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法国民众对政党“绝情” 学者:法国政党文化走向没落


来源于:欧洲时报

摘要:法国人指责法国政党不能产生新的创意,与社会脱节,不能代表社会大众,迷恋宣传效应等,政党确实想改革和创新,但受到诸多限制。

法国人指责法国政党不能产生新的创意,与社会脱节,不能代表社会大众,迷恋宣传效应等,政党确实想改革和创新,但受到诸多限制。

据2月21日公布的法国政治学院政治研究中心(CEVIPOF)的最新调查,与2014年相比,2015年法国人对政党的信任增加了3%,这是一个好消息,但坏消息是这项调查也证实在政治制度中政党仍是法国人最排斥的组织,只有12%的法国人相信政党。

法国人对政党绝情的理由有很多。政治学家加埃尔·布鲁斯蒂埃(GAEL BRUSTIER)指出:最明显的是“政党内部不再能够产生创意与新思想”。“今天在政党内部,地方候选人的正式提名职务畸形发展,损害了集思广益的任务。尤其是在左派政党内。”

另一位政治学家埃迪·福吉埃(EDDY FOUGIER)表示:首先是政党在社会中没有“中继站”,导致政党与法国老百姓之间的联系断裂,脱节,使得草根忧虑与关心的事无法反映到上层。他指出:“近20年至30年的主要辩论首先来自公民社会与反制度的政党。”另外,法国政党不能代表法国社会的特性,也使得政党与老百姓之间脱节的情况加剧。

福吉埃认为:“今天政党内部辩论的能力太弱,甚至在以鼓励与支持辩论出名的政党内,譬如欧洲环保-绿党。”

欧洲环保-绿党(EELV)的全国秘书科斯女士日前进入政府,该党更加四分五裂。环保派国民议会议员诺埃尔·马梅尔遗憾地说:“欧洲环保-绿党现在患了重病,可能要被迫接受癌症晚期的治标疗法(已无灵丹妙药)。”

去年7月离开欧洲环保-绿党的环保派国民议会议员弗朗索瓦·德鲁吉也说:“法国各种各类政治倾向的人都希望政党改变,不要固步自封。”

政评作家布赛伊(Chritophe BOURSEILLER)指出:政党可在公民社会中寻找创新的思路。他说:“有各种各样旨在创建新的平行组织的思路。在党组织上不必固守列宁的模式。”他注意到集体行动的恢复与个人参与的强烈意愿,出现在一些具体的和地方事务中,譬如朗德圣母(NOTRE-DAME DES LANDES)机场建设计划。


布赛伊解释:“政党可以利用所有这些‘小革命’。国阵就是这样壮大的,它利用了所有的愤怒,还成为法国年轻人最多的政党。”

历史学家让·加里格(JEAN GARRIGUES)也说:“这是最具体和最与时俱进的党务活动,不会被政治手段束缚。因为这一方面最务实,一方面又最理想主义。”

除了改名以外,目前所有的政党都意图通过组织初选来联合更多的民众参与候选人的甄选程序。

加里格认为这个企图“暧昧”,他承认“初选有利于有关意见与政见的辩论,但他同时也注意到,各个准候选人把有关的辩论保留到初选,其实完全可以在初选之前就举行各种集思广益的辩论。”

加里格说:“2007年总统大选曾使各个政党面目一新,但只是竞选阶段中的一个假象。10年之后政党仍面临必须革新的问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