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养老金12连涨 三个问题需明确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我国8000多万名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或将迎来“12连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

我国8000多万名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或将迎来“12连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

3月5日,财政部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的预算报告草案中提出,自2016年1月1日起,按6.5%左右提高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并向退休较早、养老金偏低的退休人员和艰苦边远地区企业退休人员适当倾斜。
                          
如果预算报告草案得以通过,各地将据此调整各自的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这是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调高比例12年来首次低于10%。我国企业退休人员月人均基本养老金,已从2005年的700多元提高到2015年的2200多元。

“十多年来,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连续增长超过10%,主要依靠国家财政支持,一是因为养老金起点较低,二是因为经济快速增长。”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蒋洪说,“这两年经济增速放缓,今年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上调6.5%,与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和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基本同步。”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2015年我国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7万亿元,总支出2.3万亿元,当期结余3000多亿元,累计结余3.4万亿元,但各省份之间差异比较大,从长远看,应对人口老龄化需要增强基金的持续发展能力。

值得重视的是,我国的养老保险是“代际赡养”,也就是工作的人赡养已经退休的人。一个亟须应对的问题是,我国的赡养比已经降到2.9∶1,老龄化加速形势严峻。

与养老保险基金存在的支付风险对应的,是我国较高的社保缴费比例。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黄建平说:“现在企业负担最重的就是社保缴费。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在内的‘五险一金’,企业和职工合计缴费比例已经超过职工工资的三分之一。我们这个企业,一个员工缴费700元至800元,这不仅增加了企业成本,削弱了竞争力,而且对解决就业不利。”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日产总经理郭振甫表示,社保缴费比例过高已经直接影响到工薪阶层的收入,也成为企业的负担。

“这导致企业给员工的涨薪很难体现出来。”郑州日产方面测算显示,企业人工成本如果每年增加8%,表面上职工的工资增长5%,但这5%基本只够维持社保基数的上调。“也就是说每年5%以下的调薪无法带给工薪阶层可支配收入的增加。”郭振甫表示,企业在进行人工成本核算时,均会有一定的预算,而事实上,尽管企业预算在增加,但是很难让员工的工资出现实质性提高。

在郭振甫看来,社保缴费过重已经造成了一些负面问题。由于负担太重,相当一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为了降低人工成本,都尽量少缴甚至不缴,直接影响了社会统筹的收支不平衡。

2月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通过官网回应我国社保缴费比例高的问题时表示,我国养老保险基金支撑未来的养老保险支出已面临很大压力。同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承担了历史债务,人口老龄化日益加重的趋势不可逆转,我国统筹层次较低影响了基金在全国层面的调剂。随着老龄化加速,退休人数逐年增长,我国企业离退休人数已从2004年的3775万人增长到2014年的8015万人,养老保险基金负担越来越重。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已连续11年调整,月人均基本养老金从2004年的647元提高到2015年的2200多元,基金支出额越来越大。

预算报告草案提出, 2016年我国将完善职工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坚持精算平衡,建立更加透明易懂的收付制度,进一步健全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激励约束机制。2016年,还将完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研究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

据人社部统计,2014年我国企业离退休人数已达到8015万人,即便不加上2015年退休的企业员工,按6.5%的增幅计,一年也要多出1375亿多元的养老金。
                                
三问养老金连涨

6.5%幅度是否合理?

公开资料显示,此前11年,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是以每年至少10%的增幅上调。这是涨幅定为6.5%,是否合理?

全国人大代表、湘西老爹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儒斌认为,企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连续增长10%,主要是依靠国家财政补贴支持。

“近年来,随着我国财政增速放缓,财政对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的补贴压力明显增加。”田儒斌说,“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上调6.5%,与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和财政收入增长速度是基本同步的。”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认为,养老金此前连续多年上调10%,一是因为养老金起点较低,二是因为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养老金涨幅要高于物价涨幅,但不宜长期超过工资增幅,只要在两者之间,都是合理的。

衡量退休人员生活水平通行的指标是“养老金替代率(职工退休时的养老金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水平之比)”。国际经验显示,当养老金替代率达到70%左右时,退休人员的生活水平与在职时大体相当,而低于50%时生活质量则明显下降。

“按照养老金与缴费工资基数的比值计算,2014年我国养老金替代率达到了67%。”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说,尽管统计口径不同,替代率的结果存在差别,但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替代率近年来一直在上升。也就是说,退休人员的生活水平正在逐步提高。

两个“倒挂”怎么办?

养老金连续上调,一些地方和行业出现了两个“倒挂”的现象:一是“赶上点”的退休人员养老金比多缴、长缴的退休人员养老金高;二是退休人员养老金比在职人员还要高。

“解决这两个问题,最根本的是要改革养老金计发办法和调整办法。”金维刚说。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说,目前人社部正在对养老保险体系进行顶层设计,推进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是完善个人账户,体现激励、约束两方面的作用。

“在体现长缴多得、多缴多得的同时,也要体现二次分配的公平性,也就是缴费和待遇相联系但不成正比,养老金应适当向低收入群体、弱势群体等人群倾斜。”褚福灵说,“否则由于基数不同,都是同样的增幅,会造成养老金绝对差距越来越大。”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奉化滕头集团董事长傅企平建议,建立养老金调整机制,除了体现上述精神,在参数指标设计上,还要兼顾退休人员的需要。

按照基本养老金调整的参照指标分类,国际上主要采用三种调整方法:一是参照消费物价指数,二是参照工资增长率,三是综合参照物价指数和实际工资增长率。

但消费物价指数是一个综合性指数,有“以全概偏”之嫌。例如,手机、电脑等商品价格可能持续下跌,但退休人员需求较少;而食品、副食、医疗服务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可能持续走高,退休人员需求多。

“因此,养老金调整机制应选取与老年人密切相关的生活必需品和服务的价格涨幅等作为挂钩指标。”傅企平说。

田儒斌还建议,国家应大幅度降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缴费费率,让更多低收入人群参加职工养老保险。

1375亿多元从哪里来?

养老金上调,钱从哪里来?据人社部统计,2014年,我国企业离退休人数已达到8015万人,即便不加上2015年退休的企业员工,按6.5%的增幅计,一年也要多出1375亿多元的养老金。

“去年养老保险基金的总收入是2.7万亿元,总支出2.3万亿元,当期结余3000多亿元,累计结余是3.4万亿元。”尹蔚民说。但各省份之间差异比较大,从长远看,应对人口老龄化需要增强基金的持续发展能力。

我国的养老保险是“代际赡养”,也就是现在工作的人养已经退下来的人。一个需要加以应对的问题是,我国的赡养比正在逐步降低,原来是3.3:1,现在已经降到2.9:1,而且老龄化正在加速,形势严峻。

全国政协委员司富春建议,我国应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现在我们是省级统筹,如果实行全国统筹,我们可以在更大范围内调剂余缺、抵御风险。”他还建议,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实现保值增值。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