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古巴向好莱坞敞开大门,本土电影人喜忧参半


来源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摘要:上月,唐·钱德尔(Don Cheadle)坐在哈瓦那老城的一家咖啡馆外,拍摄Showtime的喜剧剧集《谎言屋》(House of Lies)。他抽着粗胖的雪茄,和三位同伴碰杯畅饮。

上月,唐·钱德尔(Don Cheadle)坐在哈瓦那老城的一家咖啡馆外,拍摄Showtime的喜剧剧集《谎言屋》(House of Lies)。他抽着粗胖的雪茄,和三位同伴碰杯畅饮。
 
 
这是新鲜的一幕:美国演员在古巴街头拍摄美国电视节目。而在上月之前,按照美国经济禁令的规定,这种行为还是违法的。
 
但美国财政部1月26日颁布新规,允许美国人在古巴拍摄有剧本的电影和节目。这是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新规为美国的电影项目,也为好莱坞与古巴资金不足的电影产业之间的协作敞开了大门,其中包括下一部《速度与激情》(Fast & Furious)和伊桑·霍克(Ethan Hawke)的一部电影。
 
“因为可以进入古巴,整个世界都变大了,”《谎言屋》的主创马修·卡纳汉(Matthew Carnahan)说。
 
 
卡纳汉称,作为一个取景地,古巴虽然充满挑战,但很能启发灵感。他接着表示,“我正在琢磨理由再去古巴一次。”
 
一连串需要租借古巴设备,雇佣古巴剧组人员的美国电影人,可能会让该国的独立制片业受益。古巴的独立电影产业出现于90年代末。当时,数字技术降低了电影制作的门槛,且国家用于电影制作的资金也枯竭了。
 
但一些古巴电影人担心,他们的政府会在向好莱坞张开怀抱的同时,继续冷落本国的电影人。古巴的独立制片公司运行在法律的边缘,从国家获得的资金非常少,甚至没有,并且常常难以让自己的影片通过审查。
 
“好莱坞的人想来古巴是好事,但现在时机不是很好,”古巴导演卡洛斯·莱丘加(Carlos Lechuga)说。“我们也有故事要讲,但目前,我觉得我们做不到。”
 
2014年,美国与古巴关系缓和,渴望去古巴拍片的美国人于是开始积极地咨询。《速度与激情》系列的制作方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一名女发言人称,下一部影片的部分镜头可能会在古巴拍摄。该发言人接着表示,公司“目前正在争取获得美国和古巴政府的批准”。
 
古巴的电影人也一直在打听。“我没有哪天不是在接待美国来的潜在客户,”29岁的奥斯卡·埃内斯托(Oscar Ernesto)说。他所在的中心制片公司(El Central Producciones)为波多黎各乐队“13街”(Calle 13)及红牛媒体公司(Red Bull Media House)等客户摄制音乐视频、广告和纪录片。制作工作在该公司设在迈阿密和哈瓦那的办公场所进行。
 
哈瓦那BIC制片公司(BIC Producciones)创始人鲍里斯·克雷斯波(Boris Crespo)称,去年一年,他一直在满负荷工作,为科南·奥布莱恩(Conan O’Brien)去年在古巴停留四天,以及历史频道1月在古巴拍摄的一集“极速巅峰”(Top Gear)提供制作服务。
 
和哈瓦那另一家制片公司海岛电影(Island Film)合作的卡纳汉表示,他被古巴剧组人员的“热情”和古巴演员的素质所打动。(《谎言屋》的拍摄是在新规生效前安排的,因此制片方必须得到财政部的许可。)
 
卡纳汉说,古巴缺的是像样的手机信号、较快的网络接入,甚至“像锤子这种我们没太在意的基本用品”。
 
获得拍摄许可的过程极其缓慢,他说。
 
克雷斯波说,政府资助的古巴电影艺术与工业研究所(Cuban Institute of Cinematic Art and Industry)“受制于自身的官僚体制”。
 
一些古巴电影人担心,美国的制片方会有意避开有争议的主题,以便获得古巴文化部门的拍摄许可。古巴的文化部门要求所有制片方提交拍摄项目的剧情梗概或剧本。卡纳汉称古巴文化部检查了《谎言屋》的剧本,但表示当局未要求修改,而且“对题材很有幽默感”。该剧的拍摄内容是拿古巴的官僚体制打趣。
 
但古巴的电影人表示,如果作品触及HIV病毒阳性患者的早期治疗,或古巴民众相互监视的文化现象,当局是不能容忍的。他们的电影关注的便是这类题材。
 
莱丘加称,他的第一部长片《蜜糖》(Melaza)讲述的故事关于一个曾是产糖基地的贫困小镇。影片在2012年的哈瓦那电影节上放映,并荣获“独立影评人奖”,但在之后近一年的时间里并未在古巴放映,后来也只在一家影院上映。
 
“政府不介意在这里拍《速度与激情》,但它不想让国内电影业拍摄关于现实生活的电影,”他说。
 
拉萨罗·冈萨雷斯·冈萨雷斯(Lázaro González González)表示,希望新规能减少在美国发行影片的难度。他2014年的纪录片作品《面具》(Máscaras)把镜头对准了异装演出的表演者,在古巴只进行了非常有限的放映。
 
目前,只有少数几个组织,如佛蒙特州的非营利机构“美洲媒体倡议”(Americas Media Initiative),在美国发行古巴的独立电影。冈萨雷斯称,更广泛的商业放映会带来更多收入。
 
第五大道制作公司(Producciones de la 5ta Avenida)执行制作人克洛迪娅·卡尔维诺(Claudia Calvi?o)称她感到失望,因为迄今为止,美国人似乎无意于联合摄制电影。她所在的公司和欧洲制片方合作,参与了几部影片的拍摄,如《新州旅店》(Hotel Nueva Isla)。她与西班牙旅行影业(El Viaje Films)共同制作的《新州旅店》是一部电影长片,描述的是一家废弃旅馆里的生活。她说,没有哪个美国电影人问过第五大道公司在做什么项目,或是讨论发展合作项目。
 
但两国关系的改善推动了双方的交流。在去年12月的哈瓦那电影节期间,圣丹斯学院(Sundance Institute)长片项目组织了一个由演员、导演和编剧组成的代表团,开办了以剧本创作、制片、纪录片剪辑和电影配乐为主题的研讨班。
 
当时,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的伊桑·霍克对记者表示,他想改编田纳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的《国王大道》(Camino Real)。他在发给《纽约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证实了自己的计划,并称他一直在哈瓦那选角。
 
圣丹斯电影长片项目主任米歇尔·萨特(Michelle Satter)称,两国关系缓和是与古巴下一代电影人交流思想,并通过培训帮助他们成长的机会。
 
“我们正在倾听,”她在洛杉矶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希望听到这些故事。”
 
卡纳汉称,他正在琢磨一个针对古巴的项目,比方说让他们更方便地使用设备,或是帮他们润色剧本。
 
他说,古巴有很多故事。
 
“那里现在太有意思了,”他说。“我希望能拿着一袋爆米花,坐在那里看。”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