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澳养老金负担已达政治经济极限 占上财年所得税1/4


来源于:澳洲日报

摘要:一项新的研究称,对今天的工作者来说,养老金成本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已经达到了崩溃点,呼吁将家庭住房纳入申领资格审查,并把提领养老金的年龄提高至60岁以后。

一项新的研究称,对今天的工作者来说,养老金成本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已经达到了崩溃点,呼吁将家庭住房纳入申领资格审查,并把提领养老金的年龄提高至60岁以后。

 

预期寿命不断延长以及不计后果地放宽申领资格,导致养老金的年成本已经升至上财年的440亿澳元,占所得税总收入的将近四分之一——几乎是1970年代初期平均收入工作者的两倍。

 

“到2050年,普通工作者每年为其他人的退休生活支付的钱可能会和他们通过自己的养老公积金为自己付的一样多。”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研究养老金成本不断增加的报告作者考恩(Simon Cowan)说。他说,普通工作者现在每年为养老金贡献3500澳元,而为自己的养老金贡献6270澳元。

 

“预测假设养老金不会再有实质性增长,但基于最近的调涨以及退休人员的政治力量越来越大,这似乎不太可能。”他说。前澳总理陆克文政府在2009年把养老金的单身标准从男性平均周薪的25%提高到27.7%,导致政府的结构性预算赤字大大增加。参议院阻挠了艾伯特政府在2014年把养老金与消费者价格指数连动的计划。

 

自1970年代初以来,养老金和工资的比率已经上升了50%。

 

“经济增长红利从工龄人口转移到退休人口,造成了不同世代之间的不平衡。工作者继续拿出越来越高的工资比重为那些退休人员付钱的意愿必须受到质疑。”考恩说。

 

他说,政府连续推出导致养老金飙升的政策,而预期寿命大幅延长,自1970年代初以来,65岁以上人士的预期寿命延长了7年。

 

而资产上限则从1911年的略低于养老金全年给付标准(当时为310英镑)的12倍,跃升至2011年的5倍。同期,领取全额养老金的退休人口比重从30%增长到75%,虽然总退休人口的比重已经从2%升至11%。

 

政府已经宣布,将从明年1月起收紧养老金的资格审查,把夫妇资产限额从略高于100万澳元降至82.3万澳元,但所谓的家庭住宅依然神圣不可侵犯。考恩说:“必须收紧养老金的领取资格,把家庭住房纳入审查,并且根据预期寿命,继续提高养老金的领取年龄。”

 

这份报告,《世代议价能力的迷思》(Myths of the Generational Bargain)主张把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提高到至少62岁,并且对退休人员消费养老金的方式进行限制。

 

报告说:“把家庭住房排除在外,无疑导致政府向那些原本可以部分或完全养活自己的退休人员支付了数百亿澳元的养老金。”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