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斯卡利亚大法官:美国最高法院太精英化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大法官会希望奥巴马总统提名什么样的人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呢?我们知道的比你可能认为的要多。

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大法官会希望奥巴马总统提名什么样的人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呢?我们知道的比你可能认为的要多。
 
 
在最高法院去年6月把同性婚姻确定为宪法赋予的一种权利的裁决中,斯卡利亚在异议部分的一个没有引起多大注意的段落里,留下了详细的建议。
 
尽量避开“高楼大厦律师”,尤其是那些在纽约的摩天大楼里工作的律师。从不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或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的人中找。从美国西南地区找候选人。考虑一位福音派基督徒。
 
斯卡利亚是在批评他所在的最高法院缺少多样性,他并未把自己排除在外。从事实来看,他是对的:最高法院近年来的大法官们在许多方面都非常相似,这让最高法院具有私人俱乐部或教授休息室的那种与世隔绝的特征。
 
 
斯卡利亚说,同性婚姻的裁决,凸显了总统有责任让最高法院具有多样性。
 
斯卡利亚写道,“让同性婚姻的政策问题由一个精选的、上流的、非常不具代表性的九人小组来考虑并解决,违背了一条比无代表则无税的原则还要基本的原则,那就是:无代表则无社会转型。”
 
诚然,最高法院按某种标准来看已经相当多样化。它首次拥有三名女性大法官,其中一名是西语裔。它还用有一名非洲裔成员,这在其历史上仅是第二次。
 
而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斯卡利亚写道,最高法院“仅有的九名男女大法官,都是曾经就读于哈佛或耶鲁法学院的成功律师”。斯卡利亚读的是哈佛,与最高法院的五名现任成员一样。而其他三名大法官读的是耶鲁。
 
有个小小的注释,大法官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在2012年曾经开玩笑说。“金斯伯格大法官(Justice Ginsburg)在哥伦比亚读过一年,”哈佛大学法学院前院长卡根说。“你知道吧,够寒酸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在哈佛大学法学院读了两年之后,随丈夫搬到纽约,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律学位。)
 
自大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于2010年退休以后,最高法院首次没有了信奉新教的成员。斯卡利亚是天主教徒,与最高法院五名现任大法官一样。其他三名大法官是犹太人。
 
总的来说,斯卡利亚似乎对精英法律意见持怀疑态度,认为那些意见可靠地反映了自由派正统观念。针对最高法院考虑的同性婚姻案子,他写道,“高楼大厦律师对这些案子所涉及问题的最显著态度在一个事实上有所暗示,即美国律师协会认为,递交一份支持恳求者的摘要符合其成员的意愿。
 
在其他方面,目前的最高法院可能也不了解普通律师,更不要说普通美国人了。
 
现任大法官中有三位曾在最高法院担任法律助理。只有一位担任过主审法官,没有一位曾在州法院任职。没有一位参加过公职竞选。
 
除一名大法官外,所有大法官都曾担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这八名大法官都曾在也许可被称为Acela巡回法院(Acela是下列城市之间的快速铁路服务,译注)的波士顿、纽约、费城和华盛顿的上诉法院工作,只有一个例外。
 
斯卡利亚在去年6月的异议中写道,他的愿望是各种各样的多样性对司法任命并不重要。“法官的挑选恰恰是因为他们作为律师的技能;他们是否反映特定选民的政策观点不(或不应该)相关,”他写道。
 
但是,他补充说,一个能够在宪法中找到同性婚姻权利的法院,是在做使用法律技能来解释法律材料之外的事情,他的意思是,总统应该考虑除法律能力之外的因素。
 
“对现今社会动荡问题做出裁决的最高法院的显著不具代表性的特征将会无关紧要,如果投票者们在以法官的方式工作,在回答一个法律问题,那就是美国人民是否曾经批准过一条宪法规定,该规定可以被理解为禁止了婚姻的传统定义,”他写道。
 
奥巴马在决定接任者的提名时将考虑许多因素。他无疑会提名意识形态比斯卡利亚要左的某个人。但他也许想听听这位已去世的大法官让最高法院的组成多样化的呼声。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