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31亿美元未披露债务 鸿海收购夏普横生枝节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据路透社报道,台湾鸿海(2317.TW)周四暂缓收购夏普(6753.T),消息人士称因发现夏普此前未经披露的债务,这令本项收购案前景存疑,夏普股价也为之重挫。

据路透社报道,台湾鸿海(2317.TW)周四暂缓收购夏普(6753.T),消息人士称因发现夏普此前未经披露的债务,这令本项收购案前景存疑,夏普股价也为之重挫。

 

亏损连连的夏普周四宣布同意接受鸿海并购。

 

但仅数小时之后,鸿海另外发布声明称,收到一份夏普递交的新关键文件,在厘清内容之前,不会签署协议。鸿海未加以详细说明。

 

两位直接知悉内情消息人士称,夏普或有负债达到“数千亿日元”。

2月25日晚间,华尔街日报则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鸿海在评估夏普未来财务风险后决定暂缓收购夏普的交易。鸿海前一日收到了夏普提交的一份约3500亿日元(合31.2亿美元)的“或有债务”清单。鸿海正在研究这份包含100个项目的清单,目前尚未放弃收购交易。

 

夏普股价周四大跌14%,因股权稀释程度看起来大于预期。

 

消息人士表示,该问题必须先解决,之后才可能敲定收购案。由于事属机密,消息人士要求不具名。

 

消息人士并未详述债务的性质或确切金额。路透并未见到最新文件的副本。

 

鸿海发言人拒绝对此事置评。夏普亦不愿作出评论。

 

郭台铭的现实能否如理想丰满

 

外界对于鸿海集团并购夏普的分析已经很多,总结起来无外乎以下几点。

 

首先是有利于鸿海旗下的富士康拿到下一代苹果iPhone的订单和提升利润率。业内知道,富士康一直是苹果公司iPhone和其他设备的最大组装厂商(代工),且贡献了富士康近一半的营收,而夏普生产显示面板,是苹果的一大供应商,并购后的富士康会在利润率上拥有更大话语权,进而间接提升富士康的利润率(富士康目前的利润率仅有微薄的3%)。

 

从目前构成iPhone的物料成本构成看,显示屏占据了大头,例如在HIS拆解iPhone6 Plus的物料成本231.5美元的构成中,显示屏的成本为52.5美元,占据整个iPhone6 Plus成本的23%左右,从这个意义上看,并购夏普,对于富士康面向苹果iPhone代工的业务确实有降低成本和提升利润率的作用,但这之中有若干变量因素不容忽视,一来是苹果下一代iPhone是否会像业内预测的采用夏普的IGZO显示屏(苹果之前推出的iPad Pro使用的就是夏普供应的IGZO显示屏),其次是苹果iPhone未来整体的业务表现,毕竟需求决定供给,最后就夏普竞争对手(例如三星、LG等)在显示面板技术和市场的表现。这是因为苹果为了保证产能和更多议价权已经开始采取多供应商的策略(例如之前A9芯片同时台湾的选择台积电和三星制造供货),如果未来三星和LG在显示面板技术上能够赶超或者与夏普并驾齐驱的话,不排除苹果在选择夏普显示屏的同时,也会将三星和LG列为显示屏供应商名单的可能性。

 

提及显示面板技术,郭台铭之所以并购夏普,是因为夏普在显示面板技术在业内的领先性(例如业内经常提到的氧化铟镓锌—IGZO),至少与韩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三星和LG等相比,并希望借此真正开始其从低技术、低利润率的代工向高技术、高利润的企业转型。不过据业内分析,除了夏普之外,三星和LG已经得到了IGZO的授权,而中国南京中电熊猫之前也与夏普进行了合作,其8.5代线液晶显示面板生产线已建成并于去年3月投产,成为继夏普之后全球第二个,中国第一个实现IGZO液晶显示面板大规模量产的企业。如果上述的分析属实,那么郭台铭并购来的夏普的技术恐怕绝非之前外界所说的那么领先,至少在独具性上是如此。尽管并购后,郭台铭可以借相关的专利授权获取一定的营收和利润,但从之前夏普的业绩表现看,这种模式的作用相当有限。最终还是要看含有此技术的成品的竞争力。

 

接下来的就是所谓的整合能力。据称此次并购之所以被夏普接受,除了价格之外,富士康对夏普做出的四大承诺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四大承诺具体包括:收购之后,继续使用夏普品牌;维持夏普的独立性;不对夏普下达裁员计划;绝不泄露夏普的面板、屏幕等核心技术。不过从目前看,其中的某些承诺其实已经“走样了”,尤其所谓不裁员的承诺。业内知道,几乎所有被并购的企业,裁员几乎都是必选项,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我们之所以列出郭台铭的所谓四大承诺,是说如果未来郭台铭不能严守的话,很可能加大整合的难度和延长整合的时间,但就目前夏普和鸿海集团的业绩表现看,任何整合的拖延对于鸿海集团都会造成不利的影响。

 

说道业绩,日前,夏普公布了2015财年前三季度财报,净亏损1083亿日元,约合9.3亿美元,其中液晶业务现在是公司最大的拖累,而在2014财年夏普已经亏了2223亿日元,2015年很有可能再度亏损。相比之下,2015财年鸿海集团营收为44830亿新台币,约合1354亿美元,同比增长6%,为近年来最佳,但低于郭台铭此前设定的10%目标。也就是说,并购夏普之后,短期内,郭台铭会承受不小的业绩压力。而这种压力与我们之前所述的苹果自身的选择和技术上授权及对手的表现、整合的能力等又息息相关。即如果上述因素向正的方向发展,这种短期内的业绩压力会得以缓解,如果向负的方向延展,则业绩压力无疑会被放大。

 

综合上述简单的分析,我们认为此次郭台铭如愿并购夏普,理想相当丰满,其整体向好,但由于其中已经存在的事实和待考量部分因素,又使得郭台铭要想让并购夏普之后的现实像理想般丰满变得颇具挑战性。实际上就在夏普同意此次并购交易之后,有报道称,夏普还有约合200亿人民币的“或有债务”,进而可能会拖延并购的进行,这恰恰说明商场中的某些变量或者说事实总是比理想要更真实。

 

五年鸿夏恋恐难修成正果 若悔婚要赔近60亿

 

夏普稍早称将发行总值约44亿美元的新股,鸿海的持股比例将达到三分之二。另一位知情消息人士指出,鸿海投资总额将超过6500亿日元(58亿美元)。

 

这宗交易标志着五年来的鸿夏恋将修成正果,以及日本保守的科技业对外资敞开大门。然而,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这么一耽搁,让该收购案有告吹之虞。

 

据此前鸿海最终版的“聘金”(提案内容)为6500亿日元(约合375亿元人民币),若鸿海之后“悔婚”(未能遵守契约内容)、就要赔夏普1000亿日元违约金(约57.9亿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