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新铁幕”开启——欧洲重回1989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巴黎恐袭后,人们对于欧盟内各国无边境的自由出入感到担心。

巴黎恐袭后,人们对于欧盟内各国无边境的自由出入感到担心,再加上仇外的政客以及不负责任的记者所挑起的对难民的严重偏见,让欧洲人对外来者愈加害怕。

 

现在,欧洲各国纷纷起“墙”。在匈牙利,“墙”就是看的到摸得着的铁丝网栅栏,就像过去的“铁幕”。而在申根区,如法国、德国、奥地利和瑞典,“墙”是更为严格的边境管制。

 

同时,欧洲到处都是 “心墙”,并且这堵墙的高度与日俱增。用来筑这堵墙的灰浆混合着完全可以理解的恐惧——巴黎恐袭后,人们对于欧盟内各国无边境的自由出入感到担心,再加上仇外的政客以及不负责任的记者所挑起的对难民的严重偏见,让欧洲人对外来者愈加害怕。

 

我们现在看到的2015年的欧洲,是历史倒退回1989年的欧洲。旧时欧洲“铁幕”的推倒是始于剪断匈牙利和奥地利之间的铁丝网。而现在的“铁幕”是匈牙利率先开始建立的铁丝网,匈牙利总理奧班•維克多(Viktor Orbán)正在煽动对难民的偏见,今秋的早些时候他说,“欧洲只能留下基督徒,欧洲必须阻止穆斯林移民的进入”。

 

法国最大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和《太阳报》的主编凯尔文•麦克肯兹(Kelvin MacKenzie)对此持相同观点。《太阳报》还在报纸上大肆误导在英国穆斯林中的民意调查结果,其专栏标题为:“该项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显示,我们必须对年轻的穆斯林移民关闭大门。”

 

他们这种以为“关闭大门”就可以把恐怖分子排除在外的做法很天真。就好像英国已有的270万穆斯林不会再生孩子了。就好像欧洲人数不多但极具危险性的伊斯兰恐怖分子已经不在英国了。其实,对欧洲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中的许多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欧洲人,他们或许就在英国、比利时和法国的某条街道上出生长大,并在那里变得越来越激进。

 

现在,许多欧洲人,甚至是那些申根区的,都认为自己的国家必须重新建立边境管制制度。自巴黎发生恐袭后,调查显示荷兰约有70%的受访者表示国家应该关闭边境。

 

最新一期的欧洲民意调查问及“以下哪个你认为是欧盟最大的优点?”57%的被调查者答“欧盟内的人、商品和服务可以自由流动”(排在第一位)。在最近几年里,这个选项同“成员国之间的和平”一直互相竞争第一的位置。

 

显而易见,有三点导致了“墙”的重起。

 

第一,纯粹的欧盟中人员的流动规模。2004年欧盟扩大后,来到英国的主要是来自东欧的移民,最具代表的是波兰的水管工(现在很可能是博士生或银行经理)。同时来到英国的还有来自南欧的移民,自欧元区危机开始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的博士们被迫来到欧洲成为了伦敦或柏林的服务生。这同申根区没有关系(英国不是其成员国),但是欧盟存在的关键就是所有人事物在欧洲内可以自由流动。

 

第二,难民危机。越来越多的人由于战争、恐怖、经济问题逃离家园(这三个原因已经代替了老式的独裁专制统治),这些难民来自中东和非洲的大部分地区。他们把命交给走私者,通过偷渡到达欧洲,其中大多数人选择了这片希望之乡的中心——德国。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的统计,截至11月19日,2015年有850,571名“难民和移民”通过海上到达了欧洲,而其中的3,485名在海上死亡或“失踪”。地中海对他们而言,既是希望的地平线,又是巨大的海葬场。

 

那些经地中海偷渡而来的人中,仅50%多一点是来自叙利亚的,另20%来自阿富汗。如果以“是否在本国有足够充分的可能被迫害为标准”,他们中的许多人,是100%的真正的难民。但是联合国难民署表示,这些人中必然也包括一些因为国家政府倒台导致生活条件异常恶劣而逃离的人。这同有30年历史的由26国组成的申根区相关,因为一旦难民通过此区域进入,由于缺少边境管制,更容易进入德国,而这正是这些难民想做的(甚至早于2015年夏天默克尔公开表示德国将欢迎所有难民到来之前)。

 

第三,“伊斯兰国”(IS)的恐怖分子。最近他们在巴黎发动了恐怖袭击,杀死了许多的无辜平民。巴黎恐袭中大部分的恐怖分子是从小生长在欧洲的,尽管有些人在叙利亚或阿富汗接受过培训。巴黎恐袭中的一名罪犯还可能持有(真的或假的)叙利亚护照,扮成“难民“进入了无边境管制的申根区。无论如何,正是申根区,使他们得以自由进出布鲁塞尔,实现无国界杀人。

 

现在,在被恐怖威胁笼罩的欧洲,随着政客和大众传媒的言论煽动,以下词汇都被混作一团:完全合法的欧盟公民、外来的非法移民、半经济移民半政治难民、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来自厄立特里亚的传统政治难民、穆斯林和恐怖分子。从波兰的水管工到叙利亚的自杀式人体炸弹,不知怎的全部被概括为:“难民”。

 

同时,几十年前移民到英国的波兰水管工的新政府——波兰,号称是由乐善好施的基督徒组成的,也加入了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队伍,表示不会接受任何穆斯林移民。

 

因此,除了欧元区危机开始的南北分歧,新的东西分歧出现了。东欧拒绝团结一致,在另一方面,他们也是这么呼吁欧洲伙伴国的。于是,东南欧国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在今日,马其顿的警方在希腊边境同移民发生交火,大约40人受了伤。这只是对巴尔干半岛未来的小小的预演,如果不是因为欧盟的外部不容易通行(特别是经土耳其的),如果不是因为北欧明确表示“不再接收难民了!”这块区域的冲突也不会这么剧烈。

 

默克尔(她原先是东德的,所以知道“铁幕”那一头的生活是怎样的)曾说过:“为了让年轻人感受到自由开放的欧洲的价值,或许我们应该关闭国境一天或两天。”

 

我们或许该尝试一下她的建议,讽刺的是,她自己却异常慷慨大方,大门敞开欢迎所有难民,而没有想到过其他欧洲国家会跟着她这么做。

 

关闭国境一两天,是否真的会让年轻人感受到自由开放的欧洲的价值?这个问题留到以后再讨论。此刻,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欧洲这个曾经“墙”起“墙”倒的大陆,如今又历史重演,各国又纷纷筑起了“墙”。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