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印尼高铁 中国还能继续建下去吗?


来源于:南华早报

摘要:那是印尼总统的一个“胜利”时刻:印尼第一列子弹火车举行破土仪式,他兑现了改善印尼落后基建的竞选承诺。

那是印尼总统的一个“胜利”时刻:印尼第一列子弹火车举行破土仪式,他兑现了改善印尼落后基建的竞选承诺。

 

这个沸沸扬扬的高铁计划,一旦在2019年竣工投入使用,将让乘客可以从印尼首都雅加达,一直去到142公里外的万隆,车程只需40分钟,而现在则要3个小时。

 

1月的破土仪式在西爪哇的一个茶园举行,那是高铁沿线的8个站点之一。此前,中日两国为这高铁工程陷入长达数月的混乱竞标,印尼政府差一点就中途取消整个项目。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在一个大石头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演讲谈及迅速决策和建设一个有全球竞争力国家的必要性。

 

维多多指该项目是印尼与中国“重要合作”的标志,“今天,我们处于一个竞争的时代。行动迅速的国家会胜出。”中国赢得了成为项目合资伙伴的机会。

 

“有效率、能快速决策、快速建造的国家,会成为国际竞争的赢家。”

 

但维多多似乎把话说得太早了。

 

一个星期之内,1月27日,高铁项目就暂停了,因为印尼的交通部并未向印中高铁公司(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KCIC)批出建设许可。KCIC是负责建设这个价值55亿美元的高铁网络的中印合资集团。

 

两天之后,中国外交部否认项目被暂停。但有关悬而未决事项的困惑和拖延给这个项目留下了凹痕,而这个项目是维多多全面改革印尼老化的基建,以刺激经济发展和创造数千新职位的关键项目之一。

 

这也反映了印尼政策制定过程的弱点。在这个体制中,腐败对国家的发展和商誉都造成了负面影响。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

 

退役三星上将Agus Widjojo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的资深成员。他表示:“这凸显了差劲的决策过程,但不一定意味着(政府内部存在)不同意见。”

 

“这将让投资者和承包商在与印尼政府做生意的时候保持警惕。这不利于建立积极的投资氛围。”

 

中国计划在印尼复制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投资的成功。但当印尼交通部长Ignasius Jonan说印中高铁公司未交齐办理建设许可所需文件,包括未上交发展设计的细节、机械草图、田野数据和规格数据时,这个计划遇到了阻滞。公司现有的许可只允许其建设那142公里铁路的头5公里。

 

雅加达-万隆线是一个总长750公里的高铁网络的一部分,这个网络将穿过爪哇岛上的四个省份,以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为终点站。

 

印中高铁公司是4家印尼国企组成的财团,与中铁国际集团组成的合资公司。中国驻印尼大使谢锋说,中国占该公司四成股份,该公司会尽可能多地使用印尼本地的材料、机械和工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将负责项目所需贷款的75%。

 

今天的印尼,与已故专制总统苏哈托治下时的印尼大不相同。直到1998年下台前,苏哈托对印尼实施了长达32年的铁腕统治。外国政府和企业要与印尼达成商贸协议或者合作大项目,只需要与苏哈托谈判。

 

苏哈托的专权使得所有合同和政府间协议都被高度精准地执行。

 

印尼在1999年从专制走向民主,过程混乱,但其复杂性和独特个性却没有丢失。民主制度让国会议员、非政府组织、媒体能够广泛参与政策制定。

 

除此以外,权力从中央政府分散到各省,也让地方政府可以在决策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前地区自治部长、印尼分权的设计师Ryaas Rasyid说:“所有地区代表都不同意这个(高铁)项目。”

 

“高铁要花这么多钱,而且被视为不公平的项目,因为佐科维说,他会重点发展爪哇岛以外的省份。”

 

印尼许多资源丰富的外岛,虽然一直在向中央财政作贡献,但它们的基建却非常落后。

 

半是爪哇人半是托拉加人(Torajanese)的商人Okki Soebagio也同意这种看法。

 

住在雅加达的Okki说:“我去苏拉威西岛的托拉加参加我祖母的葬礼时,根本没有路通到她的家。我拒绝这个项目,完全是因为觉得不公平。我们不应该给雅加达和爪哇倒钱。”

 

在这种不满之下,目前高铁项目的停滞可能会持续,因为反对项目的声音既从公民社会中传来,也从维多多所属的印尼民主斗争党内传出。

 

印尼民主斗争党国会议员Masinton Pasaribu说:“我对高铁保持批判态度,因为它没有给穷人带来任何好处。这个项目将吞下巨量金钱。车票预计一程25万卢比(约合港元143元),这远超普通人可以负担的水平。只有精英才能坐。”

 

“我们已经有收费公路,有火车去万隆,公务舱只需要10万卢比。我们不需要这个高铁。”

 

但是,在雅加达工作的万隆军民,以及在周末要赶回家的人,都期待高铁通车。

 

Eddy Sofyan说:“周末,我要从雅加达开7、8个小时的车回万隆,因为路太堵了。”

 

“这非常累人,而且浪费时间。我真心欢迎高铁。万隆的许多人也是这么想的。”

 

Eddy说,25万卢比的票价可以接受,因为他开车回家的油钱和过路费加起来就要50万卢比了,正好相当于高铁来回票价。

 

虽然在建设高铁方面,日本有更悠久的声誉,Eddy对于中国制造的列车安全仍有信心。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押上了自己的声誉。我肯定中国会重视列车的安全。”

 

另一名印尼民主斗争党的国会议员对于高铁会经过印尼的空军基地感到遗憾。该基地位于哈利姆机场(Halim Perdanakusuma Airport)。

 

退役两星上将、国会议员TB Hasanuddin说:“火车站会进入哈利姆,穿过空军大院大约100座房子。而且距离空军司令指挥总部也太近了。”

 

印尼总统专机也停在哈利姆机场。

 

Hasanuddin说:“这真的很不好。哈利姆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地方。我呼吁政府保证,项目建设要遵循所有既定程序。如果项目并不真的有利于人民,请不要进行。”

 

虽然在印尼的外国投资者都会遇到办理许可证的问题,分析人士表示,项目的破土太仓促了。

 

在世界银行的全球营商便利度排名上,印尼排第109位,在排第84位的中国之后。

 

公共政策利益集团Ph&H的董事总经理Agus Pambgio说:“可行性研究3个月就做完了,而不是通常的18到19个月。”

 

评论人士曾指出,印尼交通部长Jonan在项目破土那一刻,还在读项目的申报文件。

 

Pambagio对项目的安全性、其对环境的影响和印尼安全利益表示担忧。

 

万隆是西爪哇的首府,西爪哇是印尼人口最稠密的省份,有4630万人。西爪哇周围是绵延群山、火山、大片稻田,无论对当地人还是外国人,那都是一个受欢迎的旅游胜地。

 

Pambagio说:“铁路要穿过普哇加达(Purwakarta),这个西爪哇区域有地质断层,可能会发生地震和山体滑坡。”

 

高铁线还会穿过西爪哇的瓦里尼镇(Walini),那是两个巨大水坝Jati Luhur和Cirata之间的集水区,是地区内最大的水电站。

 

Pambagio说,高铁项目会影响到集水区,以及西爪哇——包括雅加达——的净水供应。

 

“西爪哇的稻田灌溉会受影响。”

 

Pambagio说,高铁的环评7天就做完了。

 

“环评通常需要1年到1年半,因为要非常仔细,对于容易发生地震和山体滑坡的地区尤为如此。我完全是出于安全顾虑,呼吁政府检讨该项目。”

 

民族觉醒党国会议员Daniel Johan是印尼总统维多多的盟友。他说,为雅加达到万隆之间这样短的距离建设这样昂贵的高铁,在经济上完全不合理。

 

“我们应该优化现有的设施——连接雅加达和万隆的收费公路和火车。”

 

印尼交通部的官员没有回覆本报有关高铁项目的查询。

 

前地区自治部长Ryaas Rasyid说,如果反对项目的力量变得更大,项目有可能被取消。

 

“佐科维是个听民意的人。如果反对高铁的声音变强,我猜项目会被取消。”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