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谁离开了上海?学者:低端制造业和产业从业人员被挤出


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2015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同比下降1.5%,这是15年来的首次。

2015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同比下降1.5%,这是15年来的首次。

 

根据上海近日发布的《2015年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至2015年末,全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15.27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1433.62万人,外来常住人口981.65万人,同比下降1.5%。

 

也就是说,2015年上海有将近15万外来人口净流出。

 

在上海房地产市场看涨预期的当前,这样的数据被解读出别样的信号。理由是,人们对于上海房市的看多,一个很重要的逻辑依据在于笃信外来人口源源不断的涌入,市场需求会持续旺盛。那么,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在2015年突现负增长,是否表明拐点已至?

 

对此,长期研究人口问题的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左学金表示,一线城市外来人口增速下降,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但需要具体研究这部分流出人口的构成,若是由于城市产业的变迁和特大城市的人口导向政策而产生的以农民工为主的人口外流,那么并不能影响房地产市场的实际购买力。

 

上海外来人口为什么突现净流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历年统计数据得知,2012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为960.24万人,2013年为990.01万人,2014年为996.42万人。2015年,这个数字为981.65万人。

 

实际上,从常住总人口来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近20年来,上海常住总人口都是增长态势。其中2010年之前处于相对高速增长,2010-2015年增速下降,尤其是2014和2015年这两年,增速很慢。

 

左学金分析,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从2012年就开始下降了,并且此后连续4年下降。从全国来说,流动人口规模从2015年也开始下降。这说明,能够从农村流入到城镇地区、流入到非农产业来就业的劳动力总量在下降。这样的情况会更突出反映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

 

比如北京,2015年,北京市常住外来人口为822.6万人,比上年增加3.9万人,仅增长0.5%。

 

一方面劳动人口和流动人口总量在下降,另一方面,特大城市也在控制人口规模。比如对违规居住的整顿,对小摊小贩的清理等。

 

上海财经大学人口流动与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陈媛媛也认为,上海出现这样的负增长,更多可能是政策导向问题,作为特大城市,上海本身就有人口控制政策。此外,近年来上海产业结构发生变化,也会造成一部分人口的外迁。

 

“基本上100万人口以上城市,人口都是平稳增长的,只能说增速变慢,而不会突然持续外流。”新城控股集团副总裁欧阳捷则表示,这项数据本身可能还需要斟酌。不过,特大城市的外来人口增速放慢,这个趋势是确定的。

 

谁离开了上海?

 

上海常住人口首现负增长,对经济发展尤其是当下聚焦较多的房地产市场会否有影响?这是市场比较关切的问题。

 

受访的专家均认为,这需要研究流出人口的构成。

 

“主要是在大城市从事低端产业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没有户籍的大学生。”左学金说,“农民工群体本来就不是上海的购房主力,因此外来人口增速下降对于上海房价可能没有那么直接的影响,但可能会影响到大家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

 

外界普遍认为,人口净流入的地区房价预期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杰认为,这也要看购买力,一般来说这个逻辑是成立的,人口流入不管是低端还是高端,都代表了一种需求。而人口流出对房价预期有消极影响,这也是成立的。

 

上海的高房价产生挤出效应,一些低端制造业和产业从业人员被挤出上海,但同时,上海也加强了对高端人才的引进。

 

这一方面与房价和生活成本有关,另一方面也是上海产业升级的必然结果。

 

不过,左学金表示,也需要看到,服务业实际上是分两端的,既有金融这样的高端服务业人才,也有如人口老龄化需要的护工,电商发展需要的快递员,这些工种很难用机器人来代替。低端劳动力流出多,就会造成整个成本的上升。

 

但是,这需要考虑低端劳动力的生存和发展,而不是由市场机制进行选择和淘汰。

 

“外来人口流动性很大,他们的养老问题,义务教育和医疗问题,地方政府一般缺少投资的意愿或动力,是否可以加大中央的统筹?比如养老金,很多问题还是要从中央层面加大全国统筹。”左学金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