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德国私营企业从难民身上“淘金”?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安置难民的费用虽然是国家出,但具体业务却常常会外包给私营企业去做。这就使得难民事务成了不少企业争相挖掘的“金矿”。利益驱使之下,丑闻自然也难避免。

安置难民的费用虽然是国家出,但具体业务却常常会外包给私营企业去做。这就使得难民事务成了不少企业争相挖掘的“金矿”。利益驱使之下,丑闻自然也难避免。

在柏林卫生与社会福利局门外排队的避难申请者

 

尽管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本周通报,政府财政盈余再创历史最高纪录,但是对于许多社区政府来说,完成难民的安置和供给任务仍然是艰难的。所以,当许多城市和乡镇的政府禁不住金钱的诱惑,将一些社会福利工作外包给企业,也就丝毫不值得奇怪了。

 

如今,许多企业都因为难民潮的涌入而发了横财。上周,柏林市政府就因为被曝光花费23万8千欧元聘请麦肯锡公司(McKinsey)为其提供难民业务咨询而陷入了激烈的批评。

克劳斯尼茨不久前发生针对难民的抗议事件

 

即使是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人,在接受政府的委托时似乎也没有任何的良心不安,因为这些外包的任务虽然是服务于政府的难民政策,但却往往隐藏着巨大的获利机会。

 

据《明镜周刊》(Der Spiegel)本周报道,萨克森州城市卡劳斯尼茨(Clausnitz)的Metallbau Hetze金属制造公司向莱比锡的一处难民收容所提供可移动简易房。该公司的负责人弗兰克·赫策和最近发生在卡劳斯尼茨的针对难民抗议活动的发起者是同胞兄弟。

 

整个经济领域应运而起

 

然而政治见解与赚钱是两码事,很多企业都通过运营难民营而发了财。去年年初,不来梅一家名叫Human Care的公司获得了两笔大订单,一是在图林根一所难民营,订单总额高达300万欧元,还有一笔是在沃尔夫斯堡的一座难民收容设施,每年的收入是30万欧元。

 

包括柏林在内的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因为寻找难民收容场所愁白了头,绝望之余提出了每人每晚50欧元的安置费用,这样的报价让很多房产所有者欣然应征。不过,现在柏林市政府已经宣称要打击发"危机财"的人。

 

德国总理默克尔深知问题所在。去年8月份她就许诺,联邦政府将会努力填补法律上的空白,防止房地产业主通过安置难民来发横财。"人就像商品一样被拿来交易和利用",她在杜伊斯堡"问题城区"马克斯洛(Marxloh)的一次公民对话中说。

这种利用的压力几乎随处可见。很多房主都会试图在有限的房屋面积中安置尽量多的难民。

 

不过真正有影响力的还是那些专业的大型企业。比如"欧洲家庭护理"(European Homecare)就是德国该行业巨头之一。该公司网页上称,拥有1500名雇员,为100个难民收容机构的超过1万6千名难民提供服务。

 

这家企业规模大、业务全,现在已经可以提供与难民有关的所有服务,从规划顾问,到建筑物整修,再到语言班,以及帮助难民与政府机构打交道的咨询服务等。这家企业甚至还开发了专门的管理软件。可想而知,当下的利润是丰厚的。

 

根据最新的官方统计数字,"欧洲家庭护理"从2008年到2013年间,营业额翻了四倍。而且2013年的难民人数与今天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丑闻与利润

 

然而与业务突飞猛进相并行的,是企业运行中出现的一些丑闻。2014年,"欧洲家庭护理"成为负面新闻的头条,其下属企业的保安人员在北威州布尔巴赫(Burbach)的一处难民营虐待难民被曝光。

一名保安在柏林卫生与社会福利局门外维持秩序

 

这场丑闻引发了针对难民安置业务私营化之弊端的辩论,而且那还在2015的大型难民潮到来之前。去年曝光的另一则消息称,柏林市政府终止了与一家私人安保公司的合作关系。这家公司在柏林卫生与社会福利局(LaGeSo)门外负责难民安保工作,其保安人员对难民实施了虐待,并且使用了带有纳粹色彩的词汇。

 

有人认为,只要难民安置业务继续私营化,那么像上述丑闻就无法避免。澳大利亚记者勒温斯坦(Antony Loewenstein)对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难民业务外包给私人企业的情况十分了解,他在接受《法兰克福评论报》(Frankfurter Rundschau)采访时说,经验显示,这类业务只要私营化,就"几乎一定"会发生虐待事件。

 

他说:"有明显的证据证明,不管在哪里,只要难民业务被视为一种盈利工具,那么收容所里的条件就一定会变差。企业不会牺牲成本去提供好的服务。"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代表难民利益的巴伐利亚难民委员会的敦瓦尔特(Stephan Dünnwald)表示,私营化并不一定都是糟糕的。"这也要视不同企业而定",他对德国之声记者说,"因为你并不能保证政府就一定会更好地对待这些人。"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