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周小川G20峰会观点全汇总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2月26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上海召开。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于举行了记者会,全部观点汇总。

2月26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上海召开。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于举行了记者会,全部观点汇总如下:

央行的货币政策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

 

央行在布会前发布了新闻稿回应市场焦点,其中提到,“央行的货币政策是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中国将继续实施灵活适度的稳健货币政策。”

 

对于一月信贷数据增长较快,央行表示一月部分数据确实比较高,但央行一般不会对一月的数字作过分的反应,主要是因为传统新年的因素。央行倾向于节后稳定一段后再适度引导。央行会高度重视总需求的调控和杠杆率的变化。

 

对于“消失”的金融机构外占数据,央行表示,现在外汇占款已经不是对资本流动的真实反映。2016年初,央行将“外汇买卖”调整为“中央银行外汇占款”,不再包含金融机构从事外汇买卖而占用的人民币资金。

 

对于汇率,中国外汇储备会保持在合理适度水平。人民币汇率的市场短期波动将向经济基本面回归。

(周小川首次提出,中国货币政策处于稳健略偏宽松)

 

关于住房杠杆

 

周小川:个人住房加杠杆逻辑是对的。住房贷款应该有大力发展的阶段。个人住房贷款在银行总贷款的比重还是偏低的,有的国家占到40%-50%,中国只有百分之十几,所以银行觉得还是比较安全的产品,所以有很大的发展机会。

 

周小川:房地产市场时冷时热,所以要进行逆周期调节。首付比例原来是30%,现在降低是有空间的。今后可能会考虑给银行更多自主权,让他们来制定首付比、利率。监管部门同时对银行进行监管。

 

周小川:原来中央和监管部门直接规定的事情多一些,这样又优点,但也优缺点,比如银行没有灵活性和区别性。所以我们今后对金融机构总体审慎性要加强,但具体的事情给他们一定的裁量权,确保总体风险可控。

 

关于股市

周小川:中国有强烈的愿望让股本市场有很好的发展

 

周小川:中国股本融资市场还不够成熟,虽有强烈发展愿望,但是不能拔苗助长。他表示,如果国家股本融资市场成熟,很多资金可以通过股市转化为企业股本资金,中国目前有强烈发展该市场的愿望,也下了很大的力量,但是不能拔苗助长。

 

关于金融监管

 

周小川: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执行并不一定要求监管体制改革。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在危机中也会表现出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有做出调整的压力,目前正在研究之中。

 

关于汇率

 

周小川:G20就是加强各国协调的机制,至于G20是否专门就汇率进行协调,过去没有这么做,现在有人提出这样的议题,那我们可以看看今明两天是如何讨论的。

 

周小川:关于竞争性贬值获得出口竞争力,我们是反对的。中国总体出口还是很强大的,净出口规模非常大,接近6000亿美元顺差,我们也不会通过竞争性贬值增强出口能力。G20会在强调结构性改革,促进全球经济,促进增长。

 

周小川:中国央行是参照一篮子货币,而非盯住。所谓参照一揽子货币,是第二天的中间价参考头一天外汇收盘价。未来一篮子货币的权重会越来越大。在三大指数中,美元仍处于主导作用,一篮子货币中权重最大的还是美元。但也不排除欧元、日元和其他新兴市场货币。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不存在进一步贬值的基础,人民币汇率的市场短期波动将向经济基本面回归)

 

关于货币政策

 

周小川:货币政策考虑国内宏观经济情况,不会过度基于外部资本流动来制定国内经济政策。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主要还是考虑要是国内经济健康稳定发展,在新常态下转向新的增长模式。

 

周小川:货币政策从偏重数量型转向价格型体系,利率就会起到更大的作用,利率的信号要比较清晰,不要有更大的偏离,所以逐渐建立利率走廊,我们还处在这种过程中。现在更依赖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来作为利率区间的中间值。如果偏离,央行会调控。

 

关于全球货币政策

 

周小川:货币政策效果会递减,各国应该通通气

 

周小川:欧日已经推出负利率,美国开始释放加息预期,全球货币政策背离越来越严重。

 

周小川:最近一二十年,各国政策之间会产生溢出效应。每个国家依旧是为自己的经济做货币政策,但也应该考虑外溢效应,要相互讨论,大家至少应该互相通气。G20、金融稳定论坛等都是一种探讨的场合。目前溢出效应都还在探讨之中,还没有定论。

 

周小川:金融危机后各国迫切想解决危机,结构性政策见效比较慢,而且有些比较痛苦,所以大家都用货币政策,见效快。而且财政政策各国空间不一样,而且需要国会批准,限制很多。我认为货币政策还是有效的,在遏制危机,加快复苏上起到了作用。但越用越多之后,效果就会递减。所以最近两三年国际上开始讨论,货币政策作用是不小,不过还要悠着点,是不是从财政政策上来着力。

 

关于外汇储备

 

周小川:不用担心中国的对外支付能力

 

周小川称,中国外汇储备始终是变动之中,就像是水库,上游不断地有水流进来,下游不断有水流出。外汇储备不会永远上升,到了拐点之后就会下行。中国外储下降由多种因素导致;不用担心中国的对外支付能力。

 

关于资本外流

 

周小川:国际市场会有波动,也会影响国内的信心。如果能使国内经济增长健康发展,对于结构性政策改革更有信心,我认为资本流动出现一时的波动会逐渐回归理性。

 

关于金融安全

 

周小川:金融安全问题,更多是危机传导,国际上尤其是G20提出几个方面:1、要处理太大而不能倒,防止这些机构跨国的冲突;2、监管机构和跨国机构的统一化;3、跨境处置,如果一个机构倒闭了,同时又有跨国业务,应该怎么处理,要有事前准备;4、要求大家考虑存款保险的核心原理,特别是欧元区。关于危机传导的安全体系,G20是下了功夫的。

 

关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周小川:全球和中国经济都处于变动之中,各种改革的出台也需要精心设计,但也确实面临不少挑战。从金融市场角度来讲,主要还是使价格在均衡水平附近,这个包括外汇市场,也包括其他市场,要防止泡沫的出现。如果严重偏离均衡水平,就会有调整压力。

 

国际市场之间确实会产生一些共振,货币政策会有一些溢出效应。今后的政策制定要更加小心,但同时也不能缩手缩脚,很多改革,比如供给侧改革,还是要果断进行推行,除了一定问题可以进行适当的弥补。如果总体经济基本面是健康,可持续,即便金融市场反应会“过冲”,也会回归市场。

 

关于债务风险

 

中国债务水平已经占到GDP的250%(家庭、政府、公司部门),未来还在不断增加。国外的一些国家已经因此经历了一些动荡和危机,中国在这方面会如何应对?

 

这个我们非常重视。是否有一个标尺,超过多少就会有问题,我们研究后也没有发现。中国政府高度关注债务问题。债务比GDP目前比例偏高且继续增长,需保持高度警惕。中国有中国的特点,我们觉得有三个特点使我们需要关注的:

 

1)中国的储蓄率高,最主力的是居民储蓄,接近50%,其次是企业储蓄。其他国家只有百分之十几,甚至更少。不具有可比性。

 

2)中国资本市场正在发育之中,很多资金都是走银行系统,所以就会显得债务水平更高一些。如果股本融资发育水平高,那么很多资金就可以通过股本融资,债务水平就会低一些。我们也下了很大的力量发展股本融资,但也不能拔苗助长。所以目前债权融资比例相当大。

 

3)中国人均GDP很低,人均财富很少。想去投资没有底子,只能通过借钱。相信财富慢慢积累之后,借债会慢慢变少。

 

关于中国信用体系

 

周小川:中国目前正在建立社会征信体系,通过数据化对大部分中国企业进行信用评估,这种做法有利于将资金提供给普通的,中低收入的个人,以及小微企业。同时这也是增强社会基本行为准则,是社会更加诚实守信。

 

解读G20周小川讲话

 

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对此次新闻发布会的部分问答进行了解读。

 

问:您认为这次的发布会是否能够消解此前外界对中国央行政策的疑惑?

 

张斌:央行在货币政策取向、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外汇储备下降等诸多热点问题上明确表明了立场。很关键也很明确的信息是:

 

货币政策处于稳健略偏宽松的状态,今后如果有需要,还有进一步的空间;

 

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对篮子货币保持稳定,会对贸易顺差做出反应。 

 

问:如何看待央行接下来的货币政策?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财政发力,央行货币宽松会越来越谨慎。

 

张斌:从央行的发言中不能这么解读。就我个人理解,积极财政政策发力克服经济下行压力,货币政策需要与之配合,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问:在信贷方面,1月信贷高企,但央行称不会对1月数字做过分反应,未来这种状况是否会持续?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斌:央行发言中主要强调两个引导信贷状况的关注点:

 

一是总需求状况;

 

二是杠杆率。

 

央行没有谈到对这两个关注点的未来变化预期或者就某一个关注点特别强调,而是在前文中谈到根据情况适时调整,可见央行没有明确的引导方向。

 

问:在汇率方面,周行长提到的“参考一篮子货币、美元仍占主导”意味着什么?您如何看待未来一段时间的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压力?

 

张斌:我个人的理解,周行长的表态很明确,改革要等时机,近期的做法是重新引入中间价管理,强调人民币对篮子货币保持相对稳定。如果国际市场未来没有太大动荡,这个做法能起到近期内稳定汇率变化预期,缓解资本外流压力的作用。但是这个形成机制长期持续的弊端很大,货币政策独立性受影响,还有汇率价格扭曲和由此带来的资源不合理配置。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