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奥斯卡颁奖夜使劲“洗白”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汤姆·麦卡锡(Tom McCarthy)的《聚焦》(Spotlight)是一部新闻情节剧

汤姆·麦卡锡(Tom McCarthy)的《聚焦》(Spotlight)是一部新闻情节剧,讲述天主教会掩护许多神父的性侵行为,周日它在第88届奥斯卡奖上获得了诸多最高荣誉,此外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凭借《荒野猎人》(The Revenant)中的表现,首次获得最佳演员奖,该片导演亚历桑德罗·G·伊纳里多(Alejandro G. I?árritu)获得最佳导演奖。
 
 
《聚焦》制片迈克尔·舒格(Michael Sugar)说,希望该片获奖可以“引起梵蒂冈的反应”。他又补充,“方济各教皇(Pope Francis),现在是时候保护孩子们了。”
 
在主持人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的主导下,当晚的颁奖礼成了关于多样化的喧嚣一课,舒格的发言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舒格在做获奖致辞时说了这番话,不少人认为这个奖项本应属于《荒野猎人》。
 
最高奖项的归属为这个喧嚣的年份一锤定音,《聚焦》自从去年九月在一系列电影节上映后就一直领跑,却只能看着竞争对手们获得制片人工会、导演工会和英国电影学院的关键奖项。
 
但是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投票者们也同样感染了这种困惑,它将最佳影片奖授予《聚焦》,同时将最佳表演奖分授四部影片。布丽·拉森(Brie Larson)凭借《房间》(Room)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艾丽西亚·维坎德(Alicia Vikander)凭借《丹麦女孩》(The Danish Girl)获得最佳女配角奖,马克·里朗斯(Mark Rylance)凭《间谍之桥》(Bridge of Spies)获得最佳男配角奖。
 
迪卡普里奥在《荒野猎人》中饰演休·格拉斯(Hugh Glass),这是一个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拓荒者,长期以来,凭借他的表演,他被视为锁定了这一奖项,他领奖时仿佛是该颁奖礼最重要的环节。
 
“《荒野猎人》讲的是一个男人与自然世界之间的关系,”迪卡普里奥说道,并且还补充了一个就算未能更胜一筹,但却也同当晚其他话题相称的政治观点。
 
“全球气候变暖是真实的,它现在正在发生,”迪卡普里奥说。
 
他还向导演伊纳里多致敬,伊纳里多也是今晚多样化主题的一部分。
 
伊纳里多在墨西哥发言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从此确保人们的肤色和头发的长度一样无关紧要。”
 
此前好莱坞或许已经欠了迪卡普里奥四个最佳表演奖,包括他在影片《飞行家》(The Aviator)与《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中的表现,这一次,似乎授予他最佳男主角奖,并授予伊纳里多最佳导演奖已经足够。
 
 
去年,伊纳里多的《鸟人》(Birdman)就获得了最佳影片奖,如果《荒野猎人》再次获得最佳电影奖,将会令伊纳里多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个蝉联最佳影片奖的导演。事实上,他是第三个连续获得最佳导演奖的人,前两位是约翰·福特(John Ford)与约瑟夫·L·曼凯维奇(Joseph L. Mankiewicz)。
 
拉森凭借《房间》一片,众望所归地首次获得最佳女主角奖。她在片中饰演一个与年幼的儿子被性侵者绑架的母亲,主要戏份都发生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她的演出非常精彩。
 
更早时颁发的奖项被授予多部电影,其中残暴的动作寓言片《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Mad Max: Fury Road)获得六个技术奖项。
 
在较早颁发的奖项中,《荒野猎人》只获得一项最佳摄影奖,它被视为该奖项的领跑者。其他获奖影片还包括《丹麦女孩》、《大空头》(The Big Short)、《间谍之桥》、《机械姬》(Ex Machina)和《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
 
直到令人惊讶的最后结尾,颁奖礼都没有对电影表现出太多重视。至少是在一开始,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洛克身上,以及他对好莱坞的种族问题的辛辣提问上。
 
“如果他们给主持人也提名,那我就得不到这份工作了,”洛克用这样一句话给颁奖礼开了场。
 
今年是政治上非常有争议的一年,主持人洛克采取了安全的策略,他讽刺每一个人。
 
“贾达抵制奥斯卡就像我抵制跟蕾哈娜(Rihanna)上床一样,”洛克说,“反正我也没接到邀请!”
 
他讽刺的是贾达·萍克特·史密斯(Jada Pinkett Smith),以及其他呼吁抵制奥斯卡的人,因为本届奥斯卡奖所有表演奖项的提名者和去年一样,都是白人。
 
最后,洛克就多样化问题发表了长篇大论,主要是讽刺,偶尔也有辛辣的评论,比如他嘲讽说,年度的“纪念”奖项应该奖给那些“在看电影路上被警察开枪打死”的黑人们。
 
至于奥斯卡奖,他说,“你们想要多样化?我们有多样化。有请艾米丽·布朗特(Emily Blunt)和更白的查理兹·塞隆(Charlize Theron),”两位女演员上台后,颁发了当晚的第一个奖项:最佳原创剧本。
 
颁奖礼进行到第30分钟,洛克仍然在猛烈抨击缺乏多样性这个问题。他推出一个讽刺小品,让乌比·哥德堡(Whoopi Goldberg)和其他人拼命挤进那些只为白人预留的角色中去。哥德堡站在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旁边,甩着拖把,好像是《奋斗的乔伊》(Joy)里的一幕。在另一个讽刺小品里,杰夫·丹尼尔斯(Jeff Daniels)拒绝付2500美元拯救一个由洛克饰演的滞留火星的黑人宇航员,这一幕是从《火星救援》里来的。
 
 
哥德堡后来介绍了一段来自理事会奖(Governors Awards)的剪辑录像,这个奖授予了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黛比·雷诺兹(Debbie Reynolds)和斯派克·李(Spike Lee)。“黑人要当上制片公司老大,比当美国总统还难,”李说。学院主席谢丽尔·布恩·艾萨克斯(Cheryl Boone Isaacs)紧接哥德堡之后,做了一番关于多样化的言说。
 
“光是听着表示赞同还不够,”艾萨克斯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有个问题直到星期一都未能揭晓,那就是“纪念”环节是否会和往常一样,成为整晚的高潮。此次纪念的人包括杰瑞·温特劳布(Jerry Weintraub)、玛琳·奥哈拉(Maureen O’Hara)、奥玛·沙里夫(Omar Sharif)、大卫·鲍伊(David Bowie)、伦纳德·尼莫伊(Leonard Nimoy)和韦斯·克雷文(Wes Craven)。
 
他们都是白人,而今晚的表演者们大都是黑人。与此同时,他们代表了奥斯卡学院的过去,正如艾萨克斯承诺的,新的流程和规则将会作出改变,带来更加兼容并蓄的未来。
 
当晚随着颁奖的继续进行,话题还在走向严肃。副总统约瑟夫·R·拜登(President Joseph R. Biden)也做出了贡献,他登台介绍Lady Gaga表演关于校园性侵的纪录片《狩猎场》(The Hunting Ground)中的歌曲《直到这在你身上发生》(Til It Happens to You)。“我是认真的,抓住机会,”拜登请人们关注这个话题,此外《聚焦》中的麦卡锡先生与《大空头》中的麦凯(McKay)先生也呼吁人们关注自己的影片中所提出的问题。
 
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由《007:幽灵党》(Spectre)中的歌曲《墙上的字迹》(Writing’s on the Wall)获得,这并不是一个政治化的奖项,但这首歌作曲者之一的山姆·史密斯(Sam Smith)把自己的奥斯卡奖献给全世界的L.G.B.T群体。
 
维坎德凭《丹麦女孩》中饰演的角色获得了最佳女配角奖,这是当晚颁发的第一个表演类奖项。维坎德是居住在伦敦的瑞典人,这强调了提名演员的国际化特征。奥斯卡奖的最佳表演奖提名中,全部获得提名的20名演员不仅全是白人,而且有整整一半都来自英联邦,自从60年代以来,这还是第二次。
 
里朗斯凭《间谍之桥》中的表演获得了最佳男配角奖。他也从伦敦做了发言,里朗斯在片中饰演一个苏联间谍,擅长民族性格上的扭转是英国演员的特征之一,但他更热衷谈论表演上的挑战,而不是选角政治方面的问题。他说,“这是身为演员的好时代,谢谢。” 
 
最佳外语片获得者是反映匈牙利纳粹大屠杀的《索尔之子》(Son of Saul)。它的获奖也是众望所归,提醒人们电影文化属于整个世界,它所表达的哀伤甚至大于美国的种族忧患。
 
在较早时候,《疯狂麦克斯4:狂暴之路》获得服装设计、制作设计、剪辑、声音剪辑、混音和化妆与发型六项大奖,这表明《荒野猎人》在今晚经历了一个先苦后甜的历程,因为《荒野猎人》也同时获得了这些提名。但是这一串荣誉没有属于伊纳里多,而是给了残暴、活跃的《疯狂麦克斯》系列背后的资深电影人乔治·米勒(George Miller)。
 
在整晚最奇怪的一个时刻之一,皮克斯公司――通过《玩具总动员》(Toy Story)三部曲中的伍迪牛仔和巴斯光年在最佳动画片环节为自己公司的《头脑总动员》颁奖。这部影片是以一个女孩头脑中的情绪为主人公,里面充满色彩——红、蓝、黄、绿、紫——但是仍然没有黑色。
 
最佳纪录片《艾米》(Amy)是关于因滥用药物去世的歌手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的故事。它在获得最佳纪录片提名的影片中是个异数——它来自A24公司,颇受欢迎,票房不俗,在家庭影院市场也销量颇高。这部影片在同《发生什么了,西蒙妮小姐?》(What Happened, Miss Simone)和《凛冬烈火:乌克兰为自由而战》(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的角逐中险胜,后两部影片都由其出品公司Netflix做过大肆宣传。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