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国法院要求汇丰披露洗钱和解协议遵守情况评估报告


来源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摘要:当穆尔(Dean Moore)的抵押贷款条款修改申请遇到障碍时,他做了和很多人一样的事情:坐在餐桌旁写信表达不满。

当穆尔(Dean Moore)的抵押贷款条款修改申请遇到障碍时,他做了和很多人一样的事情:坐在餐桌旁写信表达不满。
 
但他的这封信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封信让化学家穆尔和他的妻子、兼职书店经理弗莱彻-穆尔(Ann Marie Fletcher-Moore)卷入一场重大纠纷,涉及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 HBC)是否必须公开19亿美元洗钱和解协议遵守情况的报告。
 
穆尔去年11月把信寄给负责监管汇丰和解案的美国地方法院法官格利森(John Gleeson)。穆尔在信中称,披露上述报告将帮助他证明汇丰存在系统性问题,导致该行在他的抵押贷款争端中未能履行保存记录的职责。
 
从表面上来看,穆尔夫妇的抵押贷款投诉似乎与洗钱没什么关系──而且法官格利森称这封信只是他收到的全球对汇丰众多投诉信之一。虽然没有解释原因,但法官决定提升穆尔这封信的法律重要性。1月末,他称这封信中包含要求公开报告的提议,命令汇丰披露报告,此举令银行业感到震惊。
 
披露上述报告将是这类案例有史以来的首次,同时将让人得以窥见当前一种对被控违法的银行越来越常见的处理方式。这些银行一般不会被起诉,而是进入和解阶段,按照和解协议,银行通常会同意接受监管者的督察,详细的判决结果则保密。格利森法官的命令有可能打破这种保密性,辟出一条新的信息渠道。检察机构表示,这条新渠道或许会在将来的案例中威胁到此类和解的可行性。
 
汇丰和美国司法部的检察人员都反对披露报告,称这并不能帮助穆尔摆脱抵押贷款困境。格利森法官则在其要求披露报告的命令中指出,二者之间并没什么联系。
 
格利森法官称,对于穆尔而言监管者的报告可能不含什么有用的信息,但作为公众中的一员,他仍然有权看到报告内容。
 
汇丰对该判决提出了上诉,但判决的影响或许已经产生。汇丰上周披露,独立监管者切尔卡斯基(Michael Cherkasky)在1月的报告中称发现了潜在金融犯罪的例子,同时对该行在执行洗钱和解协议方面的进展速度“明显担忧”。
 
 
穆尔夫妇说,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次经历的真实性。夫妇二人与四个孩子居住在费城郊区,还养了两条狗和一只15岁“高龄”的兔子。除了完成陪审员义务以外,他们从没有在法庭上花过太多时间。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立场,与汇丰、司法部聘请的诸多律师针锋相对。现年50岁的穆尔太太说,近期在布鲁克林一家联邦法庭举行的听证会简直堪比知名电视连续剧《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
 
对于穆尔夫妇的官司一事,美国司法部和汇丰不予置评。
 
在2012年的和解案中,汇丰承认他们没能发现通过其美国分行进行的至少约8.81 亿美元贩毒资金的洗钱行为,并且承认了该公司员工曾经为了逃避美国的制裁清除了与伊朗、利比亚和苏丹的交易数据。
 
穆尔一家在最初希望汇丰能帮助他们度过理财难关的时候对这些情形几乎一无所知。穆尔夫妇称,当时他们在偿还每月逾3,000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方面存在困难。他们的住宅价值约52.5万美元。那时为了治疗弗莱彻-穆尔太太的乳腺癌,他们不得不申请破产。
 
这个抵押贷款是汇丰办理的,穆尔夫妇说,他们从2008年开始写信给汇丰请求暂时将贷款利率降低到7%。他们表示,银行表现得乐于接受,但该行的代表们数次表示,找不到他们上交的贷款条件修改申请。
 
未能如愿的穆尔夫妇去年在网上搜索这家银行的信息时,偶然发现了汇丰银行和解洗钱指控的新闻和监管者的秘密报告。穆尔夫妇称这份报告的细节表明,汇丰的内部控制存在漏洞,他们申请贷款条件修改时发生的情况就是一例。
 
在写给格利森法官的信中,穆尔先生称,他试图修改自己抵押贷款的经历让他觉得汇丰银行违背了与抵押贷款有关的和解条款,并请求法官命令公开监管者的报告以取得验证。
 
格利森考虑摩尔所提动议的决定将摩尔一家从外围的评论者变成了这一联邦案件的主要参与者。这对夫妻花费几天时间研究了美国政府和汇丰为使上述报告继续保密而引用的一些案例。
 
穆尔说,阿莫德奥(Amodeo)案给了他很大的启发。阿莫德奥案是美国政府对阿莫德奥的诉讼,这起诉讼中涉及到一份与汇丰一案中报告类似的、牵涉工会腐败相关问题的报告。
 
穆尔在1月的庭审前提出了披露报告的动议。穆尔夫妇当月开着他们的黑色三菱车去布鲁克林参加了听证会。现年52岁、在一个化学企业任销售主管的穆尔坐在车的副驾驶座,在一个小笔记本上修改着他的辩词。口头辩论持只续了不到一个小时。当月晚些时候,格利森法官做出了有利于穆尔夫妇的裁定。
 
研究过这个监管系统的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加勒特(Brandon Garrett)称,若格利森法官的裁定有效,这将是人们首次看到一家银行就诉讼达成和解后的相关报告。
 
加勒特教授还说,这个裁定可能会最终促使其他银行的相关报告也公之于众。瑞信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和渣打集团(Standard Chartered PLC)也在面临监管安排的银行之列。
 
汇丰和司法部仍在努力争取这份报告不被公开,并在第二巡回上诉法院(Second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就格利森法官的裁定提出了上诉。上诉法院作出裁决可能要数月时间。穆尔在一封回应部分上诉观点的信中曾写道,他觉得自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条小船。
 
随着诉讼过程的推进,穆尔经常整夜无眠,在凌晨时分写信给上诉法院。穆尔太太则在第二天为他检查信件的语法──这是这对从高中就在一起的伴侣在穆尔读研究生时期所使用过的合作方式。
 
格利森法官认为,穆尔迄今为止的庭审表现“令人钦佩”。最近,他建议穆尔夫妇保留舒尔茨(David Schultz)为他们的律师。舒尔茨是一名出色的宪法第一修正案律师,他愿意免费为这对夫妇辩护。穆尔夫妇接受了法官的建议。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