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参议员麦克·达菲案即将宣判,如何定罪影响深远


来源于: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

摘要:星期一,渥太华法院对达菲案的审判开始进入最后阶段。这个被称作加拿大历史上最轰动的政治诉讼案件,一直都在吸引着媒体和民间的高度关注,也是导致保守党政府在去年年底大选中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星期一,渥太华法院对达菲案的审判开始进入最后阶段。这个被称作加拿大历史上最轰动的政治诉讼案件,一直都在吸引着媒体和民间的高度关注,也是导致保守党政府在去年年底大选中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麦克·达菲(Mike Duffy)因虚假报销和滥用公款等行为受到31项指控,涉及欺诈、贿赂和背信等多项罪名。案件由他虚报自己在爱德华王子岛有住处,领取第二住处补贴开始,直到今天联邦检控官在结案陈词时指出其巧立骗局,报销不合理的花费。
 
检控官马克·霍尔姆斯(Mark Holmes)提到,有些违法的报销项目以支付第三者的形式瞒过参议院管理部门。他假称聘请热拉尔得·多诺雷(Gerald Donohue)提供编辑和写作服务,签署一份合同,并在参议院报销了6.5万元。而实际上,多诺雷是他的私人朋友,达菲用这笔钱支付了化妆师、私人健身教练、以及照片镜框制作公司的花费。 
 
贿赂指控则涉及前总理办公室主任奈杰尔·怀特(Nigel Wright)给了达菲一张9万元的支票,让他偿还部分可疑的开支。 而这加剧了这一丑闻的政治内涵。
 
 
从达菲案去年4月开庭以来,法庭总共用了60天来听取政界相关人员,注册会计师和参议院工作人员的证词,也给达菲8天的时间做出辩护解释。
 
不出几天,法官们将对达菲案作出宣判。而这次宣判的结果现在还不得而知。 因为达菲至今仍未认罪。 如果判决他有罪, 那可能最高达14年刑期。如果判决没罪, 达菲仍然可以回参议院做参议员。 正因为如此,渥太华大学的一位法律教授认为,法庭现在面临着很大压力。她说:“检察机关现在面临很大压力,他们必须证明达菲做作的事是违法的,包括所有三项指控,还得证明达菲有犯罪的动机。
 
无论法庭对这位加拿大曾经的广播界名人、前保守党参议员做出怎样的判决,都不仅是对他个人命运的裁定,还可能产生深远的影响。包括对其它有些类似行为的参议员的处理,以及对参议院本身的改革。
 
 
将会对另几位参议员的处理起到示范作用
 
蒙克顿大学的公共管理专家唐纳德·萨瓦(Donald Savoie)称,已被警方调查的其它几位有违规报销问题的参议员会非常关注对达菲的审判,因为对达菲的量刑将开创一个先例。
 
“我猜想加拿大皇家骑警也正在等待和观望法院对达菲的裁决。如果法官最后作出的无罪判决,那将产生巨大冲击。其他类似案件也就没必要再提告了”。
 
去年六月,联邦审计长迈克尔·弗格森(Michael Ferguson)经过两年的审查之后,向皇家骑警提交了9名在任或退休参议员报销的住房和旅费开支有可疑之处,总额超过97.5万加元。
 
萨瓦认为,达菲的案件无论是怎样的判决结果,都有可能进一步削弱参议院作为一个整体的信誉和口碑。
 
“如果达菲被判有罪,会对参议院的伤害更大。即使他被判无罪,对参议院近几年的的信誉下跌也不会有任何帮助”。
 
对已下台的保守党和执政的自由党都会有影响
 
虽然保守党在大选中已经下台, 这一案件对保守党声誉的影响已经大大减弱。但渥太华大学法学教授彭尼·科伦内特(Penny Collenette)认为,此案对政治的影响仍然存在。 首先是对保守党的声誉影响,虽然它已不再执政, 但仍然是议会的官方反对党。而随着此案的宣判,人们都会想到此事发生在他们执政期间。她说:“对现在执政的自由党来说,也会有挑战。现任政府希望与将来的参议院共同工作,但在人们的心目中想的仍是过去的有问题的参议院。虽然自由党可以抓住重新任命参议员的机会, 让丑闻成为过去。 但如果达菲被无罪释放,并返回参议院,那在人们心中, 参议院就会变成一个更加“不正常”的机构。
 
参议院需要认真修改“模糊”的规则
 
达菲的辩护律师唐纳德·贝恩(Donald Bayne)在最后的辩护总结中强调说他的当事人报销费用和其它行为, 按照参议院的模糊规则是完全合法的,即达菲并没有违反法律。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