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龚清概敛财手段曝光 商人举报曾被苏树林压住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据北京《新京报》今日披露,龚清概曾被多人举报,称其任职福建晋江、平潭时,插手土地项目及港口开发,但他多次获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的庇护,并与福建“首虎”徐刚有牵扯。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原副主任龚清概今年1月底落马,引发外界各种揣测。据北京《新京报》今日披露,龚清概曾被多人举报,称其任职福建晋江、平潭时,插手土地项目及港口开发,但他多次获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的庇护,并与福建“首虎”徐刚有牵扯。

(龚清概曾被多人举报,称其任职福建晋江、平潭时,插手土地项目及港口开发)

 

一个是诞生了中国众多著名品牌的海边工业城市,一个是以日均过亿投资拉动发展的海岛,福建晋江、平潭的大发展和大建设,让龚清概迅速成为福建官场的名人,也成为他仕途的“两大基石”。2013年10月,龚调任国台办副主任,成为第一位会讲闽南话的国台办副主任。

 

但两年三个月后的2016年1月19日,绰号“龚十亿”的龚清概即被通报涉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在此背后,传出他在晋江利用职权为亲属牟利,在官场作风强势,因人事问题遭同僚匿名举报。当地人士称龚插手工业园区和地产项目敛财,成为大家口中的“龚十亿”。在平潭,也有人称他不避讳与商人的交往,主政平潭不久即插手土地项目,因推翻福建省重点建设的船坞码头项目遭商人实名举报。

 

插手港口建设 遭平潭商人举报

(平潭综合实验区的建设发展,是龚清概仕途的重要基石)

 

报道引述平潭岛土生土长的高姓商人说,平潭综合实验区金井湾港区码头和海域,原本是他从亲友处集资取得使用权的,项目开工后被列为福建省重点项目,但龚清概到任后,将土地和海域使用权变更为另一家私企,导致他上亿投资血本无归。

 

据这位商人告诉媒体,2005年起,他从亲友处集资准备在平潭金井湾港区修建大型船坞,并拿到13.1791万平方米的工业土地使用证和60.88公顷的工业用海海域使用证。

 

2008年1月,福建省重点项目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文件显示,高姓商人经营的修船万吨、造船3万吨船坞及配套工程项目被列为福建省重点项目,并要求其尽快组织公司完工投产。

 

2010年2月,龚到任平潭。高姓商人称,当年3月,他接到时任平潭综合实验区经济发展局局长欧小宁的通知,“告诉我们,我们的船坞和海域都要收回,平潭的规划改了。”

 

高姓商人回忆,他通过平潭本土官员打听,得知龚清概决定将船坞用地和海域交给一家私人控股的企业来做,“如果真的是国家需要,我绝对配合,但龚清概交给私人做,我不会退让。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这么多股东,砸进去这么多钱。”高拒绝了9600万元的赔偿方案。

 

从2011年开始,高姓商人实名举报龚清概,但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一名股东破产几欲轻生。他说,“我原来已经快准备放弃了,但是听到龚清概被查,又有了一丝希望。”

 

中央派人赴福建查账 重要资料被偷走

 

这名商人还称,2011年起,他先后向福建省纪委、中纪委、国务院信访办、交通部、中国海监和福建省港航管理局举报,称龚清概涉嫌滥用职权、贱卖国有资产、与商人存在利益交换。但龚得知后曾找人向他传话,“说让我继续去告,告到北京也没用。”平潭人事部门一位在职科级干部称,龚得知高姓商人举报自己后曾向身边的干部大发雷霆,“说这件事你们怎么还没给我办好?”

 

报道引述平潭一在职副处干部称,2013年10月龚调任国台办副主任后不久,中央某部门派员来平潭审查龚主政平潭时期的政府账目,审查即将结束时,工作人员在平潭入住的酒店遭窃,部分重要账目遗失。

 

报道引述一名平潭干部称,龚清概颇爱交际,喜饮高档白酒,经常凌晨一两点才从酒桌上离席。“他和商人走得很近,这在官场不是秘密。”这名干部说,龚喜欢与商人交往,在平潭时毫不避讳,平潭官场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龚将建在平潭森林公园的高档酒店低价租给一位胡姓富商。一位胡的密友称,胡原籍江西,早年跳霹雳舞出身,后在福建泉州经营连锁酒店发家,目前其掌管的酒店项目遍布全国。

 

2015年3月20日,中纪委通报时任福建副省长徐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新京报报道曾指出,曾任泉州市委书记的徐钢,在泉州一家酒店集团持暗股,该集团即为胡姓富商旗下的酒店。

(龚清概与福建“首虎”徐刚有牵扯)

 

谁要拿地一亩给5万 外号“龚十亿”

 

2010年到任平潭之前,龚清概长期在泉州地区从政,从镇长当到晋江市委书记、泉州市委副书记,而后到闽北南平任市长。

 

泉州是福建经济总量第一大市,也是福建省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区域,连续16年经济总量位居福建省首位,辖下的晋江更诞生了著名的“晋江模式”。

 

晋江一位副处级退休干部告诉记者,在晋江任职的十年中,龚结识了一大批目前名声在外,但当时还在创业阶段的企业家,“一点都不夸张,龚清概为这些大企业早年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给他们量身打造了不少先上车后补票的做法。”

 

该退休干部解释说,以地址在晋江市区的一个工业园区为例,龚为这些工业用地开价12.5万元一亩,但如果大企业愿意按每亩5万元的价格先把钱交到龚个人手里,龚会允许企业每亩土地暂交1万元的使用金即可使用,待企业获得投资收益后补齐差价、完善手续。

 

晋江商人林城(化名)觉得“没必要把钱白白花在龚清概身上”,于是按每亩12.5万元缴纳400万土地使用金,但事后找龚清概要不到地。

 

该干部透露,这个工业园区也成为龚清概的第一桶金,“谁要拿地,一亩交给他5万,保守估计上亿,‘龚十亿’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喊起来的。”

 

主政晋江,龚清概强势为官、与商人交往过密曾引发争议,而其亲属插手市政和地产项目也非秘密。

 

一位与龚清概一直保持良好私人关系的福建商人说,“他在晋江做事太嚣张了。”

 

2002年,龚为了救市房地产,曾邀请干部、商人组团买房。当时晋江一处新开发的高档社区华泰社区滞销,因与开发商私交良好,龚亲自打电话邀请同僚和有实力的商人组团到华泰社区买房,“市委书记打电话叫去买房,谁敢不去买呢?”一位晋江国土部门工作人员称。

 

晋江司法系统干部介绍,晋江长兴路上一个高档小区的开发商为龚的妹夫。龚的妹夫还承包过晋江人行道扩建工程,将浴室用的马赛克砖铺设在体育场外的人行道上,完工后不久就被发现工程质量太差不得不返工,在当地一度沦为笑谈。

 

一位晋江退休副处干部说,2002年龚清概被至少两个同僚匿名举报滥用职权、与商人交往过密、利用职权为亲属牟利。

 

苏树林压下举报

(龚清概获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的庇护)

 

此前,晋江官场风传龚清概的亲家因两家儿女婚姻不和而实名举报龚,并称缘起龚的儿媳外遇被抓现行。

 

但据报道,龚的亲家称,他从未举报龚清概,但不排除有人假借他的名义进行举报,“我已经通过组织程序向纪委说明了情况。”

 

即便如此,政商两界对龚清概的举报并未中断。龚的一位表亲透露,2014年4月中央第九巡视组巡视福建期间,平潭官场、商界均有人去福州找巡视组反映已进京上任的龚的情况,但这些举报最终被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压下。而苏树林的落马,让对龚清概的举报再无所遁形。

 

龚清概在福建工作期间,与原省长苏树林多有交集。

 

苏树林于2011年3月赴福建任职,先后任副书记,代省长,省长,2012年8月龚清概任福建省政府党组成员,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此后于2013年10月到国台办任副主任。

 

苏树林对平潭综合实验区颇为看重。2012年,已任省长的苏树林先后在国新办、人民大会堂召开发布会和座谈会,专题介绍和研讨平潭综合实验区相关情况;此外,还专程赴台湾对平潭综合实验区进行推介。也是在2012年,实验区更名为“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并于次年获得行使设区市的管理权限,改由福建省直管。

 

在平潭综合实验区的建设开发过程中,龚清概一直负责将苏树林提出相关想法和主张落地,并参与到上述对外宣传和推介的全过程。

 

有消息还称,龚清概在福建任职期间,与苏树林关系颇为亲近,二人时常进出高级会所。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