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加州霸凌案被告父亲:送子西漂是一场大跃进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上周三名中国留学生被判刑之后,其中一位的父亲指出,他儿子在美国高中混迹于中国学生之间,多年学不好英语,但在过去一年的监禁生活中英语却迅速提高。恐怕未来数年,他们三人只能在加州的监狱补学在当地高中落下的美国教育。

上周三名中国留学生被判刑之后,其中一位的父亲指出,他儿子在美国高中混迹于中国学生之间,多年学不好英语,但在过去一年的监禁生活中英语却迅速提高。恐怕未来数年,他们三人只能在加州的监狱补学在当地高中落下的美国教育。
 
 
2月17日,轰动一时的小留学生绑架、欺凌同胞案宣判,三名19岁的中国留学生在洛杉矶高等法院分别被判6年、10年、13年监禁。根据美国联邦法律规定,他们将在刑满后被驱逐出境。庭审显示,2015年三月底因为琐事发生争执,翟云瑶、杨雨涵、章鑫磊和其他多名中国小留学生,在他们生活的洛杉矶罗兰岗(Rowland Heights)社区,绑架并殴打了当时18岁的刘怡然,脱光她的衣服、用烟头烫她的乳头、剪掉头发逼她吃掉,还拍下她的裸照,整个过程持续数小时。被害人报警后,六人被捕,其中三人尚未成年,还有数人在逃。三位主犯表示不予抗辩。
 
案件引发了人们对中国的“降落伞儿童”(parachute kids)——无父母陪伴独自在美求学的小留学生——的审视。这些包括被害人在内的学生都在十多岁通过中介的安排来到洛杉矶等大城市,在远离父母的异国独自求学。随着越来越多中国富裕家庭为了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就业机会,或一张绿卡送子女出国,这样的低龄留学生越来越多。群殴事件却让人们一窥这些小留学生在监护缺失、独自适应异域生活时,可能出现的极端行为。审理此案的法官说,此事让他想到英国作家威廉·戈尔丁(William Golding)笔下的《蝇王》(Lord of the Flies),这部小说讲述了一群6到12岁的男孩困于孤岛后,恶的本性膨胀而导致互相残杀。
 
据报道,出事的这些降落伞儿童在美国无所拘束、挥霍无度的生活方式带来了情感纠葛、账单纠纷、被害人说翟云瑶等上海人坏话,绑架、欺凌因之而起。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在宣判当日,被告杨雨涵通过律师向法庭宣读了一份声明,表示自己不是坏人,问题出在“降落伞儿童综合征”,她说“中国的父母都是用心良苦,送他们的孩子到遥远的地方,无人监护、自由太多,这引发了灾难”。
 
不过在国内,许多人认为,这些富裕家庭的子女,将自己在国内任意妄为的做派延续到美国,最终受到惩罚。17日宣判结束,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一片叫好声,一些人表示“活该”、“大快人心”。一位名为“淡花的沫鱼”的新浪微博用户写道:“还是美国的法律严谨,不在乎你是什么阶层的,只要触犯了法律法规就会受到制裁。在国内就不一样了,钱能摆平这些富二代所犯的事。”
 
宣判当日,翟云瑶在通过律师向法庭宣读的一份英文声明中提到了国内对她的各种批判:“我听说,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中国,都有很多人恨我,可能我也理应得到这样的对待。”提及父母时,翟云瑶说:“他们送我来是为了让我享受更好的生活和更全面的教育。随之而来的是自由,实际上太多的自由。”她接着说:“在这里,我变得孤独、迷失。我从没有跟父母说过这些,因为我不想他们担心我。”
 
“降落伞儿童”一词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一些富有的台湾、香港、韩国等亚洲家庭送自己的孩子,独自去教育更为先进的美国求学。近年来,来自中国大陆的青少年成为这一群体的绝对主力。在洛杉矶提供心理咨询的张馨方(Hsing-Fang Chang)博士表示,这些孩子存在一些心理健康的问题。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们往往来自富裕家庭,在国内受到良好的照顾,面对新的环境,缺乏独自应对挑战和压力的能力,和管理情绪的能力。”她曾经处理过的案例中就有抑郁症,并出现自杀倾向的降落伞儿童。说到去年三月的欺凌事件,张馨方表示,在群体中,往往由于责任分散,人更容易做出极端的行为。
 
但章鑫磊和多数被告以及原告曾经就读的牛津学校(Oxford School)的负责人乔治·王(George Wang)表示,所发生的事情在公立学校也有,青少年教育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不是某一国家的问题。“他们不坏的,需要更多的鼓励关注。”乔治·王说,华人30年前创办的牛津学校有两百名左右的学生,多数来自中国大陆,其中有许多是独自在美。说起章鑫磊,乔治·王说,“在学校表现蛮静的,也没有什么违法的行为。成绩不是很好,因为他英文程度的问题,有时候缺课。但是这个扯到他做那个事情,就没有直接的关系。”
 
章鑫磊来自一个普通的上层中产家庭。父亲章帆是安徽人,90年代下海,在深圳经营一家小厂。2012年,15岁的章鑫磊初中毕业来到洛杉矶,寄宿在一家墨西哥移民家庭。他先就读于一所基督教学校,同学多为和他一样来自中国的降落伞儿童。后由于无法适应英语教学,考试屡屡不合格,他转学至牛津学校,同样地,大多数同学还是中国人。在这过程中,他认识了案件的主犯翟云瑶和杨雨涵,并随后开始和翟云瑶约会。去年3月30日案发当天,他帮助开车,并去取了后来用来剪掉刘怡然头发的剪刀,最终获刑6年。事发以后,章鑫磊的父母已赴美六七次,虽然他们至今仍不了解美国的法律程序,章帆在一则短信中说,“经过还没弄清楚就输了”。
 
近日,章帆通过电话接受了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专访,他谈到在美国陪伴儿子应诉遭遇的困惑,一些中国好孩子如何走上被告席,以及送孩子“西漂”的沉重教训。访谈内容经过编辑和删减。
 
纽约时报中文网:章鑫磊被判了六年,你怎么看这个结果?
 
 
章帆:作为中国的父母,对于这个我们是有我们的意见。他在场没有打,已经表现得不错了,但是对美国的法律来说他肯定有错,这一点我们也不理解。在场的话就一定同罪,有那么大的罪,一坐牢就是六年,到现在我也不能完全理解。我在中国生活了一辈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们一直都是这个理念。
 
中国的法律还是有中庸之道,吵完打完气消了就好了,刘怡然打完后还是送她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走了,大人不计小人过。可美国法律是不给人犯错,小孩打架、夫妻吵架和吐口水都会引来灾难。美国法律像西医,对症下药,哪儿有问题就医哪。中国法律像中医,会找前因后果,找岀病因,去病固本。中国法律有调解和和解,让受害人得到最大的补偿。
 
纽约时报中文网:那么为什么章鑫磊当时会帮忙开车、拿剪刀?
 
章帆:当时他刚刚满了18岁,刚刚拿了牌照,开了一个月不到,开车瘾很大。他们叫他到哪里去,他肯定就去了,况且当时也在跟翟云瑶谈朋友,翟云瑶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纽约时报中文网:章鑫磊在国内是怎样的孩子,为什么到了美国会成了被告?
 
章帆:出去之前在深圳读书,小学一直成绩蛮好的,到初中的时候差了一些,玩游戏影响学习。十四五岁的时候比较难管,有时间就玩游戏。性格很柔和的,和我一样,还是有点软弱的,人缘也比较好,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错就错在认识翟云瑶了,太听她的话,离不开现场。
 
纽约时报中文网:这些原本的好孩子,为什么会在美国干出这样的事?
 
章帆:他们都是中国人在一起交往比较多,他们抱团嘛,这些中国孩子太多了,像那一带的话,可以说遍地都是中国孩子。因为他们的英语很难融入美国孩子中。有那么多中国孩子,他们何苦说外语。他们在一起玩、一起吃、一起唱歌、一起喝酒,肯定矛盾就有了。
 
这件事情我认为必然会发生,不是今天就是明天。这些孩子搞来搞去,刘怡然去年就被翟云瑶打,上个月(事发的前一个月)也有人打她,翟云瑶就在场,他们打的少吗?他们一年打的几次十几次的都有,把这帮孩子放出去就是有这样的问题。
 
纽约时报中文网:谁该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章帆:最大的责任肯定是父母,学校不管、寄宿家庭也不管了,美国政府也不管。
 
纽约时报中文网:许许多多的中国父母选择送孩子出国读书,而且年龄越来越小,你当初送章鑫磊出国是什么考虑?
 
章帆:当时他有一个同班同学小郭办了去美国上学,他妈妈就跑来问我,章鑫磊要不要办。我问了章鑫磊,然后章鑫磊说他也要去。他们家经济条件比较好,在那里买了套房子,所以安排儿子去那里留学。这样章鑫磊答应去了,就开始办了。通过中介办的,因为我们也不懂,介绍说学校还不错,孩子到美国去,很快英语能说好,又是基督学校,比中国教育要好,中国教育方式给孩子压力太大,我们就随大流就去了,没有考虑那么多。
 
那时候并不了解美国,都说那边好,教育方式好、小孩能力锻炼的也好,不像中国的教育方式,中国有一点死读书,那边社会活动也很多,学的知识会全面一些,就是认为那边好,所以就答应了。按道理,美国还是比中国要好一些吧。然后办手续,就过去了。
 
中国人压力大,一切都喜好大跃进,导致孩子西漂。父亲当年没有动脑就跟同事下海了,下海打拼也是一把辛酸泪。为了孩子的未来,同样犯了错误,放章鑫磊小小年纪来美国西漂。也是一次大跃进!中国人喜欢大跃进:有工业大跃进,有文化大跃进,有工资大跃进,有住房大跃进,移民留学大跃进!中国人民是不怕苦的民族!可是我们输了。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是怎么为他选择寄宿家庭的?
 
章帆:当时是中介带过去的,还是不错。选了几家,觉得他家不错,就一个女孩子。其他有的孩子多了,可能麻烦一点。当时中国的家庭不想进,他们说中国的家庭讲中文,学不到英文,老墨的家庭都是讲英文的,这样对英文有帮助。但是外面的环境都是中国孩子,所以他们不用英文,也可以生活,人都是有惰性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们的家庭信基督教吗?为什么一开始为他选择了一个基督教学校?
 
章帆:算不上吧,不排斥,对基督教、佛教都有点兴趣。因为基督教学校在美国都是比较正规的,所以选了一所基督教学校。当时小郭的妈妈跟我们说,基督教学校比较好,所以我们就选了基督教学校,其他的学校我们也不知道。当时她的儿子已经被这所学校录取了。
 
纽约时报中文网:根据你们的了解,章鑫磊在美国的学习生活是怎么样的?
 
章帆: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还是很孤独的,吃了很多苦也不愿意说啊,出去了也没有脸面回国。后来我们想要他回来,但是他不愿意。(章鑫磊)说困难就是要钱,感觉上了学就是被绑架了似的,整天就是要钱。小孩独立去管钱很麻烦,有钱的时候花得开心,没有钱的时候日子不好过。
 
他的英文并不是那么好,就直接去学圣经、学基础课,根本就上不了。又不是封闭式的,下学就是寄宿家庭,寄宿家庭根本就管不了,语言不通,两三年了都沟通不了。上学一直都有去上,上了回来因为他们全部要用电脑,用电脑玩游戏。他游戏的水平还是比较高的,我以前也不知道,出事以后去了六七次了,接触了他的同学,都说章鑫磊的游戏水平应该是全校最高的。说他一个人可以对付几个人。
 
纽约时报中文网:出事以后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骂这些孩子,说他们是富二代,行为残忍、罪有应得,你怎么看?
 
章帆:国内骂的人很多,但是具体的问题谁都不管,就是说他们不对,谁也不找原因,美国政府更是不找原因。
 
很多不是富二代,只能说是中产阶级,真正这些富有的孩子,他们的条件好一些,上的学校也好一些,这样的话也有人照顾。就是中产阶级,有一点点钱,稀里糊涂,在那里买房子不行,朋友又不多,这些孩子相对麻烦一些,在那边没有人照应。真正的富二代好一些,有人照应。
 
纽约时报中文网:出事以后,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章帆:美国洛杉矶这个地方还是比较现实的,我去了这么多次,我实际上是没有钱的,但是遇到骗子,比在国内十年遇到的都多,骗钱、借钱。我们在那里人生地不熟,求人家办事就得给钱,给了以后又借,借了以后也不要指望在洛杉矶能把钱要回来。比如有人吓唬我们,说男孩子(在监狱里)很容易被人鸡奸之类的,听起来多可怕。他们说能找关系托人,但是要钱,我们也不懂,就给钱。后来我们也精一些,前两次都被骗了。
 
纽约时报中文网:章鑫磊在狱中怎么样?
 
章帆:他现在挺好的,隔两天就打电话回来。人缘处理得很好,和墨西哥人、黑人都关系很好,所以在里面不大会受人欺负,现在他身体很结实,做俯卧撑他说做500个起步。
 
英语现在很好了,英语现在一下提高得很快,以前不敢说,单词知道,到那里去了一下子就提高了。那里没有华人,全都是美国人,黑人跟墨西哥人。
 
纽约时报中文网:如果再让你选择,你还会送章鑫磊出国吗?
 
章帆:中国的孩子不要去美国,中国的教育挺好的,去那边有很多需要改变的,孩子十五六岁,你叫他吃这么大的苦头,一点也不值得,钱也花的多。要上学,上大学,年龄大一些还可以,高中绝对不要去。美国学校就是为了赚钱嘛,很多学校全都是中国学生,中国学生好招啊,一招一大批。
 
纽约时报中文网:对于今后送孩子去美国的父母,你有什么建议呢?
 
章帆:建议中国父母送孩子西漂时,要让他们好好补上美国法律这一课。我们是不懂美国法律,输了官司。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