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备受关注的年度巴菲特致股东信 亮点都在这里


来源于:华尔街见闻

摘要:知名投资人巴菲特一年一度的致股东公开信,向来被华尔街人士视为必读。回应过去一年市场对伯克希尔的投资质疑,以及伯克希尔日后投资方向是首要关注焦点。

知名投资人巴菲特一年一度的致股东公开信,向来被华尔街人士视为必读。回应过去一年市场对伯克希尔的投资质疑,以及伯克希尔日后投资方向是首要关注焦点。
 
 
最新的“致投资者信”于当地时间2月27日发布,巴菲特在信中保持其一贯的幽默和乐观风格,他表示,在过去240年中,看空美国始终是最大错误,现在亦无从谈起。美国的商业和创新作为两只金鹅,会生出更多、更大的金蛋。
 
他还用伍迪艾伦“双性猎艳”和基督教辨惑哲学中的“帕斯卡赌注”妙喻投资弹性的优势和对保险业务的信心。并一如既往说说“那些年犯下的错误”。
 
当他们在说美国基建行业不景气的时候,无需担心伯克希尔
 
铁路运输公司BNSF通过运送原油及其他大宗商品赚取可观利润,2014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利润的约五分之一是由该公司贡献。油价下跌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的很多制造业和工业业务带来提振,但对BNSF等重要公司来说却是一个日益严峻的问题。不过,巴菲特对BNSF在2015年的表现看起来非常满意。
 
巴菲特称,2015年伯克希尔最重要的发展亮点不是金融相关,而是铁路运输公司BNSF的收益增长。巴菲特称,其对BNSF高达58亿美元投资非常有效地帮助了该公司提升客户服务,令BNSF税前收入增长至68亿美元。
 
巴菲特去年在工厂、设备、地产方面的投资总额达到160亿美元。他说,“当你们听闻有关美国基础建设行业的不利消息时,放心,他们说的肯定不是伯克希尔。”
 
永远不做恶意收购
 
巴菲特重申,伯克希尔对恶意收购没有兴趣,尽管有时候伯克希尔难免会被市场这样定位。
 
“有一些CEO会忘记他们应该和股东一起共事,而其他经理人有非常无能。不论是哪种情况,公司董事都有可能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或难以做出改变。这时候,公司就需要一些‘新面孔’。尽管如此,我们会将这些机会留给其他人。伯克希尔只去到欢迎我们的地方。”
 
期待和Jorge Paulo更多合作
 
对投资人来说,接下来巴菲特与合作伙伴如巴西私募股权公司3G Capital有何动作也是观察重点。三年前伯克希尔与3G Capital合作收购番茄酱制造商亨氏食品,随后并购卡夫食品成为卡夫亨氏(Kraft Heinz),后者跃升为全球第五大食品公司,日后更收购汉堡王(Burger King)母公司Tim Hortons。
 
伯克希尔和3G Capital的合作受到部分股东的反对。他们认为3G Capital在削减成本和裁员上的激进态度和伯克希尔的价值观不符。
 
但巴菲特此次表示,伯克希尔将继续维持做权力分散化的企业集团,但我们也会继续寻找和3G资本联合创始人Jorge Paulo的合作机会,不论是以融资伙伴的关系,还是结合股权投资和融资合作的伙伴关系。(在此过程中)我们也不排除和其他公司的合作。
 
“弹性”是个好东西
 
巴菲特认为伯克希尔热衷于被动投资这一点,相较一些公司喜欢收购后自己管理,始终是一个优势。
 
伍迪艾伦曾说,如果你是个双性恋,那么周末晚上猎艳成功的机会就能增加一倍。类似的,伯克希尔不排斥被动投资,也不排斥经营性收购,这令我们把大量现金花出去的机会也增加了一倍。另外,手握大量可交易证券的组合投资,也让我们在遇到超大型收购的时候,有充足弹药。
 
帕斯卡赌注和环境变化
 
针对外界就气候变化对保险业务产生负面影响的担忧,巴菲特以基督教辨惑学哲学中的“帕斯卡赌注”来回应。
 
帕斯卡假定所有人类对上帝存在或不存在下注。由于上帝可能确实存在,并假设这情况下信者和不信者会分别得无限的收益或损失,一个理性的人应该相信上帝存在。如果上帝实际上不存在,这样信者将只会有限的损失(一些乐趣,享受等)
 
类似地,巴菲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危害,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只有1%的可能性,气候变化会导致这个星球陷入灾难,如果不相信且不作为,最终将导致一无所有(毫无收益)。在巴菲特看来,晴空万里之时建造诺亚方舟,恰恰是合理的时间。
 
MarketWatch认为,巴菲特看起来并未十分担心其保险业务,历史证明保费的上升速度会迅速跟上成本上升速度。
 
创新有好处也有风险
 
在谈论风险的时候,巴菲特提到,网络、生化以及核武器等攻击都有可能威胁到美国。这种浩劫对股票投资价值也会造成极大伤害。虽然短期来看(按年看),发生这种大规模伤害的风险性较小,但从长远来看,这种可能性却在成指数级上升。从这个角度看,创新也有它“阴暗面”。
 
但乐观来看,巴菲特亦认为创新也会持续改善人类生活。“比如电视、电脑,一旦人们发现这些机器能够为他们做什么,这些新事物都会迅速变革人们的生活。现在我每周花10小时左右的时间玩线上桥牌,不过,目前还没准备好网络交友。”
 
那些年的严重错误
 
巴菲特称其部分投资也会有相当低的回报。“在这部分案例中,我多半是在公司和行业的经济动态分析上做出了错误的评估,并在当下为此付出了代价。在另一些案例中,我对既有经理人或自己聘用经理人,在能力和忠诚度评估上出现错误。”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