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法国移民“变形计”:第二代移民能融入社会 却融不进经济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法国国民议会18日通过移民法案,将设立多年期居留证,为居住在法国的合法移民创造便利,省去每年去警察局续居留的麻烦。从踏上法国的的第一步到抚养孩子成年,移民们用自己的经历书写了一部融入史。

法国国民议会18日通过移民法案,将设立多年期居留证,为居住在法国的合法移民创造便利,省去每年去警察局续居留的麻烦。从踏上法国的的第一步到抚养孩子成年,移民们用自己的经历书写了一部融入史。为了更好地了解移民融入过程中的困难,法国学者观察了8300位移民的生活,下文将介绍该研究的主要结果。

设立2到4年多年期居留

新出台的移民法案规定,合法移民在拿到1年期居留证后,将可申请获得2到4年多年期居留证,无需每年续居留。为获取多年期居留证,外国人必须参加法国当局规定的培训,这一培训的主要目的是学习法语,为融入法国社会做准备。在多年居留到期后,外国人即可更换10年居留证,条件是法语达到A2水平。设立这一多年期居留证的目的是为了免去外国人每年去警察局续居留的麻烦。

移民法案还预订设立“人才签证”,有效期四年。这一签证针对的主要对象是科学工作者、艺术人才、投资人,或者被创新企业招聘的刚获取文凭的外国青年。

移民融入过程中的困难

虽然法国通过了“更便利”的移民法案,但法国移民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依然困难重重。为了更好地了解移民融入过程中的困难,来自法国国立人口研究所和法国统经局的22个研究学者在Cris Beauchemin,Chrisetelle Hamel和Patrick Simon三人的带领下,仔细观察了8300位移民的生活,并将他们的生活与他们的后代,以及本土法国人的生活进行比较。

图1.jpg

《历程与族裔》(Trajectoires et origines)。

 

调查组在Cris Beauchemin,Christelle Hamel和Patrick Simon三人的带领下,对22000人采访调查,试图找出个人出身对其社会经济生活的影响。

调查研究的结果最终以长达600页的报告呈现出来。这本名为《历程与族裔》(Trajectoires et origines)的报告就像一本科幻小说,描绘了一个各族裔人民努力融合、适应主流的法国社会。

1/3法国人是移民或移民后代

在法国,1/3的人口是移民或移民后代。他们多数来自摩洛哥、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法国前非洲殖民地,以及葡萄牙、西班牙等欧盟国家。

图2.jpg

约1/3的人口是移民或移民后代和移民来源地分布(单位:千人)

此次研究指出:马格里布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土耳其移民后代被社会边缘化的现象。Patrick Simon,此次调查的第一协调人指出:尽管融入法国社会困难重重,移民仍然对法国抱有强烈的归属感。

725-3.jpg

移民生活在抱团聚居的阴影下

经济融合与社会融合不同步

移民二代有文凭,有法国朋友或是伴侣,不仅会讲法语,还会讲父母的母语。在世人看来,他们应该能够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其实不然,调查发现,相比同龄法国人,移民二代常常是失业受害者,而且经常受到歧视。Cris Beauchemin,此次调查的第二协调人总结道:移民二代的经济融入跟不上他们的社会融入,“不同步”出现在这里。

图4.jpg

移民和移民二代的对话语言(百分比)

首先,同样的学位,在移民二代和本土法国人身上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受教育程度和要找的工作根本没联系。Christelle Hamel,此次调查的第三协调人指出:移民后代的工作渐渐和他们父母的工作相似。

725-5.jpg

在法国处处可见的kebab,便是移民二代“子承父业”的最好见证

社会地位晋升≠歧视减少

因为难以融入法国人工作世界,移民二代往往被迫找一些不适合自己的工作,晋升之路也比法国土生土长的同事要长。移民二代经常受到歧视。找工作的时候被歧视,找房子的时候也被歧视,甚至去休闲中心也被歧视。

这再次证明:移民二代逐渐丧失理论上应有的社会地位。面对这样的局面,Patrick Simon表示遗憾:其实,移民后代一直试图努力融入法国社会。可是,当他们需要法国社会提供一些活力时,阻碍就出现了。

725-6.jpg

移民二代感觉比移民一代受到的歧视更多。如果移民二代是更容易被识别的小群体时,如肤色,文化习惯等,他们受歧视的经历更多。北非马格里布、土耳其、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移民二代就是最大的受害者。而且,不管是异族通婚还是职业晋升,他们所受到的歧视都不会减少。

725-7.jpg

虽然,混合情侣经常被视为融合的标签。但是调查者却指出:选择和法国人一起生活的移民和移民后代在日常生活中受到更多的种族歧视。这种现象已经很普遍,5%到9%的马格里布和非洲移民后代都表示自己在最近的5年内在工作中受到种族歧视,而只有1%的欧洲移民和东亚移民后代称自己受到歧视。不过,接受调查中的亚裔通常比较低调,而且经商者不少,因此应该相对看待亚裔受歧视比较少的结论。
                                 
725-8.jpg

1983年12月3日,巴士底狱广场就出现过支持平等、反对种族歧视大游行,当时参加示威的主体已经是移民后代。问题是,三十年之后,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严重了。

根据世界经济合作组织在2014年《全球歧视地图》的调查,移民和移民后代需要需要比本土法国人多发两次简历才能得到面试的机会。在法国,来自北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移民,由于他们的常常名字同韵组合,很容易辨认出不是法国人,所以他们在找工作时受到的歧视更多。

男性移民易被“社会边缘化”

如果把法国七次移民潮来的移民看作一个整理,我们不仅会发现他们的经济融入和社会融入不同步,而且大部分男性群体根本没有实现社会融入。

因为学业失败,马格里布、黑非洲和土耳其的移民男性后裔们被社会边缘化了。他们中三分之一的人没有学位,甚至连初中文凭都没有。他们不仅没有文凭这一找工作的敲门砖,还被遗弃在其他群里不愿居住的街区。

725-9.jpg

巴黎18区,Chateau-Rouge地铁站旁的露天市场,成为非洲移民聚居购物地

当城市敏感地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口是移民或是移民后代时,这些移民们就会很快被社会封隔,成为瓦尔斯总理在2015年1月说的:地区,社会,种族隔离的受害者。

这群人需要社会的关注。不过,在Cris Beauchemin看来:“我们也想要获得这群人的关注”。在他眼中,这群被封隔的人,他们引起的社会边缘化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历程与族裔》的作者Christelle Hamel,Patrick Simon和Cris Beauchemin呼吁大家团结起来,不管是为了边缘化的移民还是为了其他什么,促成拒绝种族歧视政策的落实,加快移民融入。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