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王儒林口中的贪腐官员都是谁


来源于:财新网

摘要:山西是近年来反腐的“风暴眼”,以八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为代表的“山西群虎”接连倒台,令“反腐”成为问政山西的一个关键词。

山西是近年来反腐的“风暴眼”,以八名副省部级以上高官为代表的“山西群虎”接连倒台,令“反腐”成为问政山西的一个关键词。3月6日下午,在山西团开放日中,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儒林,分别列举了三个例子,说明腐败如何破坏山西经济、威胁山西政治生态。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这三人分别是晋商银行原董事长上官永清,吕梁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张中生,以及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李建功。
 
 
金融界女高管斥资3.9亿元买飞机
 
王儒林称,2015年查处的山西省某金融机构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在给企业贷款的时,要求企业在正常付息之外,还要以2%顾问费的形式,支付给这名官员控制的公司;该高管组织了12家企业,各出资3420万元人民币,花了3.9亿元人民币,从国外购买公务飞机,方便自己的生活。这位贪腐官员,就是晋商银行原女董事长上官永清。
 
上官永清今年53岁,山西晋城人,山西财经大学毕业,浸淫山西省金融界33年,历任临汾地区工商银行副行长、党组成员,工商银行山西省榆次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工商银行山西省晋中分行行长、党委书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太原办事处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总经理,以及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
 
2009年,晋商银行正式成立,上官永清出任董事长,2014年又任山西国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2015年7月,上官永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作为曾经的山西金融业峰线人物,上官永清与地方高官、商人牵连颇多,甚至被称为山西政商链接中“关键一环”,她是山西“飞行俱乐部”及山西“汾酒会”两个圈子的重要成员。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从接近办案人员人士处获悉,上官永清被调查后,在其家中抄出70箱纪念币,有面额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币、面额100元的龙币等。此外,上官云清或存在年龄、简历造假。
 
“吕梁教父”张中生贪腐数额达6.44亿元
 
反腐风暴席卷至今,按官方披露的数据来看,贪污上千万元人民币的官员不在少数,涉案金额过亿的情况亦不罕见。不仅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这类曾手握重权的正国级官员贪腐过亿,“小官巨贪”也屡见不鲜。王儒林3月6日披露的一个副市长,查实贪腐6.44亿元人民币,超过了山西九个贫困县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
 
山西官场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通过王儒林举例中所描述的情况可知,这位副市长,系吕梁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张中生。
 
张中生今年63岁,其出生地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是当地的优质煤种主产地。16岁时,张中生赴邻县中阳县任职,第一份工作是该县粮食局的保管员,由此开始他深耕中阳官场34年的生涯。
 
中阳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兴起炼钢热,与柳林县的煤炭作坊相呼应。张中生与从事炼钢的中阳商人袁玉珠相识,由此开始了二人30余年的交情与合作。
 
2003年,吕梁迎来一次大范围人事调整,张中生从中阳县委书记升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吕梁撤地改市后,张中生担任吕梁市副市长。这一年,他与如今已落马的山西副省级官员聂春玉、白云等多位官员搭班管理吕梁。“一主三化”政策开始主导吕梁发展,就是坚持以发展民营经济为主,全力推进传统产业新型化、城乡统筹一体化、区域经济特色化。
 
在此政策主导之下,以“煤炭开采、炼焦以及炼钢”为主的民营经济,成为当地的主要支柱,联盛能源、大土河焦化、中阳钢铁等企业,都借助当时的机会兼并重组、扩大规模,成长为当地乃至山西省内民营企业的龙头。中阳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袁玉珠当时曾对媒体表示,2003年,他们的奋斗目标是完成基本建设总投资5亿元,完成炼钢产量160万吨。也是从那时起,中阳钢铁的二十里厂矿成为了当地人值得炫耀的景色。在这背后,当地人称,袁玉珠的每一步发展,都离不开张中生的扶持,中阳钢铁则成为张中生的钱袋子,二人的合作成为了权钱搭配共生的典范。
 
 
在张中生分管吕梁市煤炭资源配置的十年间,吕梁市因为一路飙升的煤价,迎来了它的经济高速增长期。张中生因此获利巨大,有报道称,一位吕梁的处级干部透露,吕梁市委常委会内部通报张中生的案情,受贿额超过6亿元;另一位接近山西省检察院的消息人士称,张中生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以上,已知有11位煤炭富豪向其大额行贿。涉及张中生一案的吕梁富豪,包括大土河公司贾廷亮与中阳钢铁有限公司袁玉珠。目前,贾廷亮和袁玉珠均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批捕。
 
财新记者在中阳县曾看到两处连排几十米的别墅,当地人称,这是2013年张中生退休后,依据“两山夹一沟,辈辈出阁老”的风水给自己修建了两处别墅,一处位于中阳县二郎坪上,青砖相连数百米,现已停工。另有一处别墅,位于中阳县雷家沟,从门外向里探视,可见占地近10亩的院落和中式门庭。
 
但他还没来得及享受别墅生活,就于2014年5月落马,2016年被山西省检察院以受贿罪逮捕。
 
国土厅长李建功疯狂买官卖官
 
王儒林还举一例,勾画“权钱交易”过程:“有一个素不相识的老板找一名厅长办事,这名厅长犹豫了。老板就从他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写上‘给你三千万干不干’。厅长看完之后,老板马上就把纸条塞到嘴里,吞到肚子里去了。厅长一看,此人可靠。事儿办了,三千万也如数收到。”
 
有接近山西省纪委的消息人士处告诉财新记者,这位厅长指的是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李建功。李建功于2014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3月被“双开”。
 
根据公开资料得知,李建功是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人,与已落马的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是同乡,李建功于2000年开始踏入山西省国土部门。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李建功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时写了悔过书,其中详细地描述了妻子借其厅长一职的影响力疯狂敛财的过程,还披露了事发后自己指导妻子转移赃款的详细过程。
 
2014年,11月6日,山西省纪委发布消息,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称李建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涉嫌犯罪。2015年2月10日,李建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今年1月14日,中纪委网站刊登了王儒林有关“从严治吏”的言论,王儒林称:“为政之要,唯在得人。山西发生系统性、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教训十分深刻。”王儒林表示,山西大力开展“一倒查六整治”,对涉嫌买官卖官行为人建立特别监督档案,对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李建功等一批疯狂买官卖官用人腐败案件严查,形成强大震慑。
 
近年来,山西官场经历了反腐风暴席卷,因此落马的省厅厅长,除了身居国土要职的李建功,还有山西省环保厅原厅长刘向东,以及交通厅两任厅长王晓林和段建国。
 
2015年3月19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刘向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2月9日,刘向东被依法逮捕。
 
王儒林在2015年10月的一场专题党课上曾讲道:“我们省的一位原厅长,2015年3月被‘两规’。从他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起获了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银行卡、存折、黄金等等,光这些真金白银就有1.5个亿,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这些涉案金额不下两个亿。但他还找私营企业老板借车,车用一段时间他认为旧了,再找那个老板换新的,老板就再给他买新的。”这位厅长指的就是刘向东。
 
 
2014年4月,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向社会公布一批违纪违法案件处理结果,包括省人大常委会城环委原主任、交通厅原厅长王晓林在内的8名党员领导干部因严重违纪分别受到党政纪处分,涉嫌犯罪的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查,王晓林在担任省交通厅厅长期间,工作中玩忽职守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之规定,王晓林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在山西省纪委相关宣教材料中,省交通厅贪腐窝案被定性为“极具典型意义的一个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案件”。全案共涉及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干部170余人,涉及各类企业人员60余人,立案调查13人,移送司法机关10人。除退休后落马的王晓林外,还有时任山西省交通厅长段建国。2013年8月底,段建国被调查,9月被免去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职务。2014年8月,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段建国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消息称,段建国在担任省交通厅厅长期间,工作中玩忽职守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段建国涉案1663万元人民币、5万美元、0.5万欧元和价值34.75万元的金条。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