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议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议事

交通补贴会否演化为公务员“新福利”

 

近日,多地公布公车改革方案和公车补贴标准,不少地方车补标准都“顶格”定为130%,引发公众质疑。中央车改办有关人员回应称,大多数省份车补都采取了细分档次的做法,可能有两到三档确实存在“顶格”情况,但不可能存在全部“顶格”执行的情况。

 

在“一刀切”发放补贴的情况下,公众的质疑不可避免。如何让公务交通补贴能够真正姓“公”?鉴于人大及其常委会有监督财政的职责,建议将这一难题提交各地人大,让各级人大通过公开听证、第三方参与、科学评估等方式,依法监督公务交通补贴的发放和使用情况。当然,人大和人大代表履职时,还要广泛问计于民,倾听民众意见。

 

莫让“数据注水”错过经济治愈良机

 

据新华社报道,多年来地方GDP“增速高于全国、总量大于全国”的统计乱象引发公众质疑。相形之下,东北三省部分地方数据造假之风尤甚,其中最荒谬的例子就是,倘若依照各地汇报的产业成长性计算,东北一些县域经济规模已超过香港。

 

正是被权力“美容”过的数据,让这些地区在面临经济“积弊”的时候,错过了及时治愈“病痛”的良机。尽管关于统计造假的问责规定并不少,但现实中,《统计法》实施多年来处罚官员的最高级别是县级,且处罚止于行政处分、罚款。统计数据的进一步公开,以及畅通民众监督举报的渠道,是“统计打假”的基础。

 

“全国第一拆”该谁来买单

 

天津水岸银座因项目公司资金链断裂,已建成高楼存在擅自更改规划、严重的“偷面积”等问题及更为严重的安全隐患面临拆楼。它的开发商是在津城“红极一时”、现已身陷囹圄的赵晋——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

 

花一生血汗钱购买此楼商品房的业主已经倒了大霉,而超高层公寓难以估量的拆除费用最终由谁来买单,也充满了疑问。很有可能的是,天津当地将被迫兜底,这意味着每个天津纳税人间接为这座烂尾楼掏了一笔钱。如何更好地扎紧制度笼子,绝不轻易让赵晋之类人可以轻易越界、胡作非为,不再让一座座问题百出的高楼拆了建、建了拆,是中国走向法治化的长远命题。

 

家长联名请愿补课中的公平焦虑

 

日前武汉家长发声——“周四下午3点在武昌区教育局门口有一场签名请愿活动,目的是请求教育局恢复高中晚自习和周六的校内补课!希望家长们支持!”这条通告在武汉市高中学生家长群中引起轰动。

 

曾经反对补课的,是家长;如今联名请愿要求补课的,也是家长。并非家长们多变,而是经过时间检验发现,“禁补令”禁得了学校,却禁不了培训机构。到头来,要想成绩好,学生仍然还得参加培训机构的培优。与此同时,培训机构的价格水涨船高,很多家长发现反对补课白忙了,从经济上算账还上当了。改变唯分数的高考选拔机制才是根本。

 

“90后不考公务员” 多元时代需要多元成才观

 

一项对2165名90后所做调查的显示,仅6.7%的受访大学生选择参加公务员(课程)考试。今年国家公务员招考人数创历史新高,但是,平均竞争比却是5年来最低。上海公务员考试报考人数逐年下降。

 

“90后不考公务员”固然有反腐政策发力的因素,也和青年人价值观念的转变有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局限于“铁饭碗”,而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从事跟自己的兴趣、爱好和人生规划匹配的工作。在利益主体多元化、价值观念多样化的今天,只要找准精神坐标、建设精神家园,不论是当公务员,还是创新创业,抑或从事其他职业,都值得尊重。

 

化解二胎矛盾全靠父母

 

近日,一段男孩要求妈妈不生二孩的视频在网上热传,男孩边哭诉:“妈,我今儿就把话撂这儿了,你要是敢生二胎,我就敢死!”“我不想要弟弟妹妹,你们把爱分给弟弟妹妹更多,就不爱我了……”

 

随着二孩政策彻底放开,又有一大波人获得准生许可。对于认知有待完善的孩子来说,接纳新的家庭成员,并学会与之分享爱,分享好吃、好玩的东西,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责任落在了父母的肩上。没有化解好矛盾的这些父母,最大的悲哀不是孩子不允许自己生二胎,而是养育出一个以死相逼来达到目的的孩子。

 

拍卖“航班时刻”需慎之再慎

 

有媒体报道,广州白云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将启动航班时刻资源市场配置改革试点,未来将引入“拍卖”和“抽签”方式。不少业内人士担心,将原本无偿获得的资源变为有偿,航企有可能会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航班时刻资源越是“珍贵”,越要慎重进入市场,市场可以在竞争中实现动态公平,但这种基于利益的公平,会发生诸多无法预知的弊端,同时也会合力推动机票价格的上涨。只要全部程序阳光透明,行政分配依然是保障各种资源可持续和公平的首选,美国、英国等少数国家在成熟的市场体制下,对航班时刻依然没有完全放弃行政分配,而是采用“两结合”。

 

水电站员工“挟尸要价”何其荒唐

 

陕西眉县少女丽丽于2015年12月6日失踪,家人苦寻无果,9日当地水电站员工找到家属称闸门处发现尸体,家属准备捞尸时却遭其索要6000元打捞费。之后,丽丽家人得知,丽丽尸体6日就被绑在岸边,涉事员工没报案而忙于找家属索打捞费,“耽误了警方的最佳破案时间”。

 

“挟尸要价”让人寒心,更令人寒心的是,连有些属“公”的单位人员也趁机打劫,甚至为了“要价”连起码的报警、保护现场等责任都摒弃了。对此,相关的调查问责必须落地,给汹涌舆情以交代。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