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巴西出动50万人灭蚊 专家建议取消奥运会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本周三(3日),Castro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参加拉美国家卫生部部长紧急会议,他表示巴西的寨卡病毒已经“在控制之中”,尽管巴西在经济危机之中,但政府并不缺钱来灭蚊及研制疫苗。

本周三(3日),Castro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参加拉美国家卫生部部长紧急会议,他表示巴西的寨卡病毒已经“在控制之中”,尽管巴西在经济危机之中,但政府并不缺钱来灭蚊及研制疫苗。
 
“病毒情况已经在控制之中,我们正在采取所有必要的措施来灭蚊,当然,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说。
 
 
Castro表示,全社会都已经被动员起来共同抵抗寨卡病毒。“目前,包括21万士兵、4.6万卫生机构工作者以及26.6万社区卫生工作者在内的52.2万人都参与到了挨家挨户的灭蚊行动中。“他说。
 
巴西目前是拉美国家中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感染寨卡病毒的人数已经超过150万人,新生儿小头畸形症确诊病例为404例。
 
“巴西政府承诺,尽管我们在经济危机当中,我们也不缺钱抵抗这种病毒。尤其是在疫苗研制方面,我们已经在同美国合作共同研制寨卡病毒疫苗。”Castro说。
 
在被问及边境管制是否是一个问题时,Castro说:“病毒已经在整个美洲大陆传播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分享经验,共同采取有效行动灭蚊。”
 
他还坦言,去年4月底在巴伊亚州发现小头畸形症病例后,以为寨卡病毒不如登革热严重,但这种判断是错误的,因为经过这几个月后,发现病例在一直增加。
 
迪尔玛称全力保护孕妇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4日消息,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敦促巴西人民全力抗击“寨卡”病毒(Zika)。她在国家电视新闻演讲中说道,“寨卡”病毒是一次巨大的威胁。“胜利取决于我们的决心”。她再次强调疫情的复杂性。罗塞夫还表示,巴西政府正在准备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以抗击“寨卡”病毒。
 
据了解,2月3日, 22万巴西军队开始投入到打击“寨卡”病毒的战斗中。巴西卫生部表示,小头症患病婴儿正以令人担忧的速度增长。自去年11月8日至今年1月30日,巴西出现了至少404例患者,这个数字是平常时期的三倍。迄今为止,其中17例已被确诊与“寨卡”病毒有关。卫生官员称,已有5例婴儿死亡病例与此病毒或小头症相关。10例疑似病例,50多例正在检测中。
 
 
世界卫生组织上周表示,“寨卡”病毒现在美洲爆发式地传播。预计一年中有300至400万民众会感染此病毒。有专家称,“寨卡”病毒通常不会对感染者自身造成生命危险,但是孕妇腹中胎儿可能因此患上小头症或先天性智力缺陷。
 
泛美卫生组织在乌拉圭举行的地区卫生峰会上呼吁国际力量联合起来抗击“寨卡”病毒。该组织主席可丽莎·艾蒂安表示,我们预计将需要850万美元用于援助成员国应对该病毒传播。希望各政府、各基金会及个人帮助我们将资金筹集到位。来自13个拉丁美洲国家的卫生官员代表在此会议上商讨应对抗击“寨卡”病毒的方案。
 
近日,各地民众使用烟熏法对抗携带病毒的蚊子,泛美卫生组织主席对此方法的成效表示怀疑。艾蒂安表示,该作法并没有杀死幼虫,后代还是会造成威胁。控制蚊虫数量,防止蚊虫叮咬是目前唯一已知的预防措施。
 
专家建议取消奥运会
 
本周三,美国科学家Arthur Caplan和Lee Igel在《福布斯》杂志中发表专栏,称巴西在如今的情况下还举办奥运会是一种“不负责的行为”。
 
“在寨卡疫情的情况下,谁还会去里约呢?年轻女性不应该去,因为如果怀孕,生下的孩子很可能患有小头畸形症。年轻的男性也不应该去,因为寨卡病毒也会通过性行为来传播。看来只有运动员和代表团成员才会去里约。”文章中写道。
 
文章的作者还批判国际奥组委没有阻止奥运会的举办,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寨卡病毒列为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正在为奥运会备战的运动员可能不会考虑世卫组织的提醒,他们只会想如何避免被蚊子叮咬,可是不管怎么样国际奥组委也应该阻止这些运动员去里约。同时,各家企业和媒体也应该考虑到风险,不能把商业利益放在人员安全之上。”文章写道。
 
Arthur Caplan和Lee Igel认为,里约的旅游业会受到疫情的影响,奥运期间的游客人数会比预计中要少。除了里约外,运动员还要去瓜纳巴拉湾参加帆船比赛,而这片高污染的水域最容易滋生蚊子。
 
WHO:巴西未提供足够寨卡病毒样本 研究严重受阻
 
联合国和美国卫生部官员表示,至今为止,巴西都没有提供足够的寨卡样本和疾病数据,严重阻碍了国际社会研究寨卡病毒的进程。
 
 
相关数据的缺失影响了有关方面研制试剂、药物和疫苗的努力。甚至寨卡疫情是否真正导致巴西“小头症”婴儿的增多都有待确定。美国、欧洲等地许多实验室都只能依靠靠原来的寨卡样本,科学家称,研究对象太少,极大地妨碍了他们跟进病毒变化的能力。有的研究员还绕过官方,同巴西的私人实验室交易病毒样本。
 
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巴西法律严格禁止国内研究员或研究机构与他国共享含有寨卡病毒或其他一些病毒的血液样本或其他基因物质。
 
据报道,世卫组织一名官员称,美国与巴西总统讨论后,该状况可能会得到解决,同时他还承认其他科学家关于巴西政府只共享了不到20份血液样品的言论有可能是真的。
 
2015年5月,巴西爆发第一例寨卡病毒。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就签署新法律规范国内研究员如何使用基因资源。
 
这条禁令并不是完全禁止外国研究员获得寨卡样本。比如,美国就获得了两名夭折新生儿的组织样本以及两个胎儿样本。但这些都不足以开发准确的病毒测试药剂,也无助于确定寨卡病毒是否是导致巴西小头症患者激增的原因。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真(Margaret Chan)表示,2月1日巴美总统会谈之后,双方就寨卡病毒研究展开了密切合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与感染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表示,资源共享不是问题。
 
据美联社报道,事实或许并非如此。四名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称,不管是临床的还是实验室的发现,世界卫生组织从巴西得到的及时数据为零。
 
十多年前,世界卫生组织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当时,印度尼西亚拒绝上交禽流感病毒样本,担心西方国家研究出了药物和疫苗以高价出售,超过他们的负荷。巴西身先士卒,协助建立起了确保发展中国家能够公平获得治疗药物的协议。
 
世卫组织公共卫生法和人权合作中心主管劳伦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表示,目前没有规定可以强迫一个国家共享病毒样本、组织样本等其他信息,如果一个国家不愿意共享,它所面临的唯一反响就是公开谴责。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