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苹果手机惹纷争


发布时间:2016-04-22 10:35:59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公众对苹果手机案件的愤怒远超三年前的政府监控曝光事件。

恐怖分子手机被特殊对待

 

2015年12月,一对恐怖分子夫妻在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制造了一起枪击案,造成14人死亡,22人受伤。警方在现场发现了其中一名恐怖分子的iPhone 5c手机,但却一直因为苹果手机独特的加密技术而无法将其破解,于是法院判令苹果公司配合警方破解恐怖分子的手机获取证据。

 

然而,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othy D. Cook)却一直以用户个人信息安全为由,拒绝帮警方解锁手机。他表示,假如这次答应了,那么美国政府将会以此为先例,反复提出此类要求,用户的信息安全将无法得到保障。

 

三年前,爱德华•约瑟夫•斯诺登 (Edward J. Snowden)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关于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随即遭美国政府通缉。当时,奥巴马总统称,欢迎公众对“个人隐私防护”和“追踪潜在恐怖分子”如何平衡的问题进行充分辩论。

 

然而,今年举国热议执法部门和苹果公司之间的冲突,辩论之激烈是奥巴马没有预想到的。斯诺登揭露的事实并没有造成政策的巨大改变,但加深了公众对美国政府的不信任感,尤其是对政府在虚拟空间的活动感到不信任。

 

恐怖袭击分子苹果手机强制解锁事件关乎每位美国群众,几乎每个人口袋里都会装着这个设备,这比国家安全局监视项目更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此次的两难抉择只要回答一个简单问题就能解决:苹果公司到底应不应该协助F.B.I解锁恐怖分子的苹果手机?

 

执法部门官员们十分坚定地认为,他们必须获得监控犯罪嫌疑人通信设备的权力。3月11日奥巴马的一次讲话也为官员们增添信心,奥巴马提到,苹果公司及其他类似企业的绝对主义立场是不对的。这引发了更大的反对之声,在法官让苹果公司遵守F.B.I命令后,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关于该事件的辩论就从科技类博客转到日报和夜间新闻的头条。

 

苹果公司的支持者们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发起过集会活动,午夜漫画家们也开始发表漫画讽刺政府多管闲事,向来在公众面前低调内敛的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othy D. Cook)也在2015年12月出镜《新闻60分节目》为自己公司辩护。在Twitter网站上,关键词“数据加密”因双方激烈的辩论而频频刷屏。

 

一位德克萨斯大学计算机专业的19岁学生马修•蒙托亚(Matthew Montoya)称,和朋友们讨论这个事件经常引起不快,我们各持己见,很难谈拢。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一位社群活动组织者艾米•凯茵(Emi Kane)因为这事在Facebook上和朋友们吵过架,凯茵认为苹果公司拒绝解锁手机的决定是正确的,而她的一位在特拉华州做服务员的朋友认为,苹果公司如此不爱国令她感到反感。在简短交流过几句后,她们还是无法讲和,凯茵称对话很艰难。

 

小说《苦难》和《意外的春天》的作家罗素•班克斯(Russell Banks)曾代表苹果公司在给司法部长洛蕾塔•林奇(Lorett Lynch)的信件中签过字,在过去的一周里,就有十多个人询问过他关于事件的信息。他说道,不只是科技界人士在讨论这个事件,像我这样的普通公民也在讨论。

 

公众担忧加剧

 

苹果手机案件涉及到的设备不仅仅是一部手机,它已经成为迷你电脑,里边有用户所有的个人生活信息,包括孩子的照片、信用卡消费记录、与伴侣互发的短信以及个人移动的空间记录。

 

奥巴马认为人们对手机过度迷恋,在他进行了数月的立场抉择后,奥巴马最终选择与执法部门站在一边,他的看法是,科技阻止执法部门合法搜索犯罪嫌疑人手机信息,等同于阻止警方对儿童色情工作者嫌疑人房屋进行搜查取证。他在德克萨斯州西南偏南艺术节(SXSW)上说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仍然支持公民自由,并认为双方最终将寻找到合作的方式。

 

虽然奥巴马十分自信问题将被解决,但是民意调查结果并没有像他这样坚定。美国民众在政府和国家最具标志性的品牌公司面前产生了巨大分歧,民调结果显示,美国人对恐怖袭击威胁和对个人信息盗窃都存在深深的担忧。三月初公布的一项《华尔街日报》调查显示,42%的美国人认为苹果公司应该与执法部门合作解锁手机,而47%的人认为不应该合作。

 

在被问及如何平衡“监视恐怖分子”和“抵制隐私侵权”两个问题时,美国受调查者平均分成两派,在去年巴黎和圣贝纳迪诺发生恐怖袭击之后,似乎不应该出现这种调查结果。2015年12月,在《纽约时报》进行的一次调查中称,每十个人就有八个人认为美国在几个月后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同月的美国国家广播电视台(CNN)调查发现,45%的美国人担忧自己或者家里的人会成为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尽管存在对恐怖袭击的恐惧,公众对于数码设备隐私信息的担忧也十分普遍。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4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90%的被调查者觉得消费者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个人信息被企业收集利用。

 

同斯诺登关于“元数据收集”、“棱镜”和“XKeyscore”情报收集系统的揭露行为相比,苹果公司案件获得的公众关注要多得多。喜剧演员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曾笑称美国公众都不知道斯诺登到底是那个维基泄密人还是国安局(N.S.A.)的员工(斯诺登曾在国安局就职)。

 

现在人们逐渐明白,智能手机只是个开端,不久智能电视、谷歌导航车辆、鸟巢式室内恒温器和网络控制的芭比娃娃都将受影响。苹果公司与政府的法律诉讼结果或许可以决定这些设备里的信息是被视为隐私,还是宣告F.B.I.和N.S.A.进入监控的黄金时代,让他们可以获得二十年前难以想象的大量数据。电子前线基金会执行主任辛迪•科恩(Cindy Cohn)称,这触动了人们内心的底线,因为设备里存储着非常私人的东西,一旦失窃后果难以设想。

 

对F.B.I.和地方执法机构来说,获得监控权对于防止“证据真空区域”的出现具有重大意义,前美国司法部副部长高铭(James Brien Comey)认为该区域将藏匿当局接触不到的犯罪证据。许多高级官员认为,硅谷与政府之间的公开冲突是他们一直想要避免的,尤其是国防部和情报局需要吸引科技企业回归政府,合力对抗伊斯兰国家。

 

辩论范围扩大

 

此次辩论已经超出政府和硅谷,草根活动媒体“公正媒体”(Media Justice)执行主管马基亚•西里尔(Malkia Cyril)称,此次辩论已经从有限的技术专家和政策专家中扩大到消费者领域内的大范围辩论,由政府或科技产业专业词汇造成的沟通障碍已经消失。

 

二月,公民自由组织“为未来而战”(Fight for the Future)发起示威游行,抗议政府命令,之后扩大到全国范围内多个城市的集会活动。该组织联合创始人称,在听到新闻后打电话给全国的集会者,同一天圣•弗朗西斯科就发起了抗议活动,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西里尔称,公众对苹果手机案件的愤怒远超三年前的政府监控事件,科技企业到底应该保护用户隐私还是为美国政府效力?两者实难兼顾。皮尤研究中心的互联网和科技主管李•雷尼(Lee Rainie)称,和斯诺登揭露事件相比,苹果手机解锁纷争对美国人来说更加咄咄逼人。

 

3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西南偏南艺术节(SXSW)中称,执法部门有权合法地从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收集信息。尽管他的领导班子内部有人反对他的言论,他仍然明确反对诸如苹果公司的科技企业对于设备加密问题采取的强硬立场。奥巴马在2100位科技管理者和科技狂热者面前表达了他对于此次造成科技领域内部分化,并使执法机构与其他国家安全机构产生对抗的事件的看法。他在讲话中提到,美国很早就接受了执法部门对儿童色情犯罪嫌疑人进行“带着手枪搜身到内衣”的行为,没有理由对个人数码信息区别对待,如果在科技上进行加密,使政府完全无法进入设备或系统,我们如何逮捕那些儿童色情工作者?我们如何破坏恐怖分子的计划?如果政府无法获取智能手机数据,那每个人口袋里都会装着一个瑞士银行账户。奥巴马此次对执法部门的坚定拥护显示了他与科技领域的决裂,这个领域曾强有力地支持他的政治生涯。

 

几年来,奥巴马悉心呵护与美国硅谷的关系,让青年才俊协助他重塑联邦政府老化的科技公共建设,并挑选出可以提供个人建议和竞选现金的人作管理者,这些合作建立在奥巴马和科技管理者的政治性亲密关系基础上,双方在同性恋人权、移民、公民自由和卫生医疗方面达成了共识。奥巴马一直反复强调自己是人权的捍卫者,包括个人保护隐私的权利。另一方面 ,F.B.I和其他执法部门机构也产生分歧,执法部门称必须有途径侵入加密设备,而情报部门担心同样的科技会被用于对抗美国政府。

 

科技巨头捍卫苹果公司

 

包括科技巨头亚马逊、谷歌、微软、雅虎和思科在内的15家公司发出联合意见,捍卫苹果公司。意见认为,数据存储及加密方式是产品核心特性,F.B.I.要求苹果公司协助解锁恐怖分子苹果手机,这不只是一次引起争议的寻求科技支持的行为,而是在强迫科技公司为满足F.B.I.的需求去修改本公司产品,这与公司核心价值观相违背,是在允许法庭限制本应受保护的言论自由,严重违背了《第一修正案》。

 

另外包括美国社交网络及微博客服务的网站Twitter、全球知名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 、美国知名社交新闻论坛网站Reddit和空中食宿网站Airbnb在内的17家科技公司也联合提出意见力挺苹果公司。他们认为此次案件威胁到互联网信息隐私、安全和透明的底线。意见称,在这个数码革新时代,黑客、身份窃取者和其他违背网络规则的人的存在将暴露更多网络风险,确保使用者的数据处于安全透明环境,隐私不受侵犯至关重要。他们不反对政府采取法律措施维护国家安全,但是政府此次需求不受任何法律限制,这会变成一个危险的先例,允许政府回避已经建成的法律程序。

 

奥巴马本身是个科技迷,他出现在艺术节上行并不令人意外,他很喜欢与科技巨头共餐并从硅谷获得他两届总统竞选的财富。他和最亲近的顾问商讨过在他离任时创建高科技总统中心,一方面让参观者参与他的遗产,另一方面鼓励人们更好地使用社会中的科技成果。他也希望吸引更多科技管理者及工程师到政府中,帮助联邦机构更好地响应客户需求。奥巴马创建的美国科技服务中心起着解决纷争的作用,协助更新政府设备相关科技,雇员大部分是谷歌、微软和其他类似企业的老员工。如何驾驭Twitter, Facebook和Snapchat的权力去协助政府仍然没有明确,因为涉及到的企业是为了给股东们盈利而设计的。今年春季白宫将主持公民参与峰会,奥巴马将在峰会中继续关于科技的作用的讨论。

 

奥巴马与德克萨斯论坛报(The Texas Tribune)主编埃文•史密斯(Evan Smith)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对话,奥巴马强调,娱乐和信息客户端科技要协助解决竞选投票人数、获取选举信息和公民参与等问题,我们希望创建一个渠道,为构建政府提供持续不断的人才之流。

 

另一方面,联邦执法人员协会、检察官协会和国家司法长官协会联合提交意见支持政府。意见认为,如果苹果公司拒绝合法合理地协助法庭命令执法,公共安全将受到威胁,犯罪嫌疑人将逍遥法外。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的六位受害者家属联合发出意见,同样支持司法部门,他们要明确知道受害者个人是否被盯上,犯罪行径是否收到社会支持和教唆,他们和他们爱的人们是否还有被攻击的风险。

 

(责任编辑:CBF编辑)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