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19岁华生销赃400万澳元 逃课跑遍全澳银行存款


来源于:澳洲日报

摘要:澳洲地方法院法官下令拘留身材矮小的19岁的中国学生冯毅,稍早他承认自己持有400多万澳元的犯罪所得。

19岁的冯毅(音译,Yi Feng)看起来像是最不可能犯罪的那种人。

他瘦巴巴的身材,穿着长及脚踝的印花运动服,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沉迷于Xbox的宅男,而不是一个处理数百万不义之财的犯罪分子。

但上周五(3月4日),地方法院法官下令拘留这名身材矮小的中国学生,稍早他承认自己持有400多万澳元的犯罪所得。

费尔法克斯媒体取得了冯毅向银行存入400多万澳元犯罪所得时的存款收据。

“我以为我的律师马上就会过来。”冯毅通过一名翻译告诉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以此来解释为什么没有律师代表他出庭。

“不,你没有律师——你已经好几个月没跟律师谈过了。”主审法官布莱克莫(Anthony Blackmore)审阅过案件资料后回答道。

当这名来自北京的中国学生被告知自己很有可能被判刑,而且他的保释也被吊销了之后,似乎感到非常震惊。

但一份控辩双方均认可的案件事实陈述,表明冯毅可能需要在狱中度过十分漫长的岁月。

案件事实陈述指出,冯毅在2014年7月持旅游签证来到澳洲,在之后的两周内,他开始带着一个个装满现金的包袋到全澳各地的联邦银行(CBA)和西太银行(Westpac)分行,把这些钱存入十多个不同的账户。截至同年12月8日——也就是来澳不到5个月之后——这位已经成为新南威尔士大学学生的年轻人,已经存入了68笔款项,总计405万6930澳元。

每一笔存款少至2万澳元,多至8万澳元,而且往往被分散存入不同的账户,这些账户的名字看不出什么名堂,例如Auschain投资信托(Auschain Investment Trust)还有谢乔治投资有限公司(George Xie's Investments Pty Ltd)。

当警方检查冯毅的iPhone时,他们发现了一系列通过微信(Wechat)应用程序进行的在线对话,这名中国学生从中接收一名他称之为“大哥”的男子的指示。

有些时候,这名被称为“大哥”的男子——因法律原因,其真实姓名不能公开——会询问冯毅第二天有没有时间“干活”;而另一些时候,冯毅会主动联络该男子,询问他“大哥,明天有没有活干?”

“我最近都没什么活干啊,我也不晓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排在轮班表上。”这名年轻学子在一则信息中说。

根据控辩双方均认可的案件事实陈述,冯毅会与该男子进行一系列文字信息及电话往来,确定一个会面地点,之后,该男子会把现金交给他,指示他要存多少钱,以及存给谁。

一旦完成任务,冯毅就会通过微信给“大哥”发去一张银行存款收据的截图,以证明交易完成。

案件事实陈述指出:“冯毅不惜为了存钱而出门旅行,他的生活方式和大学出勤全部都是围绕着这些旅行来的,他会逃课,而且觉得根本无所谓。”

有几次,这名19岁的年轻人甚至会招募大学同学帮他“干活”。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的学业一落千丈。

“大哥,我在这里有麻烦了——我没考过70分,已经第二次收到警告信了。”他在一则发给“大哥”的信息中说。该男子回复:“没事,专心上课。”

警方调查冯毅数周之后,监控了他与“大哥”在悉尼城区Rhodes会面,然后于2014年12月8日逮捕了他。

在会面之后,冯毅前往附近的一家银行分行,存入了一捆捆50澳元和100澳元面值的现钞,总计4.5万澳元。

警方拦下他们的车辆时,冯毅和“大哥”都在车里,警员们在他们脚边找到了一个黑色的运动包,里面装着15万澳元的现金。

冯毅稍后向警方承认,他遵照“大哥”的要求进行了多次存款。但他表示,那名较年长的男子很有钱,他也没问过这些钱是从哪来的。

冯毅表示,存钱只是“帮个忙”,因为另一名男子会把他介绍给对他很好的人。

去年10月23日,冯毅承认持有10万澳元以上的犯罪所得。

法庭将于6月16日对他进行宣判。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