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澳低税养老金缴款如设限2万澳元 每年可向富人征15亿澳元


来源于:澳洲日报

摘要:为《澳洲金融评论报》制作的模型显示,如果对享受低税率的养老金缴款设定2万澳元的上限,将主要打击到较富裕的人群,并且可以每年征得15亿澳元的税收。

为《澳洲金融评论报》制作的模型显示,如果对享受低税率的养老金缴款设定2万澳元的上限,将主要打击到较富裕的人群,并且可以每年征得15亿澳元的税收。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如果对享受低税率的养老金缴款设定2万澳元的上限,面临最大增税幅度的将是收入顶层10%的纳税人。

 

如果在2016-17财年实施这一限额,他们平均将需要额外支付570澳元的税金。此外,这一类别的纳税人包括30多万名男性和8万多名女性。

 

但如果实施这一政策,还有一小群收入较低的人也将付出代价,据信,澳总理谭保政府正在考虑这项政策。

 

根据格拉坦研究所的数据,平均而言,在2016-17财年,最低收入者只需额外支付4澳元,而中等收入者将额外支付20澳元或30澳元。

 

相反,收入顶层10%的60-64岁人口,平均需要额外支付1129澳元的税金。格拉坦研究所的所长戴利(John Daley)表示,这个人群很有可能会改为投资其他领域。

 

戴利说,现有的3万澳元限额(适用于绝大多数纳税人)应该被降至2万澳元,甚至进一步降低至1.1万澳元。

 

“显然,这会影响到更多纳税人――约170万人。”他说。“但相应地,这就不只是每年筹得15亿澳元,而是可以筹得37亿澳元。”

 

后座议员们警告说,他们反对削减低税率的养老金缴款上限,相反,他们希望政府采取另一种模式,即个人的养老金缴款税率,为他们的最高边际税率减掉15%。

 

这种模式最早在肯亨利税务审查报告中提出,并且获得了一份德勤(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论文的支持。

 

但戴利表示,这种方法会加重六成纳税人的负担,提高雇主的管理成本,并且让那些收入非常高的人(也是那些最不可能领取老年金的人)继续从养老金上获得非常大的税收优惠。

 

格拉坦研究所分析了税务局的数据之后,指出只有66.2万名纳税人会受到2万澳元限额的影响。

 

四分之一的额外税收将来自40-49岁的人群,他们每年平均额外支付94澳元。40%来自50-59岁人群,每年平均多付180澳元。

 

23%的额外税收来自60-69岁人群,他们的养老金缴款金额较大,获得的税惠也较多,尽管他们已经到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