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澳半数性工作者持学生签入境 多来自亚洲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她们梦想着在澳洲过上新生活,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同时还有机会把留在家乡的亲人接过来享受好日子。但澳洲开支高昂的现实促使一些移民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

她们梦想着在澳洲过上新生活,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同时还有机会把留在家乡的亲人接过来享受好日子。但澳洲开支高昂的现实促使一些移民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

 

根据《澳洲犯罪学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riminology)的报告,澳洲大约一半的移民性工作者是以国际学生的身份进入澳洲,但最后却因为付不起学费或生活费用高昂而沦落风尘。

 

尽管已经有许多关于外国留学生在卖淫合法的新州色情行业兼职以支应开销的报道,但这份报告是第一次深入了解外来性工作者的经验。

 

报告发现,受访者绝大多数来自东南亚,没有受过什么教育,英文水平糟糕,还有孩子。

 

她们持学生签证入境,打算学习和挣钱,但却没有准备好承受新生活带来的经济压力,这不可避免地导致她们进入色情行业。

 

“鉴于有很大比例的受访移民都把大部分收入花在偿还学贷上,我们可以公平地推测大部分报读学校课程移民来澳的人,留学目的是真实的,而不是为了来卖淫。”报告说,“但留学,可能为来澳移民开辟了进入色情产业工作的第二条路。”

 

报告发现,4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是持学生签证进入澳洲,四分之一表示她们是因为结婚或打算结婚才来到澳洲。只有略高于四分之一的人独立申请了签证(26%);却有27%的人得到了伴侣,或者中介(26%)的帮助。

 

报告显示,移民性工作者更有可能在按摩院,而不是像非移民的性工作者那样在妓院工作。此外,她们对自己的工作待遇大体满意,尽管有一小部分受访者确实表示感到孤立和孤独。

 

报告还发现,移民性工作者有很大一部分是离过婚的移民女性。这些女性之所以下海,是为了养活自己和孩子,因为她们的英文水平不高,就业机会有限。

 

报告提到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了从事卖淫工作而特地移民来澳的性工作者有所增加。这些性工作者往往卖身抵债,或有第三方撮合。

 

虽然该报告采访了大多数主要城市的性工作者,但主要集中在悉尼地区,并发现大多数性工作者都来自亚洲。

 

该报告确实发现了一小群来自新西兰的性工作者(5%),但她们的情况与亚洲性工作者有很大不同,大多是通过婚姻来到澳洲。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