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刘士余:注册制不可单兵突进 谈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来源于:证券日报

摘要:3月12日,在上任不足一个月之际,中国证监会新任主席刘士余首次公开亮相,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

3月12日,在上任不足一个月之际,中国证监会新任主席刘士余首次公开亮相,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
 
 
刘士余表示,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必须搞,但注册制不能单兵突进,要建设和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完善法治环境,为注册制改革创造条件。
 
刘士余还表示,去年A股市场出现异常波动,多部门果断出手稳定了市场,未来当陷入市场完全失灵、连续失灵的情景时,仍然应当果断出手。此外,未来较长时间内,谈中证金融公司退出为时尚早;未来几年A股市场都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注册制必须搞 
但不能单兵突进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推进股票、债券市场改革和法治化建设,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由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未直接提及注册制改革,使得注册制改革再度成为热点话题。刘士余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任务非常明确和具体,证监会将认真贯彻好、落实好。注册制改革是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顶层设计下的一项重大任务。“注册制是必须搞的,但至于怎么搞,要好好研究。”
 
刘士余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形成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发展并规范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决定中提到的这几项改革不是孤立的、独立的,是相互递进的关系。即把多层次资本市场搞好了,可以为注册制改革创造极为有利的条件。”
 
“同时,注册制改革需要一个相当完善的法治环境。去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特别专项授权,自今年3月1日起实施。这标志着政府可以启动注册制改革与现行行政审批制、核准制之间制度转换所需要的一系列配套规章制度,没有全国人大专门授权是不可以启动的。”刘士余表示,注册制的技术准备工作,即配套规章制度的研究论证需要相当长的一个过程。
 
“注册制是不可以单兵突进的。”刘士余表示,《“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也提出创造条件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创造条件需要各方面充分沟通,凝聚共识,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无论是核准制还是注册制,必须秉承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理念,对发行人披露内容进行严格的真实性审查,这一点即使将来实行注册制了,不但不能放松,还必须要加强。” 
 
《“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系统地提出资本市场改革目标:积极培育公开透明、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降低杠杆率。创造条件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发展多层次股权融资市场,设立战略性新兴产业板,深化创业板、新三板改革,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建立健全转板机制和退出机制。
 
去年市场异常波动
果断出手稳定了市场
 
对于2015年A股市场异常波动问题,刘士余坦言,“去年A股市场确实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异常波动。”
 
据刘士余介绍,2014年7月份之前,中国股市大体经历了7年之久的熊市。
 
从2014年7月份开始,中国股市先是恢复性回升,后又出现过快过高的上涨,到2015年6月12日,上证综指、深圳成指、创业板指数涨幅分别达到152%、146%、178%,随之而来的就是过快过急的下跌。
 
“2015年6月15日到7月8日,一共17个交易日,上证综指大幅下跌32%,造成市场较大面积恐慌,股票市场流动性几尽枯竭,形势危急,非比寻常。”刘士余表示,“当时股指下行的势头对当时的金融市场的影响就好比一辆重载的油罐车,不管它拉的是煤油还是柴油,在下坡路上刹车失灵了,轻则车毁人亡,重则引发森林火灾、伤及无辜,这叫多重性风险。”
 
“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如果不果断出手,必然会引发更大规模的恐慌,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刘士余认为,果断出手对市场失灵的状况进行紧急修复之后,结果证明此举稳定了市场,为修复市场、建设市场、发展市场赢得了时间。
 
部分机制性措施已解除
证金退出为时尚早
 
“今后当陷入市场完全失灵、连续失灵的情景时,仍然应当果断出手,这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的目标。”刘士余认为,在国际上任何一个资本市场都有这样的案例。凡是股市异常波动,原因都是多方面的,而中国资本市场不成熟的方面包括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成熟的交易者、不适应的监管制度。“对此,证监会必须深刻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加快改革、转换职能,全面依法加强监管,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刘士余表示,“有些措施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措施,特别是一些非常规的机制性措施,在市场已经完全进入自我修复和自我发展状态之后已经解除或者正在退出。但目前还没有考虑中证金融公司退出一事,未来的较长时间内,谈中证金融公司退出为时尚早。”
 
“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必须坚持市场化、法治化这一根本方向。既然是根本方向,就不能动摇。政府的职能不能动摇,即维护资本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离开‘三公’原则就谈不上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谈不上对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只有保护好中小投资者的权益,才能促进中国资本市场稳健发展。”刘士余强调。
 
未来几年不具备
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
 
对于今年1月份推出仅有四个交易日的熔断机制,刘士余表示,当初研究论证实施熔断机制的根本出发点是为了防止股市巨幅波动,为了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在论证研究过程中,沪深交易所和有关机构也就熔断机制征求了意见,征求意见的覆盖面比较广泛。”
 
实际上,在熔断机制推出之前,征求意见过程中形成了较高共识,但最终熔断机制推出以后,客观上造成了助跌效果,制度运行结果与推出熔断机制的初衷基本背离,证监会立即叫停了熔断机制。
 
对此,刘士余认为,熔断机制在实施的时候可能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主体结构考虑不周。“我们在不断扩大开放的全球化环境中,资本市场的制度安排重构要吸取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但每一项改革必须牢牢地立足中国国情。”
 
“单从投资者结构角度来看,A股是中小投资者占绝对主体的市场体系,这在世界上是不多见的。未来几年,可以预见,我们的市场投资主体结构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所以未来几年我们也不具备推行熔断机制的基本条件。”刘士余强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