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二孩放开前遗留欠费 由各地“结合实际妥善处理”


来源于:财新网

摘要: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在3月8日下午就“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全面放开生育没有时间表;若生育违反现行法规的,还将继续征收社会抚养费。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在3月8日下午就“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全面放开生育没有时间表;若生育违反现行法规的,还将继续征收社会抚养费。
 
 
全面放开生育没有时间表
 
自2016年元旦起,随着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法完成,全面二孩政策在全国正式落地。李斌透露,全国符合全面两孩政策的夫妇大概有9000多万对,政策全面实施以后,预计未来几年新生儿会有所增长。
 
但是,对于什么时候全面放开生育的问题,李斌表示“没有时间表”,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还要长期坚持。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还表示,全面两孩政策的前提是计划生育国策要继续坚持;继续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就要继续对生育超过二孩者,实行社会抚养费的征收。
 
然而,社会抚养费究竟是行政罚款,还是用于补偿社会资源的行政收费,一直没有清楚界定。国务院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授权地方政府制定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和办法,赋予了地方极大的自由裁量权。
 
2015年3月,来自全国20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56位法律学者,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提交建议书,建议尽快启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全面修改,废除生育审批制度,取消社会抚养费制度。
 
王培安指出,对于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前,也就是2016年元月1日之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已经依法处理完成的,应当维持处理的决定;尚未处理或者处理不到位的,由各省市自治区结合实际,依法依规,妥善处理。
 
 
2014年11月,国务院法制办向社会公开征求了意见,拟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改为《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并拟修订《办法》中的部分条款。在记者会上,王培安表示,鉴于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后,情形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根据变化的情况,还需要进行研究评估。
 
过去,政府征收巨额社会抚养费的另一问题是款项去向成谜,甚至成为滋生腐败和产生权力寻租的温床。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曾指出,社会抚养费年规模在200亿到300亿元之间。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独立学者何亚福计算,从1980年到现在,若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实际被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由此可以计算得出:1.5亿至2亿超生人口的超生罚款总额是1.5万亿至2万亿元。
 
其中,不少社会抚养费曾被返还给基层计生部门和乡镇政府,甚至被明文规定为计生人员的奖励。
 
常年关注计生政策的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吴有水曾于2013年7月曾致信31个省份要求公开社会抚养费数额和用途,但仅有24省公布总数,且用途仍不详。
 
国家审计署在2013年曾对45个县的社会抚养费进行了审计,结果显示,这些地区普遍存在挪用截留及“返点”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曾指出,社会抚养费的征收蕴含着错误的政策假设:孩子生育多了,是整个社会在为他抚养,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认为征收社会抚养费“非常荒唐”。
 
应对生育意愿低 政府出组合拳
 
2016年初,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的出生人口为1655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96‰。而2014年的新增人口为1687万人。放开单独二孩后的生育小高峰不仅没有出现,2015年全年的出生人口和2014年相比还不升反降,远低于官方预期。
 
据财新记者了解,2015年新出生的1655万人口中,肯定还包含了“单独两孩”的贡献。有卫计系统人士坦言,可以看出“一孩的生育意愿正在降低”。
 
生育意愿的大幅降低比政府预想的情境更早来临。目前,中国的生育主力军是“85后”的年轻人。但卫计系统评估,他们的生育意愿普遍较低,甚至不想生。“这个趋势需要高度关注”。
 
李斌在记者会上表示,全面二孩放开后人们仍旧不想生的顾虑,主要集中在影响妇女就业、孩子照料、怎么解决入托和入学以及养育孩子的成本上。
 
对此,政府今年将从保障女性就业权益、增加教育等公共服务资、加强月嫂等看护人员培训、完善生育保障和住房税收等相关经济社会政策、增加妇产科和儿科的床位等方面入手,解决“不敢生”的问题。
 
不过,有学者呼吁,面对低迷的生育率和生育意愿,中国需要立即取消生育限制并鼓励生育,提供配套服务。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兼任教授梁建章曾共同撰文指出:即使立即全面放开生育,去除堆积反弹因素,中国的自然生育率也会远低于更替水平。养育成本增加、老龄化迅速恶化,社会和家庭的经济及心理负担不断加重等抑制生育意愿的因素,正在形成恶性循环。
 
黄文政、梁建章预计,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在未来10年,中国22岁至29岁的生育旺盛期的女性将萎缩42%,这恐使中国的出生人口到2050年前后,萎缩到每年约800万人。而这将只占世界全年出生人口的5%,他们评估,中国要将生育率提升到世界平均,可能还需要再两三代人时间。
 
而李斌则指出,2015年全国总人口是13.75亿人,峰值人口大体会在14.5亿人左右。官方认为,到2050年,全国总人口预计还有13.8亿人,相当于今天总人口的水平。“从经济、社会、人口、资源、环境的相互关系来看,总体上都是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