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法国劳动法改革引发罢工潮 是时候该来谈谈“法国梦”了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从带薪休假、薪资标准到工作时长、裁员制度,法国劳动者对权益的捍卫闻名世界,而规定了上述内容的劳动法更是法国一切劳动制度的蓝本,缔造了今日被无数人向往的“法国梦”。

3月9日反劳动法改革游行队伍中有很多是大中学生。(图片来源:法新社)

 

从带薪休假、薪资标准到工作时长、裁员制度,法国劳动者对权益的捍卫闻名世界,而规定了上述内容的劳动法更是法国一切劳动制度的蓝本,缔造了今日被无数人向往的“法国梦”。

 

然而,近日在法国,上到总统总理,下到工会民众都因为劳动法改革闹翻了天。3月9日,法国各地有数十万人上街示威,反对劳动法改革法案,在里昂甚至还发生了暴力事件。劳动制度,是“法国梦”里不可触碰的雷区?

奥朗德和瓦尔斯。(图片来源:资料图)

 

劳动制度改革,谁提谁“倒霉”?

 

2016年2月18日,法国政府公布了由新上任的劳工、就业与社会对话部长米利安姆·库姆里(Myriam El Khomri)提出了新劳动法(即“库姆里法案”),法案包括实际取消每周35小时工作制,削减35小时以外的加班费,并给予雇主更多自由解雇员工和削减成本。该法案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争议,更成为了日后法国多地罢工、游行的直接导火索。据民调显示,虽然大部分法国人支持改革劳动法,但70%的人反对目前的改革方案。

 

十年前,时任法国总理德维尔潘向国会提交就业法案,并使用法国宪法所赋予总理的权力,强制议会通过该法案,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更断送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十年后的劳动法改革更是引爆了现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总理瓦尔斯之间的紧张关系。2016年对于奥朗德来说是关键的一年。他希冀通过劳动法改革作最后一搏,给予企业从未有过的灵活性,由此换来开创大批就业岗位。但是由于国内民众的反应,使得当初因形势需要而结成盟友的这两位中央首脑,今天表面上看来团结一致携手治国,但已有法国媒体更是提出了如果总统放弃《劳动法》改革,瓦尔斯是否会辞职的问题。

 

3月9日是《库姆里法案》被提交政府联席会议审议的日子,这一天,据不完全统计,法国全国各地有22万人(工会称有50万人)上街示威,共发生了140多场罢工、抗议、示威、游行活动。

3月9日,法国数十万人总罢工,抗议劳动法改革。(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创造就业岗位?民众:给企业太多权利了

 

法国铁路四大工会之间一直对铁路改革有分歧,此次统一行动还是2013年联合罢工后的首次。法国国营铁路公司(SNCF)管理部门指出:当天上午全体职工的罢工率为35.5%。UNSA工会(铁路公司第二大工会)强调:列车司机与查票员的罢工率超过了60%。法国《地方报》报道,法国铁路工会提出的要求是,招募更多员工、增加工资以及改善工作条件。法国“24小时”网站消息称,法国铁路工会还表示,法国铁路系统的管理现在已经成为一场“灾难”,到目前为止,1400趟列车因为员工不足被取消。

 

除了铁路工会,法国一些年轻人组织和其他工会也表态响应铁路部门的行动。在线请愿反对该劳动法提案的签名者数量已达100万人。法国工人力量工会(FO)和全国学生联盟(UNEFf)表示,全法国游行人数为40至50万;而内政部公布的示威人数为22万。

 

上街反对修改劳动法的不仅仅是年青人或工会人士。里昂的大学生和高中生示威者认为,法案中“没有任何一条措施是好的”,我们要求撤销。21岁的大学女生洛尔说:“这套法案将使就业不稳定和贫困现象加剧,不是向企业解雇职工提供方便就能够开创就业岗位!”她的同学卡蜜伊也表示:科姆里法案“给予企业太多的权利”。

 

一名退休的老人对法新社记者表示,我55岁了,快退休了,我9日上街抗议,想到的是我的子孙。里昂一名大学生表示,“库姆里丽法案”会让我们吃了上顿找下顿。

 

一直以来,在劳工权益的面前,法国企业作为雇佣方处在相对被动地位,工会与企业家的矛盾由来已久。此次劳动法改革的一个目的便是为了促进企业家与劳动者之间的“对话”。奥朗德表示:“先前的劳动法并没有充分体现劳动者以及作为雇佣方企业的自身利益与需求,政府力求通过劳动法改革完善社会对话,为企业与劳动者间的沟通创造更大的空间,同时使得相关条款的制定更加贴合社会实际。”

 

奥朗德的理想国渐行渐远?

 

然而,显然政府的“美好设想”和民众的实际体验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偏差。

 

杭州《青年参考》报道,奥朗德曾在2013年一次全体内阁部长参加的夏季研讨会上大谈特谈法国未来10年的发展规划,畅想2025年的法国,法国媒体当时将此戏称为他的“法国梦”。

 

在奥朗德脑中,2025年的法国是一个理想国,而“主权”、“杰出”和“团结”是理想国的三大基石。

 

“主权”是指法国在政治、外交、军事上的独立。奥朗德认为,法国要保证在世界上的话语权,维护国家利益和捍卫其价值观,同时寻求经济和能源上的独立。

 

“杰出”是指经济上的优异表现。在债务危机和高失业率的双重压力下,增强经济实力无疑是奥朗德的一大心病。他主张扬长避短,发挥传统优势,提高国际竞争力。

“团结”是指促进所有公民的融合,捍卫法国的生活方式和文化。

 

目前,还未从债务危机中走出来的欧洲不仅面临着一体化的停滞不前,法国自身经济复苏进展缓慢,同时,还遭受着恐怖主义的威胁以及源源不断的难民危机。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国离奥朗德畅想的理想国看起来只能是越来越远。

 

而现有的劳工法以及相关的劳工保障制度运行多年,并深入人心。劳工保障与所有法国人息息相关,而大家熟悉的条款执行多年,已经被打上了历史烙印,其背后更是人们习惯的模式。此时,一旦相关条款规定发生变动,那么牵动的将是所有法国民众的生活方式,因此改革难度远比想象中更加困难。

 

究竟怎样的“法国梦”才是符合当下的情况与法国未来的发展,或许这样的疑问才是引发了如今一场场不间断的罢工的真正源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