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2月29日上班没工资 加拿大人崩溃了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今年是闰年,二月由28天变为了29天,因此这一年有366天。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由于2月29日是闰日,因此每一个领固定年薪的上班族这一天的工作都是免费的。

今年是闰年,二月由28天变为了29天,因此这一年有366天。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由于2月29日是闰日,因此每一个领固定年薪的上班族这一天的工作都是免费的。
 
对于那些在每个月15号和月底领取工资的上班族来说,每年的工资被分为24份,而每年的工资又是以365天来计算。但是地球围绕太阳运转一周的时间间隔约为365.2422天,也就是说,每隔4年日历上就要多出将近一天的时间。为了解决这个余数,每4年后增加一额外的闰日——即2月29日。
 
 
Halifax的一位人力资源专家Gerald Walsh表示,这样算来,2月29日是传统意义上一年时间之外多出来的那一天,并没有计算工资。他们对待这一天的态度尤其谨慎,一般都会建议老板们提前和员工打好招呼,以避免消极怠工。
 
大部分工薪阶层都会面临2月29日没工资的情况,但小时工就不会受到影响,因为他们是按照小时数领取工资。
 
不仅是无薪加班,无薪实习也让很多年轻人为之烦恼。
 
 
在目前经济艰难、就业职位紧缺的环境下,无薪实习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人为争取工作职位而不得不走的一步。根据统计,在美国,每年有多达100万个没有报酬的实习位置,在加拿大,至少有10万- 30万名年轻人也在做无酬的实习工作。
  
美国“黑天鹅案”曾引起人们对实习生权利的关注。2014年6月,美国纽约联邦法院的一位法官作出裁决,福克斯探照灯电影公司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在2010年拍摄电影“黑天鹅”期间没有对两位实习生支付薪水,违反了最低工资法和加班工资法。法官在裁决中说,福克斯应该对这两名实习生支付报酬,因为他们从事的是与正式雇员相同的工作,为公司提供了价值。
 
艾里克·格拉特 (Eric Glatt) 是“黑天鹅案”的首席原告,他说,即使无薪实习为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培训,但这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雇主往往用无偿实习生来取代有报酬的雇员。不愿公布自己全名的加拿大人凯莉在这方面也有着第一手信息。凯莉曾经在多伦多一个公司的总部工作,负责管理实习生。凯莉说,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该公司先后接收了大约8名实习生,每人实习3个月。
 
开始的时候,这些实习生确实属于额外人手,但当公司前台的接待员职位空缺后,公司并没有去雇用新的全职员工来接替 ,而是让实习生轮流填补空缺,由这些实习生坐到前台,负责迎接客人。美国的一个经济政策研究所说,随着经济受到重挫,无薪实习的人数在不断增多,这是在剥削年轻人和压低工资支出。
  
 
加拿大反对党自由党的议员斯科特·布里森 (Scott Brison) 也同意,无薪实习生正在取代一些有薪酬的工作职位。他唿吁加拿大联邦政府确定可被接受无薪工作的范畴,并修改立法,以保护不断增加的实习生群体,他称之为 “脆弱的一代人”。布里斯认为,在实习领域需要建立更明确的标准,至少需要明确的两点是:
 
1. 实习应培训一个人的工作技能,以有助于他们的早期职业生涯;2. 不能用无薪实习生来取代有薪雇员。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安大略省最近发布了新的说明,明确规定什么样的行为可以构成违法的无薪实习,这两个省的新指导方针也同意,无薪实习需要为实习生提供实际培训,而且不能取代有薪员工。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