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楼市“火爆” 众筹炒房团悄然而生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上海、深圳等一线大城市的楼市出现异常“火爆”局面。上海甚至出现民众裹棉被深夜排队抢房的景象。

近日,上海、深圳等一线大城市的楼市出现异常“火爆”局面。上海甚至出现民众裹棉被深夜排队抢房的景象。

 

持续领涨全国的深圳房价2月份再创新高。新房成交均价每平方米48095元,同比增长72.12%、环比增长3.40%;新建商品住宅共成交5410套,成交面积55.69万平方米,同比分别增长172.54%和183.24%

有不少人选择“众筹炒房”或“联合炒房”,即几个朋友先凑首付,并准备好约两年月供资金,彼此签订合约,以其中一位名义买房,约定房价升至某个点时抛出,获得收益后按出资比例分成。 

 

上海公务员赵女士(化名)对媒体表示,这种现象“绝对存在”。“事实上,最近也有朋友拉我一起在苏州联合炒房,这样的情况在江浙沪一带并不少见”,赵女士说。

 

大学毕业不久的庄先生说:“北京的房子一天一个价,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以前总觉得自己还小,没想过买房的事情,等到工作了,北京也限购了。”

 

毫无疑问的是,这项政策将炒房客牢牢的拦在资质门槛之外,但是“一刀切”的结果,也使得庄先生这类的大学毕业生发起了愁,“看着飙升的房价,我是真心着急,可是按照北京市的政策,我需要缴纳五年的社保才能买。五年之后,我还买得起么?”

庄先生计划与两位好友一起“众筹”一套房,“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有北京户口。不过,他还在读研究生,没有购房资金。我也是刚毕业,也没多少积蓄,所以我们与另一个好朋友商量,计划三个人一起买一套房,坐等升值。几年之后,等我有了购房资质,就可以将这套房卖掉变现了。”

 

据了解,庄先生与他的朋友们在北京市朝阳区安华桥附近购买了一套40平米的二手房,售价近200万元,算上税费后,每个人出资约70万元。同时,购房之前,庄先生与朋友们签订了共同购房的协议约定,出售房产的条件是:购房后的2-5年期间,且至少有两个出资人同意。

 

“一线城市的房价今天不涨,明天也得涨,明天不涨,后天也得涨”,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发展和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孙克放说,“总体来讲,土地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是一个稀缺资源,地少人多的趋势短期不会得到改变”。而地产评论人陈宝存表示,最近一轮的疯长是在消化过去3年中土地价格的上涨。

 

庄先生坦言,自己并不想炒房,只是不希望房价挡在生活的前面,“实际上,我并不知道北京房子会不会继续涨,也有人说这是房地产最后的狂欢 。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房价将我逼到死角,我从小就生活在北京,习惯了这里,并不想离开。所以,如果房子升值了,这套房子将成为我日后独立购房的基础;如果房子贬值了那更好,因为等我有购房资格时,就买得起了。况且,目前我也有点积蓄,所以无论房价怎样,我都应该出手,就算投资吧。总比买股票强吧?”

当然,众筹买房也存在法律风险,《物权法》规定,房屋实行登记制,房屋共有人的信息,必须全部体现在《房产证》上。“如果《房产证》上只登记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么该房屋就是这个人的私有财产,并不是共有。即使共同出资人在购买前签署过有关协议,也可以按照借贷关系解决,产权人只需要将他人所出的购房资金归还就可以了。”北京市翱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秀红如是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由于缺乏监管,众筹买房项目的成败几乎取决于发起人的信用和道德,一旦发起人出现问题,就可能出现风险。若众筹购买的房屋无法按时完工,或者出现烂尾楼,会导致所有出资人的产权不能获得保障。

联合炒房的极端,便是“包楼”。一些有实力的投资客会抱团,在看好某个新楼盘后,与开发商协商以某个价格承包下整栋楼,留着自己慢慢卖。

 

由于限购政策,投资客会通过成立公司、购买“房票”等方式获取购房资格。“房票”即购房资格,过去一年,深圳“房票”的价格已从几千元上涨到了数万元。

 

在投资客中有一类特殊人群,即房地产中介从业人员。由于对房地产行业有较为专业的认知和判断,相比于普通购房者来说,中介从业人员更容易接触到处于价格洼地的房源,可以先行买入,待房价上涨后抛出,赚取差价。

 

为此,近期深圳发布一则《关于规范房地产经纪机构和经纪人员购房等行为的温馨提示》,提出房地产经纪机构不得对交易当事人隐瞒真实的房地产交易价格等信息,赚取交易差价。大型中介对中介从业人员恶意炒房、赚取差价的行为明令禁止,一旦发现,不仅要开除,还会进入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的黑名单。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