装,剧组不得不花钱购买同样品质的服装,结果使得全剧置装费比原先的预算高出了四五倍,达到近千万元之多。

 

该剧所需的拍摄设备投资,也在预算中占据相当高的比例。据罗刚介绍,为了让影像画质过关,该剧剧组特别购置了6台用于拍摄4K画质的电影摄影机,还为每台摄影机配备了8个镜头,而这笔投资有四五百万元之多。另外,由于国内处理4K影像的后期制作技术尚不成熟,剧组专门请来了美国专家操刀;为了保证播出制式过关,还前后拍了三次样片。这无形中都增加了该剧的制作成本,也加大了后期成本回收的难度。

 

虽然《离婚律师》片方用心良苦,该剧收视数据也算喜人,首播当天,该剧在CSM34城的收视数据中排名第二,随后收视率一直位列收视排行榜前五名之内。但是,观众的注意力显然没放在华丽美服和精致画面上,不少观众对剧情和人物形象提出质疑,甚至出现了“高收视、低口碑”的怪现象。

 

有观众原本以为《离婚律师》是一出律政题材剧,谁知该剧走的还是情感剧的老套路,“两个对立的律师这么快就开始发展感情了。”还有专业人士发现,剧中一些情节经不起推敲。有律师指出,剧中出现了婚姻出轨一方被“净身出户”的情况,而这种做法并不符合我国的法律规范。另外,还有律师对剧中人物的接案方式、偷偷录音取证等细节提出了质疑,认为该剧的剧情设计太不严谨。

 

知名编剧苏健指出,现在电视剧行业内有一股不正之风,一些电视剧投资虽然很高,却很少把钱花在编剧、导演等核心层面。他不客气地说,如果片方手里有真正的好剧本,根本不必为有没有大牌演员参演而担心,“反而是剧本有些问题的,才要靠大牌演员来补。”

 

在编剧余飞看来,目前一些所谓“剧王”,只是将关注点放在了高预算和大明星上面,反而忽视了编剧技巧、选材角度等更为核心的方面。“如果这部分没做扎实,预算再高,明星再大牌,‘剧王’也只能是徒有虚名。”余飞呼吁电视剧片方能够对此进行反思,“即使是高预算,至少也应该踏踏实实地把钱用对地方。”

 

“我们都说‘内容为王’,但‘内容为王’并没有在价格上体现出来,很久以来,我们电视剧的价格都是比照成本来的,而不是比照贡献,所以价格偏低。当然,由于广告收益的模式,每个作品的价值无法具体的量化,也无法测量出真实的天花板是多少。”梅子笑表示,“随着收费模式的形成,以后内容的真正价值才会被具体测量。现在这样的价格,让影视公司对于好的内容投入更有底气。”

 

(责任编辑:夏汀)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