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刘士余上任,股市会好吗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士余在就任后首度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评论称,当前任务包括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引导资金入市。

赴任农行董事长不到一年的前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再度华丽转身,这一次,迎接他的是极具挑战性的证监会主席一职。

 

他的到来,能否重振股市?显然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2月22日,证监会换帅首日,受该消息提振,沪指大涨2.35%站上2900点。不过,2月25日,沪指就再现千股跌停,跌幅逾6%。这已经是2016年两次熔断之后出现的第三次千股跌停。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刘士余还未出新招。但鉴于新主席从来没有证券市场职场经验的情况,可能会先沉下来研究市场,然后以自己的角度来看到中国股市症结,制定治理当前股市乱象的对策。

 

与周小川交集颇多 仕途不可限量

 

在央行,刘士余被认为是一位情商高高、为人勤勉的人。他亲历了金融危机、央行分拆、金融机构重组、国有银行改革、农村金融改革、互联网金融兴起等诸项重要金融改革实践。

 

刘士余1961年11月出生在江苏灌云县一户普通农家,并无显赫的家庭背景。自1987年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毕业后,先后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工作。1996年调入人民银行,在央行的这十八年里,先后历任银行司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央行办公厅主任、央行行长助理、副行长。

 

2002年,人民银行开始分拆,分拆出的银监会在2003年4月正式成立。之前任银行监管二司司长的刘士余留任,出任央行办公厅主任。2004年7月升任行长助理,先后分管金融稳定局、金融市场司、条法司、支付司和部级协调等央行核心部门。

 

根据公开资料,刘士余跟周小川交集颇多,后者1986年任国家经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经改委委员。后来又一同在央行任职,周小川1996年任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2002年至今执掌央行,任央行行长,而刘士余一路得到提拔。

 

对于国有银行改革,周小川提出战略思想,刘士余则是重要的执行者。2003年11月,国务院成立了国有商业银行股改领导小组,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黄菊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央行行长周小川担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士余任办公室副主任。国有五大银行改革、重组、上市顺利推进。

 

在刘士余升任央行行长助理后,在主管金融稳定局期间,央行参与“德隆系”风险处置工作、以南方证券风险处置为契机推动证券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配合证监会妥善处置28家高风险证券公司,为资本市场的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奠定了基础。

 

2006年6月,刘士余任央行副行长。2014年10月,刘士余赴任农行接替蒋超良,并于当年12月正式任农行董事长。

 

45岁即成为央行副行长,官至副部级;53岁开始掌管一家国有大行;55岁任证监会主席,升至正部,刘士余已经成为“60后”官员的中坚力量。一位熟稔金融监管体制的央行人士评价称,刘的仕途将“不可限量”。

 

主张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屡次强调把控金融风险

 

刘士余鲜有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言论中涉及资本市场的则更为少见。其最近一次内容相对丰富的表态,还要追溯到2014年的5月。当时的背景是,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新国九条)。刘士余随后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新国九条的发布,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刘士余指出,资本市场发展的三个维度是:健康,全面和多层次。他认为,解决资本市场各种问题的核心是把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起来。

 

刘士余当时提出,未来金融市场创新发展包含五个重点:一是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这是对金融工作最底线的要求。二是大力发展债券市场。他认为,债券市场现有的能力消化不了政府债务、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三是亟需规范金融市场创新。四是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比如衍生品CDS要跟上,需要监管部门达成共识,CDS要与金融机构的资本消耗统筹考虑。五是发展贷款转让市场。

 

媒体注意到,刘士余在并不多的公开表态中,涉及金融风险控制的内容频频出现。尽管一直提倡发展互联网金融,并有互联网金融“大家长”之称,但他也明确提出了互联网金融存在的风险:机构法律定位不明,可能“越界”触碰法律“底线”;资金的第三方存管制度缺失,存在安全隐患;内控制度不健全,可能引发经营风险。

 

他近年来最受瞩目的一个表态,是关于余额宝的。在此前银行与支付宝之间引发的余额宝大战中,刘士余曾指出余额宝不是金融创新,只是简单地把存款搬到互联网,对实体经济也没什么贡献。这一观点在当时引发了极大争议。

 

2014年5月,刘士余曾表示,要下决心整顿金融的同业业务和各类的理财业务,否则极易把投资者包括社会公众导向追逐短期高利,不追求长期回报,对资本市场的发展产生极大的溢出效应。

 

另外,2014年6月,刘士余曾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工作情况的报告。

 

值得关注的是,票据市场近日掀起轩然大波,事发在刘士余执掌的农行。

 

今年1月份,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分行员工被曝遭立案调查,原因是涉嫌非法套取39亿元票据,同时利用非法套取的票据进行回购资金,且未建立台账,回购款其中相当部分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而由于股价下跌,出现巨额资金缺口无法兑付。由于涉及金额巨大,公安部和银监会已将该案件上报国务院。

 

有报道称,“刘士余震怒,将首先严查十家省分行的票据业务,一旦发现违法违规现象将从严、从重、从快惩处。”

 

新主席面临四大挑战

 

随着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其能否立刻掌控时下的A股市场、处理好肖钢的一些“遗留问题”,成为他面临的首要课题。

 

分析人士认为,刘士余或将面临四大挑战,首当其冲的便是注册制改革。

 

在肖钢的主政下,2014年下半年起,A股开启了一次波澜壮阔的大牛市。肖钢也顺势加速了对注册制的推进。但去年的股市大跌打破了肖钢的原计划,《证券法》的修订被迫延后。此后证监会开始寻求通过人大授权的方式,来解决前置法律限制的问题。如今,注册制的草案其实已经形成,何时正式推出已不得而知。注册制的接力棒交到了刘士余手中。

 

与注册制息息相关的是股指的表现。就股指而言,肖钢任内为部分投资者诟病最大的事情在于指数的大起大落。如何实现资本市场的平稳发展,避免股指出现非理性的暴涨暴跌,成为舆论对刘士余的重要期待之一。

 

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金融不能脱离实体经济,必须服务实体经济,如何更紧密地对接实体经济,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是题中之义。但目前仍存在很多痛点。比如,创业板一直未能落地的重要改革——设立支持尚未盈利的互联网企业、科技创新企业上市的专门层次。再如,上交所的战略新兴板至今亦未有实质进展;此外,新三板的深化改革仍在路上。

 

最后则是监管问题。随着场外市场以及信息技术的发展,诸如场外配资、程序性交易等,近年来已屡屡引发市场震荡。当然,监管还包括对自身的监管。近期,证监会内部出现了包括前副主席姚刚、前主席助理张育军、前投保局局长李量等多位重量级官员被查事件,引发舆论哗然。

 

第一把火:引导资金入市?

 

2月23日,彭博援引匿名知情人士报道,刘士余在就任后首度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评论称,当前任务包括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引导资金入市。

 

财经评论员皮海洲表示,将“第一把火”烧向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引导外部资金入市,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监管部门的工作是有连贯性的。而在刘士余走马上任之前,证监会工作的一个重点就是加强市场监管,严查操纵市场行为,所以,其上任之后,延续这一监管思路是很正常的。同时基于三轮股灾对市场人气的打击,基于当前股市人气低迷的局面,引导外部资金入市,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何况引导长线资金入市,也一直都是证监会的一项日常重要工作。所以,该信息的可信度还是很大的。

 

不过,皮海洲称,要慎防第一把火“哑火”。因为从过去的经验教训来看,所涉及到的三项措施,在执行中或多或少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导致执行效果打折。

 

就加强市场监管来说,肖钢出任证监会主席之后,市场监管的力度明显得到了加强。体现在监管数据上,可谓“成绩喜人”。但市场监管并未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很多时候,监管是在做无用功。如有资料显示,在过去三年间,共有35家公司涉及财务造假被证监会开出罚单,其中有32家公司的罚款没有超过60万元。而这样的处罚对于造假公司来说跟挠痒痒没有任何区别。这实际上也是监管部门人力物力的一种浪费。

 

而从严查操纵股市来说,肖刚掌权后期对操纵市场案的处罚力度加大,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罚单频频开出。但还有很多的操纵行为并没有受到查处,而且在查处的案件中,并没有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远远没有跟上。以至市场上还有不少机构大户对此心存侥幸。

 

至于引导外部资金入市,这同样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要做到这一点的关键是要提振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信心。在这个问题上,要慎防违规资金与杠杆资金大规模入市。不能重复过去的老路:在股市低迷时,对违规资金入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在行情火爆时,又大力清理违规资金入市,从而造成股市不必要的波动,甚至引发股灾。因此,刘士余有必要总结过去的教训,尤其是去年股灾的教训,在引导外部资金入市的同时,要严防违法违规资金流入市场。

 

还有微信公众号文章分析称,在今年春节长假后,市场已传出近日全国社保基金给多家境内委托管理人划账,总计约100亿元人民币资金,以用作于二级市场购买股票。这笔资金已基本到账,或存在部分资金入市的迹象。然而,对于规模超万亿的社保基金而言,上百亿资金的入市动作,确实还不能够对市场起到本质上的撬动影响。

 

养老基金方面,今年年内入市的概率相对偏大。按照2014年底的数据显示,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30626亿元,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3845亿元,这两项合计接近3.5万亿元。按照《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其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资产净值的30%。由此推测,若养老基金得以入市,则未来输入A股市场的潜在资金规模还是不可小觑的。

 

但按照以往保险资金的入市情况来看,实际上并不太乐观。保险资金投资权益类资产比例,与规定的投资上限仍有较大空间。同时,权益类资产的投资并不完全局限于股票投资,真正入市比例或许更低。因此,这类长期资金的入市,对市场心理层面的影响远大于实际的影响。

 

至于杠杆资金,两融余额至2月23日已连续8天低于9000亿,较去年6月上旬2.27万亿回落不少。现有激活方式,包括如松绑两融,调高折算率或者增加融资标的。

 

此外,借助交易制度改革(T+0等)来提升资金利用率,并由此达到引导资金入市的目的。但可能扩大股市投机性,波动风险比较大,还需三思而后行。

 

上述文章表示,对于A股市场特殊的投机环境,在大力提升机构投资者占比的同时,还要强化投资者自身的自律行为。最后,更为关键的,还要进一步强化资本市场的法制化建设,并加快修订与完善《证券法》,为市场营造出良好的法治环境。

 

就刘士余而言,对这位新任管理者的治市智慧以及治市水平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