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一位美国将军与蒋介石的重庆“战争风云”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中国重庆——在赴任美国二战期间驻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初期,约瑟夫·W·史迪威将军(Joseph W. Stilwell)对这个位于中国西南腹地的破败首都表达了有些勉强的喜爱。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座潮湿的城市将是他的驻地。

中国重庆——在赴任美国二战期间驻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初期,约瑟夫·W·史迪威将军(Joseph W. Stilwell)对这个位于中国西南腹地的破败首都表达了有些勉强的喜爱。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座潮湿的城市将是他的驻地。
 
 
“有太阳的时候,重庆也还不错,”这位讲话直白的将军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他用了重庆当时的英文拼写方式Chungking。不过,对这座设施不足且挤满难民的长江上游山城,他的宽容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年后,他写了一首五节诗,部分内容如下:
 
“垃圾很满,在沟渠里腐烂,小贩车垃圾四散。”
 
至1944年秋被召回美国时,史迪威抱怨,华盛顿“就像重庆一样,是一大坨粪。”
 
不过,史迪威当年对重庆不客气的评价,并不妨碍重庆——如今已是人口3000万的大都市——对这位被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派来中国帮助抗击日本的美国战斗英雄萌生出一股本地自豪感,并对他的事迹展开学术研究。
 
 
20多年前,重庆就设立了史迪威博物馆,地点就在他当年生活和工作的院落里。那是一座灰石平顶建筑,园子里种着棕榈树。重庆的学者表示,1994年,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威廉·J·佩里(William J. Perry)前来为博物馆揭幕时,他乘坐的飞机是自1949年共产党取胜之后第一架降落在重庆地面上的美国飞机。
 
这家博物馆由重庆市政府主持,显示出对史迪威的一种尊敬。
 
当年上演了不少尖锐的个性之争,其中之一就发生在史迪威和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之间。二人争相赢得美国总统的青睐,尽管他们本应是盟友。史迪威曾公开说蒋介石是“花生米”(Peanut),指责他腐败,还控诉说,这使得应征入伍者在重庆街头忍饥挨饿。
 
暗色木家具,会议区的墙上挂着褐色的该地区地图,一张史迪威将军用来款待客人的简陋餐桌,让人很容易想象当年这些简朴的屋子里是怎样一番景象。还有一些细节,比如一台灰色钢制雷明顿(Remington)打字机,摆在将军办公桌后面的一个玻璃门书柜,一张木床,都来自那个年代的东西,但据他的孙子约翰·伊斯特布鲁克(John Easterbrook)说,这些并不属于将军本人。
 
墙上的照片映射出了这座城市当年的波诡云谲,除了驻扎着美国军事顾问以及负责和蒋介石打交道的美国政府顾问,这里还有一个共产党小组,它的领导者、日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总理的周恩来,跟史迪威将军住得很近。
 
 
《时代》(Time)杂志驻中国记者白修德(Theodore H. White)曾说,“就好像纽约、波士顿和华盛顿最精干、最专注的长官全都来到了这里,抵御一个来自阿巴拉契亚山的敌人。”
 
史迪威博物馆中最吸引人的影像,莫过于史、蒋二人在黑白老照片中的冷峻面容,照片捕捉到了他们之间不愉快的关系。二人都笔挺地站着,身形瘦削,眼睛瞪向前方,而穿着入时的蒋夫人则夹在两人中间,成了一个气质典雅的调解人——尽管在美国人看来她也不算很靠得住。
 
中国共产党在掌权后拒绝承认美国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发挥的作用,这是因为美国在内战期间支持了蒋介石。但这种态度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发生转变,如今美国的角色已经成为官定战争史的一个组成部分。
 
对于败给共产党后于1949年逃往台湾的蒋介石,史迪威将军的评价颇低,而他在中国能有如此高的地位,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种态度。
 
在现存于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at Stanford University)的史迪威书信中,将军称共产党的计划是:“减税、减租、减息,提高生产水平和生活水平。”而蒋介石政府则充斥着“贪婪、腐败、徇私、苛捐杂税、货币崩溃,草菅人命,漠视一切人权。”
 
 
“史迪威对国民党部队和战争的形势非常不满,”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研究中心主任周勇说。
 
“但当时中国的现实就是这样,”曾赴美国和台湾从事战时重庆研究的周勇说。他说史迪威将军“必须寻找一支新的力量来赢得战争,这个新力量就是共产党。”
 
他说史迪威将军希望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和蒋介石平分美国提供的装备补给,也就是“租借法案”(Lend Lease)物资。这个想法始终未能实现:蒋介石比这个他从来不信任的美国人更有手腕,最终说服罗斯福把将军调回美国。
 
中共执政初期普遍将蒋介石树立为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而今在学者中间,这种态度已经软化,他们现在称赞他的军队帮助遏制了日本人的攻势。
 
“对这部分历史的研究在中国出现了一场转变,”位于重庆的西南大学的副教授谭刚说。“以前学者只要提到国民党,一定是要批判的。现在我们会更客观地看待国民党。”
 
谭刚说,蒋介石厌恶史迪威将军,并设法动摇他的地位,是可以理解的。“史迪威经常公开批评蒋介石,话说得很难听,”谭刚说。“这让蒋介石很难堪——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他。”
 
将军素有“醋性子乔”(Vinegar Joe)的名声,他的言辞无疑显得像个口气强硬的主子,然而在加州圣何塞的家中通过电话接受采访的伊斯特布鲁克说,他的日记主要是一种发泄。将军的这位孙子说,他更希望后人能把他作为中国军人的一个坚定支持者来看待。
 
在驻华初期,史迪威将军曾写道:“中国士兵是中国人之伟大的最佳例证——他们的大无畏精神,他们坚忍的忠诚,他们对意图的坦诚,他们毫不动摇的决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