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东移民生育多改变澳洲面貌 政治正确扼杀讨论


来源于:澳洲日报

摘要:根据来访加拿大作家与言论自由倡导者马克·斯坦恩(Mark Steyn)的说法,低出生率已经把西方社会逼进了“人口上的死亡螺旋”。

根据来访加拿大作家与言论自由倡导者马克·斯坦恩(Mark Steyn)的说法,低出生率已经把西方社会逼进了“人口上的死亡螺旋”。

 

他还警告说,依靠移民来填补国内的人口缺口而不彻底改变我们的文化是不可能的。

 

在接受《每日电讯报》的采访时,斯坦恩说,政客们低估了社会发生改变的速度。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叙事,但政治正确性几乎已经把争论堵死,政客们甚至怕得连提都不敢提。

 

澳洲的平均出生率为1.79,低于人口自然更替水平。尽管斯坦恩认为谭保理解出生率下降的影响——他们曾经就这个问题相互传过纸条——但他对总理扭转这一趋势的意志感到悲观。

 

“只要我们一谈到这个问题,就会被指控为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他说。

 

“西方社会基本上就是:既然你不想费事生孩子,那我们就进口一些人来当孩子。”

 

斯坦恩表示,人们应该承认并探讨穆斯林移民带来的文化变迁。

 

在黎巴嫩出生,但在澳洲生育的妇女,平均会生4.03个孩子。而叙利亚裔女性为3.38个,巴基斯坦裔为3.02个。而澳洲本地女性仅为1.86个。

 

Illawong的阿玛尔·沙菲克(Amal Chafic)是一名现代的穆斯林母亲,生了5个孩子,年龄从5岁到12岁不等。她有一个大家族,因为她的两个兄弟也各自生了4个孩子。“我本身就来自一个五口大家庭,我先生阿纳斯(Anas)也是,他家有六口人。”

 

Oatley 39岁的两个孩子之母亲凯莉·麦卡锡(Kylie McCathie)说,她有许多同龄人都是先立业再成家,推迟了生育时间。

 

“我住Sunny Hills的时候,妈妈群里的每一个人都是30多岁才生第一胎。”

 

斯坦恩来访恰逢澳洲人口将达2400万。社会研究机构McCrindle公布了雪梨的生育率地图,表明穆斯林人口正在引领改变。

 

许多生育率最高的城区,如Lakemba,Auburn,Guildford,Punchbowl和Bankstown都很受中东背景家庭的欢迎。

 

俗话说得好,人口就是命运。如果此话当真,未来悉尼将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