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稳健略偏宽松”别成中国版次贷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在上海G20央行财长会议上,周小川首次对以往一贯的“稳健货币政策”松口,称央行货币政策目前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

在上海G20央行财长会议上,周小川首次对以往一贯的“稳健货币政策”松口,称央行货币政策目前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

 

昨日,央行就宣布降准0.5个百分点,似乎是在呼应“宽松”的说法。根据专业机构的估算,此次降准,可能释放出6000-7000亿元的资金给市场。

 

央行突然宣布降准,加上此前1月的信贷激增,以及未来可能提高到4%的财政赤字水平,分析师预计今年或出台更多宽松政策。

不过,这也引来对资产泡沫加剧以及未来高通胀的担忧。

 

官媒:货币政策稳健下略有放松 但绝非大规模刺激

 

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是在“稳健”的基调下略有放松。

 

中国的货币政策继2008年“从紧”和2009年、2010年“适度宽松”后,进入“稳健”状态已是第六个年头。周小川的“稳健略偏宽松”,是央行首度提出的对货币政策状态的全新看法。

 

关于货币政策的描述有五个大范畴:宽松、适度宽松、稳健、适度从紧和从紧。这五个范畴覆盖面都比较大。在每一个范畴里,向左向右都可以有灵活性调整,但是从一个提法换到另一个提法,需要迈过很高的门槛。

 

对货币政策的动态调整,亦是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稳健的货币政策只有灵活适度,才能够为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降低融资成本,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总量适度增长。

 

人民日报也援引专家的观点称,货币政策稳健的基调没有变化,只是灵活度在增加,这是为了支持经济发展,并不是刺激政策,对此需要清醒认识:

 

“虽然央行最近降准,但并不表明中国的货币政策特别宽松了,只是在稳健中又往宽走了一步。”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与商务研究所所长孙华妤说。

 

在孙华妤看来,刚刚实行的降准举措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宽松,因为前期资本流出较多,降准“填坑”的作用更明显。孙华妤说,“去年12月、今年1月,央行外汇占款连续每月下降1000多亿美元,此次降准释放出的流动性刚好能填1个月资本流出的空缺,所以说是‘填坑’作用大于宽松。”

 

据此推测,此次降准仍难解实体经济饥渴,“估计今年还会有两到三次降准”。孙华妤补充说,除实体经济的需求外,供给侧改革也要求财政政策偏宽,财政赤字加大,而只有货币宽后才能支撑财政宽,否则财政政策难以起效。

 

目前种种放宽举措并不代表中国货币政策转向,新华社指出,这仍处界限之内的调整,绝非中国大规模强刺激经济的先兆。理由有两方面:

 

1,对于可能的经济下行风险,中国的“工具箱”仍有一定的货币政策空间。坚持“区间调控”与“定向调控”的调控方式,已成为中国政府在经济转型升级期常态化使用的宏观管理创新方式,是有别于传统宏观调控思路的“巧调控”。

 

2,中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增长率仍运行在合理区间,符合6%-7%的潜在增长率,尽管增速有所放缓,但新的经济增长模式能保证中国经济更加健康稳定地发展;而全球经济只是进入低速发展的“新平庸”阶段,并未出现大的动荡和危机的可能性,中国尚无必要以强刺激应对。

 

未来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宽松 3月可能降息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预计,2016年政府将维持3%通胀目标不变,M2增长率目标为13%。今年将还有3次降准。下次降息可能出现在二季度,但如果人民币前景继续保持稳定并且同时经济数据依然疲软,降息可能提前到3月。同时预计整体CPI将在未来几个月维持在同比2%以下,PPI依然停留在通缩范围内,通胀率将不会约束货币政策。

 

在货币政策保持宽松的同时,财政政策方面,朱海斌预计政府会将财政赤字目标提高到GDP的3%(2015年为GDP的2.4%)。尽管近期市场上存在是否2016年财政赤字目标会被提高到GDP的3%以上的讨论,他认为提高财政赤字目标到3%以上的政治程序需要时间,因此将不会在今年发生。政府在近期将会继续通过预算外措施补充预算赤字,例如政策性银行贷款和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计划的进一步扩大。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截止2015年末,广义货币(M2)余额139.23万亿元,同比增长13.3%;狭义货币(M1)余额40.10万亿元,同比增长15.2%。M2的目标显然超过了政府工作报告目标1.3%,而1月份的M2更是超过14%。可见,M2增速并没有因为外汇占款减少和不降准而下降,足见商业银行的货币扩张能力依然很强,也表明实体经济对资金的需求依然很大。

 

因此,选择13%作为M2增速目标,大致能体现稳健且适度灵活的政策导向。他也认为,CPI控制目标今年估计仍为3%。

 

别是中国版的次贷

在李迅雷看来,今年的逆周期政策可以与2009年的四万亿刺激政策有一比。有助于阻止经济下行;扩大货币乘数,对冲外汇流出;有助于实现五大目标之一:去库存。

 

李迅雷指出,CPI与GDP增速的相关性确实大,但与M2增速关系不大。因此,今年CPI估计会有所上升,如果维持在2-3%之间,也只能算是低通胀吧。但假如说这样持续地宽松下去,能够使得PPI回升,产能过剩问题缓解,同时,资产泡沫也保持不破,那就太一厢情愿了。

 

2009年至今,中国的M2规模不仅超越美国,而且接近于美国的两倍。有人说,这是中国版的QE。但不管如何评价,面对这一经济难题,无论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还是积极财政政策,均不能解决这一难题。

 

美国的三次QE,前提是出清,即企业、金融机构和个人都去杠杆了。然后再慢慢加杠杆。中国目前则是在杠杆的基础上加杠杆,在泡沫的条件下创造泡沫,在债务的基础上增加债务。这就很难实现去杠杆和化解泡沫的目标。如果说,宽松的环境有助于改革的顺利推进,但过度宽松的环境则往往会乐不思蜀。

 

当前大部分人都对于一、二线城市房价的大涨感到担忧,对三四线城市政府推出房地产的优惠政策感到恐惧,担心这会否是中国版的次贷。

 

“围绕着中国长期难题,提出和实施了很多方案,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但还是没有解决这一难题。故最终还是需要回到改革的主题上来,想想该如何去泡沫、去产能、去杠杆。改革是唯一的正解,虽然10多年前大家全都知道了。”李迅雷表示。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