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孕期感染兹卡就该堕胎?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怀孕六周的时候,玛加丽塔·罗莎·巴里奥斯(Margarita Rosa Barrios)开始感到身体出现了一些让这里的准妈妈们感到恐惧的症状:眼睛肿胀,关节疼痛,持续发烧三天。正如自己所担忧的,她感染了兹卡病毒。

怀孕六周的时候,玛加丽塔·罗莎·巴里奥斯(Margarita Rosa Barrios)开始感到身体出现了一些让这里的准妈妈们感到恐惧的症状:眼睛肿胀,关节疼痛,持续发烧三天。正如自己所担忧的,她感染了兹卡病毒。
 
24岁的巴里奥斯知道,兹卡(Zika)疫情在邻国巴西蔓延期间,据称有成千上万的婴儿出生时出现头异常小的症状,研究人员表示,这是由兹卡病毒造成。
 
况且,巴里奥斯怀的不只是一个孩子,而是双胞胎。
 
 
哥伦比亚有将近3000名孕妇处在和巴里奥斯一样的痛苦中,她们在感染兹卡病毒后康复,跟着却陷入了这种可怕的两难境地。与巴西的情况不同,在哥伦比亚,法律允许在某些情况下人工流产,一些怀孕妇女有了终止妊娠的选项。
 
在美洲地区,哥伦比亚新近成为对抗兹卡病毒的第二个战场。至少有2.5万名哥伦比亚人感染了这种病毒,有官员表示,这个数字可能会激增至60万。
 
不过,与2014年已经有大约150万感染病例的巴西不同,哥伦比亚去年10月才出现了第一批兹卡病毒感染病例。在这里,感染病毒的孕妇大多还没生产,还没出现婴儿出生时头异常小的确诊病例,这种症状被称为小头畸形症。
 
 
这使哥伦比亚的女性陷入需要考虑人工流产的艰难境地,有些已经这么做了——尽管该国还没有出现小头畸形病例。
 
“关于这种疾病,我们不了解的地方还有很多,”哥伦比亚卫生部副部长费尔南多·鲁伊斯·戈麦斯(Fernando Ruiz Gómez)说。“我们所知道的是,我们在哥伦比亚看到的兹卡病毒感染情况,与在巴西的经验有越来越大的差异。”
 
哥伦比亚是拉丁美洲为数不多的有堕胎法允许女性在多种情况下终止妊娠的国家之一。这些情况包括强奸、会导致胎儿无法在子宫外存活的先天缺陷,或存在损害孕妇生理和心理健康的风险。
 
尽管合法堕胎在哥伦比亚并不多见,但有迹象显示,这项法律正在经受一次重大的新考验。一些卫生官员表示,小头畸形症可以成为堕胎的理由,如果胎儿有患此类病症的迹象,他们会给孕妇提供堕胎服务。
 
 
其他人在这方面走得更远。
 
巴里奥斯表示,她的医生提出可以给她进行堕胎手术,尽管并没有证据显示她怀的胎儿患有小头畸形症。
 
“医生问我是否做好了生出两个畸形儿的准备,”她说。“怎么能跟一个母亲讲这种话?”
 
28岁的瓦妮莎生活在沿海城市巴兰基亚,她表示,在得知自己感染兹卡病毒后,她决定终止妊娠。超声波扫描显示,她怀的胎儿可能如医生所说有先天畸形,而且有可能是小头畸形症。
 
“我哭得很厉害,”瓦妮莎说。她要求报道时不使用她的全名,因为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堕胎了。“我们是天主教徒,会向上帝祷告。我们决定放弃这个胎儿。”
 
这个问题正变得愈加复杂,因为兹卡病毒和婴儿患小头畸形症之间存在联系这一点,还没有得到科学证明。有多名国际卫生官员表示,他们对这种联系持“强烈怀疑”态度。但他们也警告,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在数月之后才能确定。
 
即使兹卡病毒不会引起小头畸形症,往往也无法预测胎儿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患小头畸形症的婴儿有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心理和生理残疾,但也有大约10%的这种婴儿没有什么缺陷。
 
兹卡病毒已经在哥伦比亚的250个城镇传播开来。靠近委内瑞拉边境、有65万人口的库库塔,正好处在会传播这种病毒的蚊子滋生的区域,这种蚊子还会传播另外两种病毒,即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热。
 
在库库塔街头,现在很难找到一个不曾感染兹卡病毒或不认识此类感染者的人。很多是全家人都染上了这种病。
 
这个城市的中心有个不小的帐篷营地,有数十个无家可归的哥伦比亚人住在里面,他们在去年因没有合格的签证文件而被迫离开了委内瑞拉。街对面有一个涵洞,里面聚集了成群的蚊子。
 
有两名孕妇生活在这个营地。这里的住户称,这两人都还没有感染兹卡病毒,但他们认为最终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感染。
 
37岁的马琳娜·奥提兹(Marlenia Ortíz)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其中有一个孩子已经染上兹卡病毒。她说,去年他们一家人都曾感染基孔肯雅热。
 
“家里没一个人能逃脱,”她说。“这次的兹卡病毒也是一样。”
 
哥伦比亚官员正在绞尽脑汁寻找应对这种疾病的方法,他们提醒女性最好将怀孕计划推迟几个月,直到医学界掌握更多有关这种病毒的信息,更了解它对婴儿的影响。
 
不过,最近几个月,在有可能带来控制这种疾病的创新方法的研究上,这个国家取得了进展。哥伦比亚安蒂奥基亚大学(University of Antioquia)热带疾病专家伊万·达里奥·贝莱斯(Iván Darío Vélez)表示,那里的科学家已经成功繁殖出一种可以抗兹卡、登革热、基孔肯雅热病毒和黄热病的蚊子。
 
为了培育这种品种,贝莱斯博士让一些蚊子染上一种可以阻止昆虫携带兹卡病毒的细菌。当这些蚊子和容易染上兹卡的蚊子交配后,其后代就会具备这种抵抗力。
 
“结果很令人振奋,”贝莱斯以麦德林附近最近进行一个试点项目为例说道。在这个项目中,研究人员已经实现让80%的蚊子无法传播兹卡病毒。
 
库库塔这家主要医院的院长胡安·阿古斯丁·拉米雷斯(Juan Agustín Ramírez)博士说,自去年10月以来,有80%的孕妇都是携带着兹卡病毒前来就诊。
 
其中大约有35%的孕妇是在妊娠头三个月住进医院,那是最有可能出现小头畸形症的阶段,他说。
 
拉米雷斯还表示,该院还没有进行过和兹卡病毒有关的堕胎手术,但他肯定地表示,任何女性都会得到堕胎的选择,只要她的胎儿有患小头畸形症的迹象。
 
他表示,任何女性都不该被迫养育一个“简单来说,对社会无益的孩子”。
 
巴里奥斯最终没有走到堕胎的那一步。
 
从病毒感染中康复之后,她就自己怀孕的情况和医生提出的堕胎建议与丈夫商量。她说,后来她做了个超声波扫描,显示肚子里的双胞胎发育正常,夫妇二人于是拒绝了堕胎的提议。
 
不过,巴里奥斯仍然感到不安。
 
她还在定期做超声波检查,查看胎儿有无先天缺陷。她说,作为一名天主教徒,孩子生出来后,不管是什么样,她都会接受。
 
“如果那是上帝的旨意,就顺其自然,”她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