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TPP遏制中国?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2月4日,参与TPP的12个国家贸易部长集中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就这一协定举行签字仪式。这意味着历时10余年的TPP谈判正式结束。

2月4日,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12个国家贸易部长集中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就这一协定举行签字仪式。这意味着历时10余年的TPP谈判正式结束。随后,各签字国将在两年内完成由国会审批的程序,在这一程序完成之后,TPP才算真正生效。

TPP是目前国际上一个重要的经济贸易合作协议。这12个国家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其全部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的比重达到40%,贸易总额约占世界的25%。

它最初由文莱、智利、新西兰及新加坡于2005年发起,涵盖关税(相互取消关税,涉万种商品)、投资、竞争政策、技术贸易壁垒、食品安全、政府采购以及绿色增长和劳工保护等内容。

TPP是由美国主导、亚太地区12国参加的,一个全面、平衡和高标准的区域贸易协定,其旨在引领21世纪的国际经贸规则。由于有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参与,也有媒体分析说,TPP的实行,将对世界与中国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必须看到,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的中国一直未能参与TPP谈判,目前也不是TPP成员国,因此,国际舆论将TPP视为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遏制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发展的一个工具。

2月3日,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发表谈话说,中方仍在根据有关案文对TPP进行全面、系统的评估。他并且表示,希望亚太地区的各项自由贸易安排能够相互促进,共同为亚太地区的贸易投资和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由此可见,中国对于TPP的态度很清楚,就是要作出评估,并希望它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

美国也舍不得中国市场

最近十几年,特别是2008年开始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全球开始了对国际贸易规则的重新构造,其中一个重要的进展是各国都高度重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互惠,通过取消关税等措施来达到减轻本国企业负担、促进进出口贸易、发展经济的目的。中国也顺应了这一发展趋势,在推进国内经济体制机制改革的同时,积极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中日韩自贸区等谈判,并且取得了可观的进展。“建立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贸区网络”写进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之中,建立跨国自贸区已经成为中国的国家策略。在这同时,中国政府近几年一直在鼓励进口,并且通过减免关税等措施让海外产品更多地进入中国市场,在全球贸易低迷的情况下,中国的进出口贸易仍然保持了较好的增长水平,中国的消费者在一定程度上也享受到了贸易互惠带来的国际市场红利。

中国是一个消费大国,有着广阔的市场,这是任何一个国家所不能视若无睹的。在遭受金融风暴袭击后,世界各国在推动经济复苏的进程中都对与中国的合作抱以希望,即使是美国,尽管经常会对中国出口产品“围追堵截”,却也不可能关上与中国贸易往来的大门。开放的中国需要参与国际市场,而国际市场如果缺少了中国的参与也是很不完整的,并且将延缓经济复苏的进程,因此,TPP如果以遏制中国为目标,对它自身的利益来说也是不明智的。国际上的合作说到底是经济利益,如果中国在评估以后需要与TPP展开合作,TPP成员国基于各自的利益,不可能将中国这个广阔的市场拒之门外,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因为对抗而损害自己的经济复苏和增长。

当然,按照TPP目前的标准,中国尚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中国正在积极推进的改革与TPP的要求在很多方面是一致的。中国加入WTO后,无论是世界还是中国自身,都得到了可观的利益,因此,中国和世界都应该继续注重发挥WTO这个全球平台的作用。而在未来TPP生效后,它也只有在促进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贸易合作中发挥出积极作用,才能得到各国的承认并展现出生命力。

中国面临艰难处境

不过,也有观点指出,TPP的紧逼将令中国面临艰难处境。

TPP和TIP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议)这两者几乎将全球百分之70%以上的贸易纳入囊中,唯独没有中国。这两者实际上变相的取代了当前的WTO贸易体系,也就是比WTO贸易体系,更加自由开放。WTO贸易体系,主要是对关税、行业等开放做出要求,而TPP和TIPP不但对关税、行业开放等做出了要求,更对货币体系做出了要求,并变相对政治体制做出了要求。

TPP和TIPP要求,关税为0,这基本宣告了WTO体系的瓦解,因为这样一来贸易成本大大降低,WTO体系内的国家,加上关税成本,贸易就缺乏竞争力。

货币自由兑换。这一点几乎是针对中国,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刚起步,如果现在中国放开货币自由兑换,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大幅度动荡,资本大量的外流。这一点就将中国排斥在外。

国企私有化。这一条也是针对中国的,故意以此将中国排除在外,过去十年期间,中国的国有企业不但没有弱化,反而越来越大,国进民退,越来越垄断。要想加入TPP,就要国企私有化,这对于当前的财富分配既得利益阶层的国有企业,几乎比登天还难。

至于其它的保护知识产权、禁止贸易补贴等几乎和WTO体系差不多,只是更严格,没有本质区别。

从上面三点来看,我们可以知道,TPP就是为将中国排除在外而着身定做的一套贸易体系,而且以当前中国的条件是不可能达到加入条件的贸易体系。

美国人最厉害的就是搞一个体系,制订规则,然后再收取体系标准的红利,几乎各个行业都这样,现在则上升到了贸易体系。

如果中国被排除在外,那么中国的贸易数额会大大减少,因为加上制造成本、商务成本、关税成本等,中国的商品价格已经不可能和TPP体系内的商品竞争了,也就是美国等进口大国,可能就不会从中国进口商品,这样一来,中国的贸易顺差可能会大打折扣了。

中国贸易顺差大打折扣,中国的外汇占款就大幅度减少,外汇储备也将大大减少,甚至可能经常性出现逆差,因为中国进口的原油、铁矿石等是刚需。

从此中国可能从世界第一的贸易大国,大幅度倒退为贸易中等国,中国从世界第一贸易顺差国,可能大幅度倒退为世界第一贸易逆差国,中国从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国,可能大幅度倒退为外汇储备小国。

当然,会有一个前提,TPP和TIPP能否真的取代现在的WTO体系,恐怕也没有那么顺利,有一个时间和过程。美国想在TPP和TIPP中获得绝对的领导地位,就必须驯服两个贸易大国,一是东亚的日本,二是欧洲的德国,日本现在几乎完全听从美国,德国则不然。

可以说TPP和TIPP是美国发起的民主国家的贸易俱乐部,但这里面也并不是和谐声一片,因为这本身是美国挽救自己颓势,挽救自己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之举。

如果中国也能发起一个贸易体系,体系内大家零关税等,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对抗的,比如之前的东亚自由贸易区,就把美国吓坏了,只不过被美国破坏了。现在的亚投行也将美国吓坏了。美国最怕一个体系的崛起,当你能建立一个体系,并主导制订体系的规则,那么对美国的威胁就是最大的。

不管怎样,当前中国经济在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国有企业尾大不掉、民营企业步步艰辛的内部情况下;外部又有TPP和TIPP步步紧逼的情况下,中国的贸易处境确实会非常难。

也遭遇其他国家抵制

有评论称,进了TPP基本就是产业链位置的固化了,现在你什么位置,以后基本也就这个位置,有优势产业的国家将一直保有优势,弱势的没有任何保护本国弱势产业发展逆袭的能力,当然自己的优势产业也会通行无阻,是赚是赔就看你的产业在产业链中是什么位置了。你看看进TPP的国家,产业链上高中低都齐了,就是这个道理。这个协议就是发达国家彻底放弃低端,发展中国家发弃逆袭机会,各取所需的大妥协。

作为一个有野心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目前不可能进去的,优势产业太少,也太低端,进去就只有贡献市场的份。而tpp缺了中国,就会头重脚轻,发达国家太多,发展中国家太少,血太少抽血的却有一大帮,越南等国生产的低端产品满足不了发过国家的需求,而发达国家的产品附加值太高,越南等国的市场消化不掉。

该协议也引发了其他一些国家民众的抵制。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4日报道,TPP签署协定引发新西兰各界抗议。据报道,大批警察4日出现在奥克兰市中心街头以防出现意外情况,上千民众走上街头表达不满。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外国经济部主任谢尔盖-卡拉塔耶夫认为,新的巨型经济集团——TTIP与TPP应该被看成是西方国家维持在确定全球发展规则和控制世界经济方面垄断地位的工具。他说:“奥巴马于2015年4月表示,美国应该控制世界经济,否则中国就会取而代之。”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