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万庆良受贿过亿揭秘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深圳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陈族远贿赂一项就达人民币5000万元。

2015年12月25日上午8时30分,广西南宁市中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受贿案一审开庭。官微同时称,万庆良被控利用职务便利受贿1亿1125万余元。根据此前公开报道,万庆良于2014年6月遭中纪委调查。

 

落马548天后暴瘦出庭 当庭痛哭流涕

 

从官微发布的万庆良出庭受审的照片看,他明显比此前清瘦许多。

 

据媒体稍晚报道,受审时万庆良当庭认罪悔罪,痛哭流涕,对自己犯下严重的受贿罪行表示万分悔恨,深感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家人,恳求法庭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现年51岁的万庆良为广东本地干部,梅州市五华县人、客家人,他的仕途起步也在梅州市。曾历任梅州市委常委、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揭阳市市长、市委书记等职。

 

2008年1月,万庆良当选为广东省副省长,分管外经贸、口岸、旅游、侨务、外事、粤港澳合作、对台工作等,是当时广东副省长中唯一的一位“60后”。2010年4月起,兼任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由此成为改革开放后广州最年轻的市长。2011年12月,万庆良升任广州市委书记,2012年5月任广东省委常委。

 

万庆良也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并一度被外界看好成为广东省省长候选人。但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有关他涉及贪腐被调查的传言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2014年6月27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至此次出庭受审,其已落马548天。

 

有消息曾透露了万庆良落马当时的细节:两名中纪委人员和4名武警,在有40多名官员参会的广东省委会议会场宣布“双规”万庆良。据报道,万庆良在“双规”文件上签名后便瘫倒下来,最后被架扶着离开会议室。6月27日下午他被直接押送北京,乘坐的是东航飞机,头等舱全部清空,并与后舱封闭。

 

身涉揭阳窝案

 

对于万庆良落马的原因,外界普遍认为是揭阳窝案的延续。

 

2013年初,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广东省纪委立案调查,并于同年7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5年4月21日,陈弘平案在佛山中院开庭审理,其被控受贿、贪污、行贿三项罪名,贪腐涉案金额超过1.3亿元,一审后法庭称将择日宣判。

 

在2003年到2007年间,陈弘平与万庆良一直是“工作搭档”,并在万升任副省长后,从揭阳市市长接任市委书记。陈弘平被查后,万庆良也一度被传涉案受到调查。而揭阳窝案此后持续发酵,包括揭阳市副市长郑松标,揭阳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刘盛发在内的多名市级领导陆续落马。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主政揭阳五年,其政绩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引进多个大项目,拉动揭阳GDP迅速增长;二是实施“30亿工程”改变了城市面貌。但在这“30亿工程”中,与商人有利益交换。

 

所谓“30亿工程”是因总投资约30亿元而得名,包含“两河四岸建设”、市政建设等106个具体项目。该工程实施前,“揭阳像一个大农村,如今揭阳是城市的样子。”5年间,在一系列项目的拉动下,揭阳的GDP一路攀升,年增长率分别为:7.3%、7.4%、9.0%、14.1%、22.1%。2009年,广东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评价揭阳“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同年,海内外报刊上刊登大量“揭阳崛起”的宣传文章。

 

媒体披露,在揭阳,万庆良的一位为人熟知的商人朋友,是深圳安远集团董事长陈族远。他来自揭阳所辖的揭西县。2003年底,陈族远向云南省交通厅前副厅长胡星行贿3200万元,但却一直被取保候审,未被提起公诉,受到媒体普遍质疑。

 

万庆良在揭阳力推的“30亿工程”的30亿资金正是来自深圳安远集团。

 

今年3月,广东省监察学会纪检期刊的微信公众号还曾发文披露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钟金松的贪腐之路,并提及了揭阳窝案的另一核心人物——黄鸿明。

 

据悉,黄鸿明涉嫌贿赂广东省多名高官,其中包括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等多位揭阳干部,以及曾主政揭阳多年的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钟金松也是在黄鸿明的“帮助”下,得以结识万庆良。2014年,中央纪委在调查万庆良案的过程中,发现钟金松的犯罪线索,并于当年8月转交给广东省纪委。

 

文章称,黄鸿明是“广东百强民营企业”创鸿集团董事长,创鸿集团起步于揭阳,万庆良亦在揭阳主政多年。2010年,万庆良担任广州市长,创鸿集团总部亦于同年迁往广州。二人还同为华南理工大学第三届EMBA学员。

 

在万庆良被中央纪委带走之前,有关部门要求,将因陈弘平案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的黄鸿明重新收押。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一阶段,黄供述了自己行贿多名官员的犯罪事实。其中,钟金松在未经招标情况下,将广晟公司下属的番禺万博数码城项目建设交给创鸿旗下公司,并一次性收受黄鸿明贿赂500万元。

 

2015年1月,在退休两年后,钟金松落马。他交代,之所以将该项目介绍给黄鸿明,一方面是因为项目投资巨大,利润丰厚,利益输送空间大;另一方面是在项目所在地广州,黄鸿明拥有“强大背景”,办理各种报批手续方便快捷。

 

“强大背景”所指,即为万庆良。

 

此外,外界也有传万庆良是被自己的前妻告“御状”告倒的。

 

据称,万庆良的前妻广东保监局人事教育处原处长吴惠茹,是叶剑英之子叶选平夫人吴小琴的外甥女,2013年万和前妻离婚时吴惠茹就说了不会放过他。

 

广州城建“大展拳脚”

 

主政广州后,万庆良依然对城市规划建设颇有兴致。

 

据媒体报道,他在2012年初的市委十届二次全会上提出了“一个都会区、两个新城区(南沙滨海新城、东部山水新城)、3个副中心(花都、增城、从化)”的城市发展思路,2013年又提出了9个“新城”的想法。两个新区、3个副中心再加上9个“新城”,广州市一下子有了14个发展平台。对此,一些学术界人士有不同看法。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马向明曾撰文指出,广州的“新城”是各区在总体规划的功能布局下提出来,由市审批。在各区分别提出计划的状况下,很有可能出现整体失控。

 

2014年9月高调重启的“广州光谷”或许是这种现象的一个注脚。和赫赫有名的武汉光谷相比,广州提出的光谷计划最显著的特点是并不存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谷”,相关行业被分散在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科学城等16个产业聚集区,几乎覆盖了全市每个区县。如此分散,很容易出现各自为政,无法统筹的局面。

 

万庆良的施政策略中另一个遭人诟病的,是风风火火的“造湖”运动。2012年,广州提出新建六大人工湖,而且一个比一个大。号称投资60亿的萝岗九龙海,建成后将“比西湖还大”。因为选址在一处山岗上,且耗资巨大,该工程遭到学者和媒体质疑。2014年市规划局公布的消息显示,该人工湖的规划规模已经从5.5平方公里下降到3平方公里。

 

除了在城市发展上提出自己的思路,万庆良也曾高调铁腕治理腐败问题。在他任内,仅2013年一年,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就立案调查了682人,其中包括14名市管干部。万庆良打击贪腐的一大特点是主攻窝案。曾任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党委书记的郭清和,在调任从化市市长后被查,他所在的林业和园林系统窝案随之曝光,涉案达13人。

 

然而,不久之后,万庆良最终也成了他曾经重点打击的那类贪腐对象的一员。

 

被控受贿逾1.1亿 单项受贿达5000万

 

此番万庆良受审,起诉书中指控称:2000年至2014年,被告人万庆良利用其担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揭阳市市长、市委书记、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市长、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深圳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陈某某(即前文提到的陈族远)、广东创鸿集团有限公司黄某某(即黄鸿明)等十五个单位和个人,在企业发展、项目开发、规划调整、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万庆良直接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林某索取、收受上述人员所送的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1086万元。

 

其中,来自陈族远、黄鸿明的贿赂金额最多。仅仅直接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林某非法索取、收受陈族远贿赂一项就达人民币5000万元;从黄鸿明处受贿港元3790万元、价值人民币705万元的翡翠饰品25件。

 

“600帝”与会所腐败

 

值得一提的是,在万庆良落马和受审之时,除了他的贪腐事实之外,其曾经的荒唐言行和奢靡过往也再度被扒出晾晒。

 

2011年,万庆良曾在广东省委全会上发言:“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珠江帝景当时的市面价格大约在3.5万元/平方米,这样的顶级豪宅每月租金至少也要4000元,而市长花了600元就能租到。一时间,万庆良成为广州市民的笑谈。

 

虽然相关报道后来被撤下,但“600帝”的名号早已在坊间不胫而走。在万庆良被查处的当晚,一家本地餐厅就打出“万众欢腾,欢庆下马,业界良心,套餐600”的广告,还有网友迅速创作出段子:“珠江帝景130平方米江景房精装修家电齐全带电梯,前任租户因工作变动特将此好房出租,月租只要600。非中介,急,在线等。”

 

万庆良曾几次畅游珠江。2011年7月,他参与了横渡珠江活动,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而第一名正是时任市委书记张广宁。据报道,万庆良此前并不会游泳,仅仅突击练习了15天。

 

据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一位官员描述:“我本来游在前头,接连被张书记和万市长超越了。”游到半路,这位官员身边冒出一个蓝色泳帽的身影,两下就划到他前头。“我一看是张书记,赶紧叫泳伴快点别落后了。”话音刚落,万市长紧随张书记的步伐从旁“超车”。“万市长才学了两个多星期游泳,没想到这么能游。”

 

龙舟邀请赛也是万庆良钟爱的项目,他所在的由市领导组成的“一哥队”连续4年参赛,前三次都顺利夺冠,但引发诸多“作秀”的质疑。2014年的比赛中,“一哥队”终于卫冕失败,把冠军头衔让给了外国友人队。

 

2015年12月15日至28日,央视和中央纪委官网同时开播专题片《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落实八项规定精神正风肃纪纪实》。专题片首次披露了万庆良出入高等会所、付晓光公款吃喝等多名省部级官员奢侈浪费的细节。

 

据悉,自2013年底中央下发通知要求遏制“会所中的歪风”以来,一大批会所被关停、转作他用,但至少仍有7名省部级以上官员出入此类高端场所。分别为: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肖天、江苏省委原常委赵少麟、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和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其中,周本顺被指“频繁出入”,且“生活奢侈、挥霍浪费”。赵少麟更是纵容其子开设私人会所,并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有关领导干部。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