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金融房市带动 悉尼贡献澳三成GDP增幅


来源于:澳洲新快报

摘要:在多数城市及区域随着矿业繁荣走向终点而苦苦挣扎的情况下,上财年悉尼复苏的经济贡献了澳洲经济增速的1/3。

悉尼经济增长全国最佳(《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在多数城市及区域随着矿业繁荣走向终点而苦苦挣扎的情况下,上财年悉尼复苏的经济贡献了澳洲经济增速的1/3。

 

SGS Economics and Planning针对本土城市及区域经济表现的分析显示,各地状况五花八门。其中,两大城市高速前进,但多数地区的人均GDP增幅有所下滑。

 

研究发现,上财年悉尼经济增长3%至3,780亿澳元,占全国GDP的23.3%。金融服务业的表现最好,其次是传媒及电讯,建筑,零售,房地产服务。

 

报告作者,经济师罗恩斯利(Terry Rawnsley)说:“悉尼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角色使其能挖掘全球央行所采取的刺激项目的好处。在受到金融服务业驱动的同时,其增长的基础很广,大量产业都做出贡献。”

 

悉尼还是最具生产力的首府城市,每小时工作增加的生产总值比全国均值高出约7%。上个十年悉尼经济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增长低迷,但过去3年的表现超过了其余地区。

 

上财年悉尼为澳洲GDP增幅贡献了30.3%,虽然低于上上财年的37.9%。罗恩斯利说:“这反映出悉尼对全国经济的重要性。”

 

与此同时,墨尔本的经济增长3.1%至2,840亿澳元,占全国GDP的17.7%。两大城市联手贡献了54.3%。不过,报告还表明,半数澳人生活在人均收入下跌的区域。

 

在矿业繁荣的余波中,柏斯经济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上财年其经济增幅仅达0.3%,为1991年经济衰退以来的最低谷。布里斯班的增幅为0.9%,是史上第三低的水平。

 

新州、维州和南澳的边远地区,昆州全州及柏斯的人均GDP都降低了。罗恩斯利说:“这是消费者及商业信心一直如此低迷的原因。”

 

为了凸显经济差异,报告假设了1种情景,即每个区域由自己的央行来制定当地的利率。结论是,上财年悉尼的利率最高,达3.5%,远超澳储行(RBA)目前设定的2%。墨尔本的为2%。柏斯方面则从2012-13财年的2.5%锐减至1.25%。布里斯班的也从1.5%跌至1%。

 

罗恩斯利指出,区域增长的大差异是澳储行面临的挑战。

 

他说:“在其余地区面对许多逆境而难以发展的同时,澳储行必须管理好悉尼及墨尔本繁荣兴旺的经济。”另一方面,虽然悉尼经济表现良好,其前景存在不确定性。金融产业的规模意味着,该市比其它地区更容易暴露在全球金融状况的枪口下。因此,近期各地股市的动荡可能拖累经济增长。

 

此外,悉尼经济还可能被冷却中的房市影响。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