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人民币贬值悬疑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市场普遍认为,中期看人民币仍存贬值压力,波动率有望继续上升,只是节奏仍将在央行把控范围内。

在连续10个交易日下跌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日前终于出现反弹。

 

2015年12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746,较前一交易日上涨7个基点。这是十连跌之后的连续第二天上扬。前一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4753,较上一交易日上涨61个基点。

 

自12月7日起,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连续10个交易日下调。12月18日,该报价为6.4814,创2011年6月以来最低点,较12月4日中间价6.3851下调近千基点。

 

不过,上述这一止跌回稳很快又被B股“黑色星期一”所打破。

 

12月28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750,较前一交易日下跌37个基点。午后B股出现断崖式下跌,市场猜测与外管局个人外汇业务监测系统上线有关,恐慌情绪拖累人民币午后大跌。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收报6.4880,大跌百余点,刷新4年半新低。离岸价受此影响亦跌回6.55关口。

 

对于2016年人民币走向,市场普遍认为,中期看人民币仍存贬值压力,波动率有望继续上升,只是节奏仍将在央行把控范围内。

 

贬值压力大

 

在美联储加息前后,美元走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普遍承受贬值压力,且美联储2016年预期加息4次,随着中美利差收窄,未来资本流出、人民币贬值压力依然较大。

 

北京时间12月17日凌晨3时,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0.25%-0.5%,这是其9年多来首次加息,史无前例的长期超低利率时代结束。

 

《中国经贸聚焦》记者拿到的一份海通证券最新研究报告表示,历史经验表明,美国降息后,国际资本主要流向新兴经济体,而美国加息来临时,美元资产吸引力提升,资本从新兴经济体回流,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压力较大。1990年代后美联储的3次加息,都带来了新兴货币的大幅贬值。

 

尽管2004年美国首次加息后的一年内,巴西、墨西哥、印度、土耳其等基本面较好的经济体货币反而出现反弹,但本轮美联储加息时,发达经济体复苏相对较快,新兴经济体则因大宗商品熊市依然未现企稳迹象,因此,预计未来其货币贬值压力仍大。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同时称,从国际经验,利差主导汇率走势。利差同样主导人民币走势。

 

据解释,自人民币汇改以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和中美利差基本一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大幅降低联邦基金利率,并推出三轮QE,中国的宽松力度不如美国,中美利差逐渐扩大。从2008年至2011年,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逐渐扩大至2%以上,人民币对美元不断升值。而2011-2014年中美利差保持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相对稳定。

 

中美两国货币政策自2014年起产生分化,美国逐步推出QE3并于近日加息0.25个百分点;而中国则自2014年开始进入新一轮降息降准的宽松周期。两国利差快速收窄,中美10年期国债利率由1.5%以上缩窄至如今不到80bp。

 

利差收窄后,资本项下持续流出。随着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账户开放进程加快,中国外汇储备与经常账户之间开始出现分化。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贸易余额屡创新高,但与此同时,外汇储备却不断下降。资本账户成为驱动外储变化的主要因素。

 

自2014年至今,中国首次经历持续一年半的外储下降过程,加之2015年“8•11”汇改后汇率形成机制更加灵活,导致人民币持续面临贬值压力。11月中国外汇储备3.44万亿美元,较2014年6月3.99万亿的高点下降达5500亿美元。2015年内人民币已相对美元贬值超过4.3%。

 

姜超表示,12 月18 日,中美10 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2.94%和2.19%,利差已缩小至75 个基点,创四年新低。若2016 年美联储加息4次,其基准利率可能达1.5%,甚至出现中美利差倒挂的局面。未来资本流出、人民币贬值压力依然较大。

 

贬值7%?

 

在过去一个月各家机构公布的各种预测报告中,多数国际投行都预计未来12个月人民币贬值5%-7%。

 

12月28日,法国兴业银行研究团队发表报告预计,美元兑人民币2016年有望升至6.80,这意味着人民币将贬值近7%。

 

该行称,预计美元兑人民币升值将以温和的路径进行,然而对于升值进程是否一定有序还难以确信,主要风险在于中国可能的资本外逃;央行抛售外汇储备的意愿减弱也会使得升值进程偶尔出现波动。而人民币的走软,以及地区性的外汇市场波动,将有望使得日本之外的亚洲货币更多与美元解绑。

 

此前,摩根士丹利也预计人民币2016年年底将贬至6.80。凯投宏观同样预计人民币2016年底贬至6.80,但2017年回升到6.50。高盛则认为,人民币对美元将温和贬值,预计一年内将跌至6.60。

 

但中金公司最新研报认为,2016年人民币大幅贬值可能是小概率事件。因为当前的经济基本面不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中金估算人民币目前高估了3%-8%。此外,央行承诺在SDR(特别提款权)评审后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美元在明年可能也不会继续单边升值。不过,中金公司认为,倘若政府突然大幅收紧资本管制,或外汇储备下降的速度远远超过目前的节奏,则可能暗示人民币潜在的贬值压力在上升。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也指出,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尽管资本和金融账户仍可能出现一定逆差,但货物贸易仍有望保持较大规模的顺差,中国国际收支顺差的整体格局短期内不会改变,这决定了人民币不存在趋势性大幅贬值的基础,相应的资本亦不会出现持续、大规模流出现象。

 

此外,官方多次公开表达过不必担心人民币贬值的观点。

 

12月1日,央行副行长易纲在人民币纳入SDR的吹风会上表示,不必因人民币纳入SDR而担心人民币贬值。他指出,中国经济仍保持在中高速增长,货物贸易还有较大顺差,外汇储备也很充裕,所以不会贬值。加入SDR后人民币双向浮动不可避免,在尽可能的条件下央行不会干预市场,但如果国际收支或资本流动发生异动时,央行还是会果断干预。

 

外管局官员12月10日也表示,跨境资本流动的规模和速度在可承受范围内,国际收支结构稳健,人民币不存在长期大幅贬值基础。

 

12月28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第四季度例会称,稳健货币政策更注重松紧适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与美元“脱钩”

 

更值得关注的是,12月1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首度发布包括13种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

 

部分观点认为,这体现政策有意引导市场转变对人民币的看法,不再视其为与美元挂钩的货币,也可能是监管层在为人民币走软开绿灯。

 

高盛就表示,该指数的推出,显示中国金融监管当局有意让人民币通过挂钩一篮子货币,而不是仅仅盯住美元,实现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目标。“事实上,此举反而强化了人民币对美元缓慢贬值的可能性。”

 

更多人士则认为,人民币指数挂钩一篮子货币,有利于增强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地位,间接扩大人民币汇率的弹性波动区间,有助于推动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定价,缓解央行自身干预汇市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压力。

 

也就是说,央行不大会再次采取允许人民币汇率一次性较大幅度贬值的做法,而是让人民币汇率与市场化定价“接轨”。这令人民币汇率反而可能从中受益。

 

招商银行高级分析师刘东亮称,CFETS指数推出标志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进程将大幅推进,“这是人民币与美元正式脱钩的信号,中国的汇率政策由盯住美元向盯住一篮子货币转变,兑美元汇率的稳定将让位于兑一篮子货币稳定。”

 

在业内人士看来,该指数面世的更长远意义,在于它将扭转市场关于人民币汇率高估的普遍观点,甚至可能让人民币避免陷入货币竞争性贬值大战的“纠葛”。

 

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张刚表示,人民币长期紧盯美元汇率的做法,令人民币汇率无形间被高估。“11月底,有国际研究机构还坚持认为人民币汇率仍然高估约10%-15%。”

 

若机构将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纳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参考标准,人民币被高估观点可能会被扭转。该货币篮子包括13个与人民币直接交易的国家或地区货币,其中美元在一篮子货币中的权重为26.4%,欧元占比为21.4%,日元为14.7%。

 

这一占比高于BIS(国际清算银行)人民币有效汇率指数,但低于SDR货币篮子。相关资料显示,截至11月30日,在BIS人民币有效汇率指数里,美元、欧元、日元的占比分别为17.8%、18.7%、14.1%,但在SDR货币篮子里,美元、欧元、日元占比高达41.9%、37.8%、9.4%。

 

不同的货币权重,令人民币在不同货币篮子的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幅度大相径庭。国金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底,在CFETS、BIS、SDR的不同挂钩货币权重下,人民币有效汇率当年分别实际升值了2.93%、3.5%、1.56%。其中,CFETS指数表现居中,相对客观。

 

“CFETS指数充分考虑了中国与各国之间的转口贸易等因素,采取相对合理的贸易权重法,令其既能体现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压力,也没有放大人民币对其他资源类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升值幅度,比较中肯。”张刚表示。

 

未来波动加大 释放宽松空间

 

招商银行分析师称,美联储加息后预计中国将继续放松货币政策,并将通过降准来应对资本外流压力,人民币债券市场利率仍有向下空间。中美两大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周期较为独立,且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推出有利于央行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可以确保中国货币政策独立性。但CFETS指数推出后,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势必加大,美元加息带来的美元强势可能进一步放大人民币的波动率。

 

业内人士普遍预计,中短期人民币波动将继续扩大,但人民币更多是在央行引导下的温和贬值,而中长期来看,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将继续走稳。

 

前述海通证券研报进一步指出,2016年中国经济通缩风险加大,但降息空间有限。与2014年年末3%的存款利率相比,2014年11月以来的6次降息以后利率已下降一半,因而在目前1.5%的基准利率下,未来即便是零利率最多也只有6次降息,毫无疑问,降息空间是有约束的。

 

降准空间大,但作用不如降息。当前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依然高达17.5%,而历史上最低值仅6%,意味着准备金率下调空间依然巨大。海通证券预测,2016年或继续降准4到5次,但降准显然没有降息作用大。

 

姜超还预计,未来人民币会在更大范围内浮动,以进一步获得利率独立性。伴随着美元加息,稳定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成本提高:外储流失、货币宽松受限、外贸承压等。而实际上,与全球其他主要货币相比,人民币今年相对美元贬值约4.3%,仅略高于日元、瑞郎和英镑,相比欧元和其他发展中经济体货币,人民币汇率具备较大的浮动空间。未来应允许人民币在更大幅度内浮动,以进一步放松利率独立性。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