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联储“新官”敦促正视经济愤怒


来源于:FT中文网

摘要:美联储(Fed)政策委员会的最新成员表示,美联储在回应美国国内日益高涨的经济愤怒浪潮时必须做得更好,这股愤怒正导致总统竞选过程中保护主义言论升温。

美联储(Fed)政策委员会的最新成员表示,美联储在回应美国国内日益高涨的经济愤怒浪潮时必须做得更好,这股愤怒正导致总统竞选过程中保护主义言论升温。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今年初接任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Minneapolis Federal Reserve)行长的尼尔·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警告称,美联储必须在重建公众信任、与美国公民沟通方面更加努力。他称,经济愤怒“遍布全美,不分党派”。
 
卡什卡利在本周的首次公开发难,使他迅速树立起直言不讳的政策制定者的形象。
 
作为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以及奥巴马第一任期时的财政部(Treasury)高级官员,卡什卡利是2008年华尔街纾困计划的关键设计师。但在本周二,在他加入明尼阿波利斯联储后的首次演讲中,他呼吁监管部门考虑拆分美国规模最大的一些银行,称它们仍然“太大而不能倒”。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他指责当年由他负责的纾困计划是民众对美国经济管理者“失去信任的根源”之一。他称,那些举措“确实违反了美国的核心信念”,即风险承担者不得不承担事情出错的后果,“如果你违反一个社会的核心信念,确实会造成极大的愤怒”。
 
他称,这股冲击波因美联储不透明的历史和以往在机构层面不愿明确解释货币政策而变得更糟。
 
 
他称,美联储正在为数十年来“采取‘我们那么神秘,你搞不懂我们在干什么’这一绿野仙踪般的套路”、导致“非常糟糕”的沟通付出代价,“而这确实损害了人们与这个机构之间的信任”。
 
对于经济的愤怒也使那些提倡设置新壁垒来保护美国产业的人得到更大支持。“我不认为保护主义是正确的道路。我认为我们需要在世界各地促进自由市场。但是其中一些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他称。
 
“我们需要促进双方的自由市场。不能只有美国经济是自由化的,而我们的贸易伙伴的经济不自由。所以我理解当前存在的愤怒。我们需要顶住(保护主义言论),但也要在全球各地推动自由市场。”
 
他发表言论之际,人们对自2007-09年金融危机以来增长乏力的沮丧感主导着美国总统竞选的氛围。去年11月发布的《美国价值观调查》(American Values Survey)显示,大约72%的人觉得经济仍然处于衰退状态,尽管经济分析人士称“大衰退”已在2009年年中结束。
 
这种沮丧感已弥漫为人们(政治分界线的双方都是如此)对美联储本身产生厌恶。民主党议员质疑美联储加息的决定,警告它可能抑制工资增长,与此同时,共和党人士呼吁对美联储的决策加强审查,其背景是人们仍对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的干预规模耿耿于怀。
 
但最重要的是,这助长了民粹主义候选人的气焰,比如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共和党领跑者唐纳德·
·特朗普(Donald Trump)。他们二人都敦促为保护美国产业免受廉价进口商品和外国竞争的冲击付出更多努力。
 
卡什卡利称赞了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的工作,但是他称美联储需要更进一步。
 
耶伦“正尝试着为国家做正确的事”,如果人们了解她和美联储系统内的其他人员,“他们会为我们国家拥有这样的机构感到非常自豪”,但是“我们没有真的让他们了解”。
 
“我觉得我们能做得更好,”他称,“(美联储主席每季度举行一次的)新闻发布会是向着正确方向迈进的一步,耶伦主席在新闻发布会上非常坦诚,直接回答问题。这是积极进展。”但是美联储需要“寻找更多这样的机会。进步必须体现在所有层面。”
 
货币政策非常复杂,不可能向所有人解释清楚政策制定的每个环节。他称,这意味着公众信任美联储很关键。
 
“你没法让所有人都理解我们现在所讨论的每个细微之处。他们需要信任我们。他们需要知道我们在意。如果他们信任我们,知道我们在意,他们就会在一些他们可能不能完全理解的复杂问题上对我们‘疑罪从无’。”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