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澳人借贷之风盛行 家庭债务水平飙升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当谈到澳洲债务时,存在一种悖论。我们进行了关于政府举债严重程度的无数次讨论,即使按照全球标准它的债务水平是相对比较低的。与此同时,家庭债务水平没那么引起关注,即使它处在世界最高水平。

当谈到澳洲债务时,存在一种悖论。我们进行了关于政府举债严重程度的无数次讨论,即使按照全球标准它的债务水平是相对比较低的。与此同时,家庭债务水平没那么引起关注,即使它处在世界最高水平。

 

过去20年,家庭背负的债务占总收入比率从大约80%飙升至180%以上。最近的房价繁荣以及工资低增速催生了新一轮的贷款激增,推动债务收入比率站上新高度。

 

去年经济学家Kieran Davies采用另一种测量方式比较不同国家的债务水平,即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他发现,澳洲在这方面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超过丹麦、瑞士和荷兰。

 

家庭债务没有吸引更多关注的一个原因是,总体来说家庭良好处理了借贷增加的情况。澳储行(RBA)在最近发布的金融稳定性审查报告中称,“家庭财务压力保持相对良性。”

 

澳洲家庭大约85%的贷款都是从贷款方(大多是银行)那里借来的,包括房贷、信用卡、透支和个人贷款。RBA近来指出,家庭欠澳洲政府的债务比例很小,但正在迅速增长,这些债务大多是与大学有关的HECS/HELP贷款,家庭欠海外银行和政府的债务比例也呈现同样状态,大多是新近的移民欠下的。

 

研究公司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DFA)进行的家庭调查显示,如果官方利率从目前的历史低位水平上涨仅仅1个百分点,那么超过10%的自主业主将难以偿还房贷。

 

DFA负责人Martin North称,不仅仅是低收入家庭暴露在这种风险之中。

 

“我的解读是,总的来看市场是还不错的,但即使在低利率环境下仍有一些局部压力存在。不过这些局部地区不一定是你认为会存在风险的地方,它们不仅仅包括西悉尼。一些背负非常多房贷的富人债务水平更高,因此,如果利率上升,他们会更容易受影响。”

 

一股秘密发展的惊人趋势是,因2013年监管机构调整规定以及信息技术的进步,利用短期贷款的客户引人注目地转向了“工资日贷款”(payday lenders)。

 

过去工资日贷款通常被处于财务危机的收入非常低的人所使用。不过,这些贷款(现在被称为“小额信贷合同”)中有越来越大一部分是被收入更高的群体借走的。

全国信贷提供商协会(NCPA)的首席执行长Philip Johns称,有越来越多全职劳动者使用这些产品。

 

造成这种转变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在网上可以迅速获得小额贷款的便利性。业内称,发放给客户的“小额信贷”总价值从2013-2014财年的5.54亿澳元增长到2014-2015财年的6.67亿澳元。

 

工资日贷款的使用者不再只是在没有房贷的情况下处于极低社会经济背景或者可能依靠Centrelink补助度日的那些贫困家庭。如今有更广泛的人群背负这类贷款。

 

众多家庭入不敷出

 

澳大利亚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人的家庭债务平均数额达到25年前的三倍,许多家庭已经入不敷出。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西澳银行科廷经济学中心的研究认为,许多澳大利亚家庭正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在1990年,澳大利亚的平均家庭债务只有不到年收入的一半,而如今已增长至年收入的1.5倍。

 

西澳银行科廷经济学中心主任艾伦·邓肯表示,澳大利亚家庭应考虑到工作及房价的不确定性,避免过度消费。他还表示,通过债务与收入的比例不难发现,近年来澳大利亚家庭的债务在持续上升,尤其是快要退休的家庭。这种情况值得警惕。

 

全球债券基金巨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也有报告指出,澳大利亚人在投资房地产方面存在着过度借贷的问题。该公司统计研究发现,相比其他国家澳大利亚人做借贷决定时,更容易被降低的利率和上涨的房价驱使。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