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国官方强化经济数据审查 应对不利评论


来源于:美国《纽约时报》

摘要:本月,中国的银行官员剔除了受到密切关注的经济报告中的货币数据。仅在几周前,一位新闻工作者因为转发了一条宣称某大证券公司告诉大客户卖出股票的消息,而被中国的监管机构罚款15万元人民币。

本月,中国的银行官员剔除了受到密切关注的经济报告中的货币数据。

 

仅在几周前,一位新闻工作者因为转发了一条宣称某大证券公司告诉大客户卖出股票的消息,而被中国的监管机构罚款15万元人民币。

 

在此之前,政府强制要求两家公司停止发布一项中国工厂调查的初步结果——该调查通常会对市场产生不小的影响。

 

中国官方正采取越来越大胆的措施,来抑制市场动荡和国家经济增长放缓所带来的不断上升的悲观情绪。由于金融和经济问题威胁到了人们对政府的信心,北京正在收紧经济数据的流动,甚至将政府认为可能会伤害股票市场或货币的评论判定为犯法行为。

 

周六,政府免去了肖钢证券监管机构最高管理者的职务以增强人们的信心,他被广泛指责造成了股市的动荡。官方也给媒体施加压力,让它们重点报道正面消息。

 

但是分析人士表示,照本宣科的报道使得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以获得衡量该国经济放缓程度所需的信息。“当数据变得不利时,它就会消失,”分析中国经济的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共同创始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说。

 

这引发了企业高管和经济学家的进一步质疑:中国的决策者们是否知道如何在这个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管理准市场化的经济。

 

经济学家们早就对中国的官方数据有所怀疑,这些数据显示,这个巨大的经济体总是能莫名其妙地避开其他国家在经济增长中经常会遇到的高峰和低谷。近年来,中国通过更频繁地发布更多信息,并采取其他措施,来试图改善这些数据。官方也向财经媒体赋予了更大的自由度,尽管审查机构仍然对政治话语保持着严格的控制。

 

但是,政府现在把关于经济动荡的报道当成了潜在的威胁。对待数据的态度也是如此。

 

“很多经济指标都在下滑,很多经济数据现在变得很敏感,”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袁钢明说。

 

这些限制说明了中国政府在政策重点上左右为难,调研中国企业的中国褐皮书国际(China Beige Book International)总裁利兰•R•米勒(Leland R. Miller)说。他说,“经营环境变得越来越艰难。”不过他又补充道,他的公司还没有接到约束其营业活动的指令。

 

“我们还将会看到北京打压那些讲出了北京不愿意听的事的人,”米勒说。“与此同时,北京似乎在这个问题上也很矛盾,因为它认识到,如果没有独立的指标数据,商业关系和外国直接投资将受到影响,因为官方数据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

 

去年9月,英国公司Markit Economics和总部设在北京的财新传媒,停止发布每月一度的采购经理人指数的初步结果。这项初步结果会在两家公司与政府分别发布完整数字前几天出炉,往往会对市场造成影响。据了解官方指令的人透露,中国统计局官员因此反对提前发布。

 

Markit的发言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而财新的代表没有对记者的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这是个很重要的经济指标,国外很多都在用,”清华大学研究员袁钢明说。“国际上很多人都对中国经济有一种恐慌。去年8月的时候我就感觉财新这个指数不会存在很久,它在大陆的发布触碰了高压线。”

 

今年1月,中国央行略去或者说隐藏了一项关键数据,并修改了另一项数据的参数。后者能让外界了解央行和商业银行为支撑人民币而采取的措施。

 

去年,能显示商业银行外汇买入情况的两组数据均出现在了央行每月发布的报告中。中国央行未回复置评请求。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称,中国央行和国家统计局“一直在不停地修改、重新定义、引入和去除统计数据,我认为这绝非偶然”。

 

中国国家统计局也未回复置评请求。

 

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的杨思安表示,她和同事发现,过去两年里,在包括零售、运输和钢铁生产在内的各行业,官方数据中的差异越来越大。她说,一个同事曾打电话给中国的一家水泥厂询问生产数据,那家工厂的员工以为这位研究人员是从隶属于政府的研究机构打来的,便说工厂的数据已经改过两遍了,不想再改了,因此让研究人员任意选一个合适的数字。

 

“出去碰到国企的人,个个都笑话官方的统计数据,所以我不知道外国人为什么相信,”杨思安说。

 

伦敦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统计制度的问题“不仅限于在新兴经济体发现的那些问题。其最大的问题是GDP增速在政治上很敏感,这让它更有可能受到篡改”。该公司自己会对中国GDP增速进行估算,其估计中国去年的增速为4.3%。

 

中国的网络管理员加强了对谈论市场的言论的监督。“央行蛇精病附身,”最近的一篇帖子谈及央行时写道。随后,这篇帖子被删除。另一篇被删的帖子说:“反复试错,资产垮了。”

 

去年6月,供职于山东一家报纸的记者刘钦涛在一个网络论坛里发布了自己看到的一则和东莞证券有关的消息。帖子里说东莞证券警告“VIP”投资者注意即将到来的风险,并建议清仓。

 

第二天,东莞证券称员工中无人发布预警。两周后,中国股市开始崩盘。

 

1月8日,在距发帖已过去六个多月后,刘钦涛被官员以传播虚假证券信息的罪名罚款15万元。刘钦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成了替罪羊,并称将对罚款的决定进行上诉。

 

“我没有编造消息,”他说。“我是从微信里粘贴复制过去的。”

 

中国证监会同样未回复置评请求。

 

伊奥斯基金(Eos Funds)创始人乔恩•R•卡内斯(Jon R. Carnes)称,中国正处在一个漫长的公共信息起伏循环的下跌周期中。该公司以看空中国股市而闻名。2012年,该基金会的研究员黄崑被判两年有期徒刑,原因是他为基金搜集信息,并促使其做空中国一家矿产公司。

 

卡内斯称,去年夏天,中国开始增加在网上获取公司信息的难度。“总的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趋势是积极的,在不断改善,但从去年夏天开始,我们的确发现又发生了倒退,”他说。

 

“我持乐观态度,总体上觉得长期趋势还是在不断改善,”他接着说。“不过这个倒退令人遗憾。”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